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的宠夫日常

也不知怎的,白书宜见这姑娘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自己却还在关心她。

…可能是来自白少仙的关怀吧。

脑海中闪过一道声音:你将永世孤独,作为你对我的补偿!

眼见苏佩瑶开始缓缓向前走,白书宜突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道:“姑娘,你这样的状态还是不适合前行的,我带你去前面的驿站休息一会可好?”

被拉住的苏佩瑶晕晕乎乎地听着白书宜的话,只觉得头越来越晕…

白书宜将苏佩瑶抱了个满怀,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长这么大还没抱过女孩子呢!

抱着妹子的白书宜现在内心无比慌乱:我现在该怎么办呐?我的手要放在哪里啊?

等等!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赶紧找个驿站把这个姑娘安顿一下吧!

是夜。

苏佩瑶缓缓睁眼,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极其没有安全感地往床内缩了缩。

“你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坐在床边的白书宜见苏佩瑶醒了,发问道。

苏佩瑶还是很没有安全感地往后缩,听见白书宜的发问,并没有回答。

她犹豫地开始措辞道:“你是谁啊?我到底怎么了?”

见状,白书宜起身给苏佩瑶倒了杯温水,递给她说:“我叫白书宜,至于你为什么晕倒…很可能是你最近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闻言,苏佩瑶什么都没说,开始默默地喝水。

就在白书宜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却听见苏佩瑶说:“那个…我叫苏佩瑶,这次谢谢你了。”

嘶~

白书宜细细思索,为她的名字找了一个很优美的句子“瑶林琼树,佩韦佩林。”

夜色也愈来愈浓了。

没过多久,白书宜便起身告辞了,若呆久了对女孩子的名声不好。

目送着白书宜离开后,苏佩瑶起身下了床,找到了卫大婶走时给她的那个包袱。

包袱的款式是深色印花的,那造型很土,可是上手一摸料子却不一般。

苏佩瑶快速揭开了包袱,只见里面带了一本书,一个罗盘,一贯盘缠和两件换洗的衣裳。

看着这些东西,苏佩瑶的手在这些东西上细细摩挲,拿出了那本书。

看着这本陪自己渡过了来到这个岛上最迷茫的时光的书,还是有些犹豫。

苏佩瑶心里默念:我要相信卫大婶!

可是想到自己今天无缘无故地晕倒,还是放下心来准备去求证一番。

苏佩瑶将书放在房间内的烛火上烧,开始她的心却越来越沉…

书上正在冒着黑气!

旁边房间的白书宜莫名感觉到了一股细微的魔气,从…苏佩瑶的房间冒出来的!

没有犹豫,白书宜果断从房檐上去到苏佩瑶房间的上方,扒开瓦片,窥看着屋内的动静。

那本书冒着的黑气渐渐被焚烧殆尽了,书也开始变回了它原本的模样——《山海行弈路》。

苏佩瑶心下一惊,开始翻看这本《山海行弈路》…与原本内容无差!

房檐上的白书宜看着那本《山海行弈路》心下了然,原来这便是自己寻找的人!

预言大师清郴(chen)对白书宜说过:若有一天,一个手持《山海行弈路》之人,手焚其书她便是新一位簌离之神!

思及至此白书宜不气息突然乱了一瞬,却也只有那么一瞬。

就是…感觉这个氛围不太对?自己像个登徒子趴着姑娘房檐上是什么鬼?

房内的苏佩瑶却好像突然感知变强了一点,对着屋顶喊道:“白兄在屋顶呆了好一会了吧?不下来坐坐?”

闻言,白书宜翻身下到了屋内笑着问苏佩瑶:“那什么时候发现我在上面的?”

苏佩瑶歪头思索道:“约莫是刚刚你漏气息的时候?”

不禁白书宜心下一惊,可是面上却显,要知道自己刚刚漏气息也不过是一瞬的事!

见白书宜开始发呆,苏佩瑶不满地嘟囔着:“你在房顶想干嘛?看我换衣服?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冤枉我!

你听我狡辩!呸,你听我解释!

“你对我图谋不轨!”

白书宜梗着脖子反驳道:“我没有!”

“我不管,我要你对我负责!”

“好!”

“好嘞,小白。”

白书宜一愣,仔细想了想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卧槽!被坑了!

思及至此,白书宜试图解释:“我刚刚…”

“你不想负责?呜呜呜…渣男!”

“……我负责,你别哭了…”

见奸计得逞,苏佩瑶立马就停下来哭声,笑嘻嘻地说:“说话算数!”

白书宜:“……”我感觉我又被坑了…

一旁细细欣赏白书宜嫩脸的苏佩瑶心想:哼,白小少年这一行水你把握不住!

夜色已经像浓稠的墨汁一般黑了。

白书宜准备告辞回自己的房间,苏佩瑶看着他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哥哥…你都答应负责了,不留下来一起睡吗?”

白.单纯小绵羊.书宜:“……”卧槽!她刚刚是在开车吧!

看着白书宜僵硬的身形,苏佩瑶不禁哈哈大笑,好可爱啊!

听见这笑声,白书宜也知道了她是逗他的,便有些带着气呼呼的感觉地走出去了。

然后…苏佩瑶看见白书宜走路的时候同手同脚了…

这个夜晚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欢喜者自然是苏佩瑶拐到了一个小可爱。

愁者自然是卫大婶不知自己该不该这样做。

翌日。

苏佩瑶早早便起了床下楼叫好了早餐准备等白书宜一起。

而白书宜下楼便看见了这一副场景:

一个身着素色薄纱外衣,领口还绣着淡雅的绿萼梅花,内里着月白色对襟中衣和淡紫色的湘水芙蓉裙将苏佩瑶衬得像一个美丽的仙子。

站在楼梯上的白书宜被晃了眼,不禁想起了那句与此刻最为贴切的话: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国,再顾倾人城。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可惜,仙子本人却不知道白书宜眼中自带的十级滤镜,大大咧咧地坐在长凳上招呼着白书宜吃早餐。

苏苏的宠夫日常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