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田园风

桑萸拿起手机,只见微信图标上显示一条未读信息。桑萸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心想该不会还是昨晚那个人吧?

点开信息,通讯录那一栏上果然显然有陌生人打招呼。一看,还真是昨晚那个叫张小龙的。不过这一次只有两个字。

“救命!”

救命?

桑萸立马挺直了身体,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如果说对方只是跟自己打招呼,桑萸或许并不会理会。但若涉及到了生命危险,那就不能视而不见了。

想到这,桑萸连忙通过了对方的好友请求。几乎是同时,对方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张小龙:我被困住了,快来救我!

看到屏幕上的消息,桑萸心中一紧。

桑萸:你怎么了?

张小龙:谢天谢地,你终于跟理我了。我被困在柜子里出不来,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

桑萸皱了皱眉,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按理说人被困住的话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报警求助。可这个叫张小龙的却反而给一个陌生人发微信,而且对方还不是自己的好友。

这操作怎么看都不合常理。

似乎是猜到了桑萸心中所想,对方又发了条信息。

“我报警电话一直打不通,只有你的可以联系到。而且我就在村子里,离你很近的。”

看到这则消息,桑萸愣了一下。并不是因为对方打不通报警电话,而是对方说自己就在村子里。

桃溪村……不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吗?

想到这,桑萸看了一眼四周。除了自己家的房子亮着灯光,整个村子里一片漆黑,哪里还有其他人住的迹象?

“你在哪?”

过了大约几秒钟,对方发来了一条定位。看着定位信息,桑萸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东西确定没有弄错吗?

50米……

桑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几座砖瓦房。这个距离也只有那两三座房子而已。还是说这个叫张小龙的人此刻就在那里?

这三间瓦房桑萸并不陌生。小的时候自己还经常跟他们家的小孩玩在一起。

等等!

桑萸忽然意识了什么,眼睛猛然睁大。随着她的视线移动,一间只有一层高的砖瓦房映入她的眼帘。

张小龙……

难怪她会觉得这个名字熟悉,这不是自己小时候一起玩的小伙伴吗?

桑萸依稀记得,在上小学之前这家伙经常跑到他们家来,明义上说是找桑萸一起玩,其实就是想在吃饭的时间蹭一点米饭。张小龙的家里只有他和父亲两个人。他的妈妈在生他时难产走了,父亲因为悲伤过度从此染上了酗酒的恶习。经常几天都不会回来一次。

为了能够填饱肚子,年幼的张小龙只好每天穿梭与村子的各家各户。大家瞧他可怜,也会经常送些饭菜到他家里。就在大家以为这孩子以后的生活会过的很艰难时,意外发生了。

因为一次意外,张小龙失足掉进了村前的水潭里。等到村民将其救上岸时,已经没有任何呼吸了。

那年,张小龙刚好七岁。

想到这,桑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可能吧?”

桑萸摇了摇头,同时也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有些好笑。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很明显这就是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而已。

不过既然对方给自己发了定位,那就去看下好了。是不是恶作剧,亲自去一趟就知道了。

为了安全起见,桑萸从门口拿了一把砍柴刀。这砍柴刀还是外公当年从湖底无意中给挖出来的。刀身长半米左右,握柄处被一圈厚厚的帆布包裹着。奇怪的是,这砍柴刀通体黑色,虽然刀刃很厚,但砍起木头来却是一点也不吃力。

如今再次拿起它,黑色的刀刃上已经出现了好几条裂痕,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

说实话,桑萸并不是那种莽撞之人。但如今情况不一样了,整个桃溪村只有她一个人,不找个东西防身桑萸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虚。

一切准备好后,桑萸打开手机定位按照上面的方向朝目标点走去。

50米的距离并不远,基本上走两步就能到达。

几分钟后,桑萸在一间破旧的砖瓦前停了下来。她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有些干裂的嘴唇甚至还轻微抽动了下。

她记得眼前这间房屋,正是记忆里的那个张小龙的家。

不会真这么巧吧?

望着手机屏幕里最后的定位点,桑萸犹豫了。

“叮!”

清脆的系统声忽然响起,是张小龙发来的。

张小龙:还没到吗?我快要憋死了!

信息后面还有一个窒息的表情。

桑萸:你……在桃溪村?

打出这句话后,桑萸死死盯着手机屏幕。短暂的沉默后,对方发来了一句话。

张小龙:我在门里面。

一丝冷风吹进桑萸的衣领,冷不丁的让她打了个寒颤。

为了安全起见,桑萸最终还是拨打了报警电话。然而让她意外的是,她一连打了几次电话那头始终没有接通。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挂断电话,桑萸伸手推了推面前的木门。门没有锁,满是裂痕的门板上堆满了厚厚的灰尘。推开门的刹那,桑萸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潮湿气味。

打开手机照明,桑萸小心翼翼地朝屋里走去。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似乎就连夏日里那些独有的虫鸣声也消失了。

屋内的面积很小,只有一间大厅和卧室。桑萸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整个大厅里只有一张破旧的方木桌子,其他什么家具也没有。

桑萸皱了皱眉,随后视线落在了西边的卧室方向。

卧室门半开着,手机的灯光照不进里面。从外面看就像是一张张大了的黑色巨口。只看一眼就让人感到后背一阵发麻。

桑萸又发了几条信息过去,结果对方什么信息也没回。

说实话,身处这样的环境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桑萸虽然胆子比较大,但也知道轻重缓急。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对后,她果断转身想要离开。不管那个张小龙说的是不是真的,她都不想再待在这间房里里。

就在桑萸转身的时候,身后的卧室里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响。

不正经的田园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