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田园风

因为白天光照的关系,楼顶的水泥地面还有些余温。桑萸一边坐在凉席上,一边抱着泡好的桶面。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桑萸嘴角微微上扬。

没有繁琐的文件报告,没有同事和领导喋喋不休的讽刺和争吵。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桑萸甚至都觉得呼吸的空气都比以前清甜许多。

手中传来泡面的香味,累了一天的桑萸终于可以好好吃一顿饭了。

此刻站在楼顶,桑萸才发现原来整个村子竟然只有她一家亮着灯光。想起小时候,即使到了夜晚邻居们依旧会搬个板凳坐在门口。大家有说有笑,聊着各家发生的种种趣事。

桑萸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再回到这样的生活。

宁静而又安详。

正想着,放在凉席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好友张月打来的。

张月是她之前公司的同事,也是唯一一个与她关系最好的人。坐上动车前,桑萸将手机里的联系人都删了个遍,却唯独只留下了张月一人。

没有想太多,桑萸接通了电话。很快,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女声。

“桑桑,你怎么不回我电话呀?”张月声音有些不满,但更多的还是担心。

桑萸微微一愣,随即才想起自己手机因为电量过低自动关机了。后来她又忙着打扫卫生,将手机充了电后也就没再管它了。没想到却因此错过了张月给自己发的信息。

“对不起啊,手机没电一直都没开机。”桑萸有些歉意地说道。

“就知道会是这样……”手机那头传来一声无奈地叹息声。

桑萸只是淡淡一笑,她知道张月不会真的生自己的气。两人相处也快三年了,对于彼此的性格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对了,你现在应该回去了吧?怎么样?在家里还习惯吗?”张月问道。

“嗯,挺好的。”

“唉,你倒是舒服了。可怜我一个人还在这破地方熬着。”

“可别这么说。你业务能力比我强多了,估计用不了几年就能升到主管。你可不要中途放弃呀!”

“就你会安慰人,得!说不定哪天我也和你一样,直接甩袖子不干了!到时候你可要记得收留姐妹啊!”

“哈哈!包吃包住可还行?”

“那必须的!”

正聊得开心时,楼下的储物间忽然传来咚的一声轻响。声音不大,但在黑夜里却显得格外清晰。

“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电话那头传来张月略带疑惑的声音。

桑萸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哦,没事。那个,我先吃饭了。下次再聊哦!”

“都几点了还不吃饭?快去吧,回头再聊。”

“嗯,拜!”

挂断电话,桑萸将手里的泡面轻轻放在水泥地上。她皱着眉,目光投向不远处那道紧闭的木门。楼顶的最西边有扇门可以直接通往二楼的储物间。以前外公为了方便拿出东西特地从上面打开的。

桑萸沉吟片刻后起身朝着那道木门走去。

从小,桑萸的胆子就比其他小伙伴们大。她甚至敢徒手去抓田里的水蛇,虽然最后也被咬过几次。

但这并不重要。

“难道是老鼠?”

桑萸小声嘀咕着,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房子太久没有住人了而且又是在乡下,有老鼠也不奇怪。想到这,桑萸直接走到木门前。

拉开锁扣,已经有些裂口的木门发出一声吱呀的响声。借着月光,桑萸能够隐约看到一条倾斜向下的楼梯。楼梯有些陡,不小心的话很容易会一脚踩空。

将手机电筒打开,桑萸躬着身小心翼翼地朝里面走去。

储藏室里霉味很重,很多都是些没用的农具和破座椅。不过因为整体空间不大,基本走几步就能将其绕一圈。

简单看了一下,桑萸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也更让她确定了是老鼠一类的小动物弄出的响声。

正当她准备往回走时,之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桑萸看清楚了,那声音是从左边角落里的一个红皮箱子里发出来的。

关于这个箱子桑萸也有些印象,好像是在她念初中时外公从外面捡来的。当时外公将它拿回来时,箱子外部的皮质一半以上都掉落了。为此,外婆还好生奚落了外公一顿。

桑萸犹豫了一下,直接躬着身走到红皮箱子面前。箱子被孤零零地摆在角落里,常年的堆放让箱子表面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箱子是拉链式的,整体有一米多长。

手机的灯光照在拉链上,微微散发着淡淡的银色光晕。

箱子的拉链是闭合的,也就是说里面不可能会有活物存在。可如果里面没有活的东西,那刚才的声音又是如何产生的?

就这样桑萸盯着面前的红皮箱子盯了许久,她不知道的是,当她推开储藏室木门的那一刻整个村子里的虫鸣声瞬间停止了。

“要打开看看吗?”

桑萸心里暗暗想着。时隔那么多年,她也不知道箱子里究竟装了什么。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刚才的声音的确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短暂的犹豫后,桑萸伸手将箱子的拉链拉向一边。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似乎拉链经常被人拉动一样。

在手机灯光的照应下,红皮箱子里只有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石头。石头的形状有些像是长了刺的鸵鸟蛋,总之感觉有些奇怪。

桑萸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将箱子里的黑色石头拿了起来。

入手冰凉,摸着似乎更像是某种金属。

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线索,桑萸只好又将它放回到了箱子里。

很显然石头是不可能自己发出声音的。

“难道是我听错了?”桑萸微微皱眉。

正当她准备将箱子重新关起时,手心里的手机忽然一滑。只听啪的一声,手机屏幕正好砸在了箱子里的那块黑色石头上。

“糟了!”

桑萸心中一惊,连忙伸手将手机拿了起来。要知道这款手机可是花了她将近半个月工资才买的。这要是被砸坏了那还不心疼死她?

不正经的田园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