侯门娇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侯门娇

评分 10
作者:一个女人
分类:都市情感
评语: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11292次点击 / 2021-11-23 13:33:36

【起点女生网一组签约作品】穿成将军府的嫡女,很好;虽然立刻就得嫁人冲喜?夫家是豪门望族不假,虽然各房各院那是各怀心思;幸好她小夫君,少年老成又知疼知暖,而已他也泥菩萨过江,朝不保夕。姐不火力全开,真当咱是病猫啊:看咱在现代白骨精,和夫婿同心同德,一起大战侯门各路女妖精!****非常感谢作者念爱爱制作完成的非常精美封面!****正常地三日一更,30张粉红票加更一章!2000我的推荐票再加更一章!女人坑品确保,请亲们安心所有收藏。****其中完结啦文:《妾大倒不如妻》和《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都是种地家斗文。当然不是睡到自然醒,她是被人自被窝中挖了出来,所以才不得不醒了。。



万恶的旧社会,居然穿越后让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跪!虽然只是半跪,可是也不是红袖现在的心理能接受的。

红袖悄悄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的人:看来以后自己要小心些了,要多多的“回忆”一下本尊的记忆才成。

红袖本身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女童,眼下当然不是像本尊一样在撒泼任性;虽然已经有了决定,日后她就是十一岁的红袖了,可是让她猛然间接受一位母亲,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的别扭;直到奶娘赵氏又催了她一遍,她才在心中对自己叹道:人在屋檐下啊;这个母亲,自己是认定了。

不过她并没有自震惊中完全醒过来,所以还是有些呆呆的,任凭丫头们摆布着。

冲喜!红袖听到这个词儿,脑中就是“轰”的一声儿,她真想立刻再晕过去一次:只为了试试看能不能再穿回去——她是个务实的人,刚刚晕倒后醒来没有反穿回去,而且还得到了本尊的记忆,她便知道自己八成不那么容易回得去了;所以现在她还是很清醒的,没有尝试着把自己撞晕。

红袖心中再一次浮现了那个名词:童养媳!对,就是童养媳,她可不想去做人家冲喜的童养媳——冲喜啊,那极有可能就是,她那个未曾见面的丈夫命悬一线了。

只是,红袖不明白:一个将军为什么要把自己如此小的女儿嫁出去呢?

十一岁的新娘啊,难道要嫁过去做“童养媳”?将军府不需要卖女吧?就是因为搜遍了脑中的记忆,也没有找到原因,所以她只能保持沉默。

赵氏和丫头们抢上前来,红袖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有些惴惴不安的坐下了:自己一个现代人,能扮一个古代女童扮得十足十嘛?虽然有了本尊的记忆,可是她的习惯依然在。

红袖看了一眼赵奶娘,她对奶娘是认识的,也是陌生的:虽然从来没有同此人一起相处过,可是记忆里却有着这个人的点点滴滴。

红袖再一次明智的结束了她的尖叫,开始仔细打量四下的人;她现在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能不能逃出去呢?她可不想嫁人,而且是在十一岁就嫁了。

红袖尖叫是因为她看到了一屋子的人——这并不可怕;虽然屋里应该只有她和室友两个人才对;但是让她感到可怕的是,她看到了一屋子的古装人,所以她才会尖叫。

赵氏知道日后红袖再想见父母,就不是这么容易了:这当儿应该好好的同母亲说说话才对;可是,这话赵氏却不忍心说出来,而且凭自家姑娘的脾气,她又怎么敢说出来?

红袖不想被郑府的人认为她们的姑娘变得行为怪异了,或是因为她与本尊的不同再生出什么疑心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她只得入乡随俗了。

只是这一次哪里能忍得回去?郑姜氏对女儿的不舍、痛惜都要化成一汪泪水流出来时,一旁的平安媳妇看到,急忙上前勉强笑道:“这屋里喜气重,看把夫人的眼弄迷了?奴婢来给夫人吹吹吧。”一面说着话,一面取了郑姜氏手中的帕子为她试了泪。

她自己知道,身上有几处的擦伤还没有好,伤处依然在隐隐做痛:如果本尊的将军父亲在这样情形下,还要让他十一岁的女儿出嫁,她一个初来乍到的“人”还能想到什么法子?即使她今年实际上近三十岁了。可能本尊只有十一岁啊,十一岁的小身子骨,注意什么也做不成。

红裳还在左顾右盼时,她刚刚的尖叫终于引来了人: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赵氏已经立到了一旁,看到红袖只是看着郑姜氏却不见礼、也不说话,以为她又在使小性子,急忙轻轻扯了扯红袖的衣衫:“姑娘,夫人来了。”

红袖说完后暗暗吁了一口气:还好,可以不用称呼母亲,不然她还真难说能喊出口来。

好在郑姜氏心疼女儿如此小就要嫁人,没有让红袖跪多久,一把拉起了她来:“免礼,我的儿!”顺势便把红袖抱到了怀中,抱得紧紧的,好似只要如此抱着,便不会再失去她的女儿一样。

[展开]

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侯门娇香百度云  侯门娇香荷风送  侯门娇女狠角色  侯门娇宠卿兮  侯门娇宠全文免费阅读  侯门娇香李息隐  侯门娇女  侯门娇宠  侯门娇香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一个女人
也是不&的人。

红袖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她自奶娘的话中听出来:她就是再闹,她今儿也是嫁定了!既然都嫁定了,她还能再说什么?而且她知道奶娘也是不能做主的人。

一个女人
就是外&人;她

她发现怀德将军府的人不少:不止屋里是一屋子的人,就是外面还有不少的人;她想逃跑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一个女人

&是要对

赵奶娘直直奔红袖走了过来,红袖看她的样子像是要对自己说话的样子:她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哑子。

一个女人
里应该&以她才

红袖尖叫是因为她看到了一屋子的人——这并不可怕;虽然屋里应该只有她和室友两个人才对;但是让她感到可怕的是,她看到了一屋子的古装人,所以她才会尖叫。

一个女人
红袖停&她的屋

红袖停住尖叫后,便想起弄明白:为什么她的屋间里会有古人?她如此一想,便马上发现是她犯了一个严重性的错误:这不是她的房间!

一个女人
成了一&。

但是,让她穿成了一个女童,还要在穿越的当天嫁人,让她如何能心平气和的接受?红袖于是便失控了。

一个女人

&自然醒

当然不是睡到自然醒,她是被人自被窝中挖了出来,所以才不得不醒了。

一个女人
抚上了&红袖的

赵奶娘挥挥手让正在帮红袖穿衣的丫头站到了一旁,她在床边儿上坐了下来,伸手轻轻的抚上了红袖的头。

猜你喜欢
等雨后彩虹
20957 人在追
“妈妈,为什么姐姐有新衣服我也没?”玉曼诧异的问妈妈。“妈妈现在的差点儿丧失你姐姐,并且姐姐上初中需新衣服,等你上中学也给你买好好。现在的先穿旧衣服。” “妈妈,为什么你对姐姐和弟弟这么好,对我这么好”玉曼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你是老二,没把你送人,或是给别人养了挺好的的了,懂得知足吧你。”妈妈的话语也没任何的起伏。 “先说好,以后你结婚了有孩子自己带或是让你婆婆带,我只给你弟弟带孩子。”熊妈说的话让玉曼心里一凉。“弟,要不然你结婚了的比姐早,姐还能回去住吗?”玉曼有些怕弟弟成家立业后自己也没地方寒风凛冽,农村已经下个很多天的雪,已经有半个人高了。天又黑了,眼看着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有家灯火通明。“这都快五天了,老小和他媳妇咋还没回来?”床上的老人很是着急。“妈,可能是天下雪,路不好走。而且这胎是超生,不得躲着点人嘛。”床边年轻些的女人安慰着老人,女人看样子不到四十,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当下流行的款式,好在合身,脸上有些晒斑。。
素衣千金
14260 人在追
林卓本我以为这而已一场政治婚姻,那小白花像的弱女子,但是是一个筹码。却谁知,新婚之夜,他的王妃原形毕露!【主线版文案】阮绵绵打了十三年的种地副本,眼瞅着就得快速通关之时,被企图改成宅斗宫宫心计本,真是无语问苍天。要也不是王爷夫君容貌俊美声音温柔如水,每一个点都戳中她这只颜狗,这事绝不能够就这么算了。种地,宅斗,管家,相王府在阮绵绵的日常打理下红红火火,成功在皇帝那里刷了一大波好感,为夫君承继皇位立下汗马功劳。成功晋级皇后,宫斗生活就算风声水起起,却偌大皇宫,五千疼爱,又怎么能能满足心比天高的再次穿越女。阮绵绵撕破脸皮比翻书还快:本宫不干了,马车行驶的方向,是威国公府。。
弃妇之盛世田园
24205 人在追
再次穿越来便未婚生子,冠上下堂妇的名号,更是部分设计让她娶病痨王爷母子陪葬。某女冷冷一笑:“想我死,我非要笑着活一直这样,还得活得风生水起!”定亲当日那病痨王爷再打开轿帘,抬头一看得一只脱了毛的老母鸡,气得当即病发,一躺是数年。一年之后,被赶出家门的稚子弱母成了一方地霸,在盛世打造出超级大农庄,一袭白衣傲视田间,娘亲管理,宝宝经营,母子合力,万顷良田,万亩鱼塘,千名奴仆,十万长工。天下洪灾饥民无数,盛世田园人人垂涎三尺,求娶之人踏烂门槛。京城五大公子之首上官云逸,俊绝天下,一笑倾城,却明明笑里藏刀:“上官家夫人之位就免了,看在护国
喜新令
26051 人在追
复活前,萧静时时处处小心谨慎,审时度势,终不能够给家族带给希望能,最后丧命误杀中。复活后,萧静依旧审时度势,原则大梁律例,风往哪吹她往哪倒,趋炎附势,佞臣小人样样信手拈来,只要你能活着,再骚的手段她也能溜出。可转眼间间,偌大的商阳城,她成了风向标,族人们入朝做官,家族纸业改造后制作精良人人疯抢,提升商阳城贵人们生活品质,大佬们们趋之若鹜。萧静诉苦,大佬们开局也不是这样,各个要治她于死地的决心去哪儿了?小剧场:萧静和姐姐受族辈的命令,来商阳给乔氏做妾。可人家切记!萧静想,切记就切记,干嘛还说她是新人,活好!站在身后的乔誉正横着翼州大战是大梁建朝以来最大规模的南北战争,此次的胜利对大梁内政外涉极为关键。。
澹春山
28119 人在追
上辈子我是个整天周末加班的社畜,不得已扶弟魔,最后累个了可能老天看不过眼,因为我这苦命社畜再次穿越了。我成了每日抢手喝辣,呼奴唤婢,拥用一百多平私人小院的官小姐。虽是个庶女,我也认了,嘛太太不坏,我爹有前途,亲大太太还不给我生弟弟嫡出三姐的婚事推给我,我也不排斥,嫁就嫁,嘛他家巨有钱的人,颜值真98。这辈子吧,我就一个愿望,非常好吃好喝好玩儿,咸鱼一条。 可我没想起,我要当咸鱼,我老公只想搞大事。她缩在墙角里紧紧抱着头,用力堵住耳朵,想要隔绝这可怕的声音,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蛮鱼
3730 人在追
十二岁时,自己但是个孩童,便遭受了母亡,家族衰落,被被流放到边关的一个小城里。 为了不忘了怨恨跟,需每天打针吃药再次提醒自己,药物的副作用是杀戳,无休无止的杀戳。 所以精神不正常地,她忘了很多事情,例如她身边那个小姑娘,竟然有一天说是她的女儿,那个常常爬墙的男子是自己的相公,看在自小相知相识的份上,但是认下吧。 那日王朝覆亡,她高兴解脱,为自己终于等到大仇得报而高兴,那就如此,那就去赔礼吧。微风把花香送入每家每户,又带着每个人的期待奔向下一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