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田园风

“咚!咚!”

声音每隔几秒响一次。听声音似乎是有人在用力敲击木板发出的。

就在桑萸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一看时,手里的手机忽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本就是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这冷不丁的来一下差点没吓得桑萸直接将手机给扔了出去。

点亮屏幕,原来是一条短信息。

一开始桑萸还以为是什么垃圾短信,结果当她看完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短信内容:

随机任务--寻找张小龙。

任务难度--1颗星

任务时限--1小时。

任务奖励--10点积分。

信息的发件人显示未知。

看着短信上的内容,桑萸心里的疑惑更甚了。如果不是任务上有写张小龙三个字,桑萸一定会以为这是一条垃圾短信。或者是某个无聊之人故意做的一个恶作剧。

当然,这其实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条短信其实就是张小龙发的。

可对方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呢?难道仅仅只是戏耍她?

桑萸自认自己这些年并没有得罪什么人,所以不太可能存在有仇人一说。

再次看了一眼短信上的内容,桑萸长长吸了一口气。虽然她并不相信短信上的内容,但既然来了不如就索性查个清楚好了。否则就算她现在回去了心里估计也会很难受。

想到这,桑萸捏了捏手里的砍柴刀,径直朝卧室内走去。

卧室的昏暗程度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即使有手机照明也只能勉强看清一点距离。

之前的敲击声还在继续,桑萸沿着声音一直朝右侧摸索。最终在一个一人多高的柜子前停了下来。

柜子属于老旧式的木柜,因为长时间的放置上面已经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

敲击声就是从柜子里面传出来的,也就是说那个张小龙很有可能现在就在里面。

桑萸咽了咽口水,她没敢直接用手去触碰柜子,而是选择用手里的砍柴刀去敲击柜门。

金属制成的刀尖敲击木门后发出沉闷的响声。等了一分后,周围没有人变化。就连之前的咚咚声也消失了。

真相就在眼前,问题是要不要推开它呢?

桑萸有些犹豫,虽说她不信鬼神,但真碰到这种事心里还是有点虚的。天知道这柜子里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一具尸体?又或者伸出一只恐怖的怪物手臂?

桑萸摇了摇头,尽量将脑海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给甩出去。

“没什么好怕的,不过就是一场恶作剧而已。”

内心给自己打足了气后,桑萸伸手拉起柜门。

破旧的柜子发出一声难听的吱呀声,紧接着一股难为的腐烂气味从柜子里涌了出来。

桑萸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拿着手机的手用力捂住口鼻。这气味实在太难闻了,只闻了一下桑萸差点就吐了出来。好不容易稍微适应些,桑萸这才向前走近了一步。借着手机苍白的光线,桑萸看向柜子的深处。

出乎桑萸的意料,柜子是空的。既没有恶心的尸体,也没有恐怖的怪物。

在长舒一口气的同时,新的疑惑也产生了。

既然柜子里是空的,那之前的声音又是怎么一回事?

正当桑萸疑惑时,手机里的微信再次响了起来。桑萸想也没想点开了信息。微信信息是张小龙发来的,只有三个字。

往后看!

桑萸愣住了,往后看?后面有什么?

冷汗从额头缓缓滴落,桑萸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加快。从种种迹象来看,对方似乎对自己的行为了如指掌。仿佛头顶有一只眼睛正头死死盯着她。

恍惚间,桑萸隐隐觉得脚下有股异样的感觉。低头一看,只见原本干燥的地面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滩清水。水流缓缓流动,很快就将桑萸的鞋底给浸湿了。

“怎么会有水?”

桑萸暗暗惊讶,与此同时她感到整个房间的气温正以极快的速度下降着。明明是炎炎夏日,桑萸此刻却感到浑身一阵冰冷。

地上的水越来越多,隔着鞋底桑萸甚至都有一种黏黏的感觉。

要回头吗?

正犹豫时,前方的柜子忽然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还没等桑萸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只湿漉漉的手臂从她的身后缓缓搭向了她的肩膀。

一瞬间的大脑空白,几乎是本能的桑萸挥起手里的砍柴刀转身朝身后砍去。身后那个东西显然没有料到桑萸的反应会这么快。就听砰的一声,厚实的刀刃像是砸在了什么东西身上,直接将后者给砸飞了出去。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什么东西被砸在了房间的墙壁上。

桑萸很快反应过来,她也顾不得自己刚刚砸的究竟是什么,转身就朝屋外跑去。这间屋子实在太危险了,天知道刚刚那只手臂是什么东西。

一路跌跌撞撞,等到跑出来后桑萸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她不敢回头,径直朝着家里跑去。

就在桑萸前脚刚离开,原本寂静的房间里一道人影缓缓从墙角站了起来。

“嘶……疼死我了!”

张小龙一边咧着嘴,一边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脑袋。他不明白,自己明明都已经是个鬼了,怎么还能被活人给打中?最关键的是,那女人手里也不知拿的什么武器,竟打的他差点魂飞魄散。

说来也怪他自己,好不容易见着一个大活人,张小龙就想着好好吓唬吓唬对方。结果他还什么都没做,就被对方给反杀了。这要是被传出去,还不被村里的那些家伙给嘲笑死了?

张小龙越想越觉得憋屈,于是一咬牙直接冲出了房间。

你要问他去干嘛?那还要说?去找回场子啊!

另一边,桑萸一路狂奔。回到家里后她第一时间便将大门和后门全部反锁了起来。之后不放心又爬上三楼将楼顶的木门也给关上了。

做好这一切后,她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回想起刚才经历的那一幕,桑萸直到现在额头还渗着冷汗。事实上今天上午的时候她还特地将整个桃溪村都逛了一圈。确定村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后这才动身去了镇上。

明明村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为何刚才会出现那么可怕的事情?难道说除了她以外,村子里其实还住着其他人?

不正经的田园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