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休百花时

入夜,上官城坐在陆飞雪的灵柩旁,手里拿着一壶酒。

侯府已经挂起了白帐白灯笼,府里气氛低沉,弥漫着一片哀伤。

“雪儿,你生前最讨厌我喝酒了,可是今日我控制不住……就喝一壶哦,你不应……我便当你答应了。”说罢,他猛的喝了一口,眼角流下一行清泪。

他酒量是极差的,一壶下去就醉得不醒人事了。迷迷糊糊间,他轻声呢喃“以后,没人再管我了……”

管家在门口守了半天,见自家侯爷如此,无奈中带着心疼,他轻手轻脚的将上官城扶了起来,送回房。

次日。

上官城是被人拍醒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奶娃娃,他愣住了,见她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才反应过来“阿婼?你怎么来了?”

“呀!呀!”

看着自己闺女这小胳膊小短腿,他发现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定是青念带你过来的。”

“咿…呀…跌…跌…”上官诺用她那胖乎手的小手一直拍他,嘴里还不停的叫。

他听的一愣一愣的,后知后觉才听出来,激动的说:“阿婼,你、你是在叫爹爹吗?!”

上官婼好像听懂了,她有些兴奋的拍手,“呀呀…跌、跌…良、良…”

他是彻底听明白了,原来阿婼来找娘了。可是他该怎么说,她的娘亲已经走了……就算是小奶娃听不懂,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思及此,他的眼又开始红了,“阿婼呀,爹爹带你去玩,好不好呀?”

“呀呀!”她一把扑到上官城身上,用她的小手抓着他。

上官城将她抱起,穿上靴子朝外走去。一出门,便瞧见了站在自家院子的一干人等。

“我们来送师妹。”他们是陆飞雪之父、已故陆太傅的学子,亦是陆飞雪的师兄。

“我来送小雪。”平阳王妃是陆飞雪的闺中蜜友。

一群人异口同声,眼中一片哀伤。

“你们……多谢了!”他抱着上官婼,微微扯了扯嘴角。

上官城带着一干人到了灵堂,他眼中十分复杂的看着陆飞雪的牌位,心里做了个决定。待平阳王妃吊唁完,他抱着阿婼走上前,“王妃,有一事可否请王妃帮忙?”

平阳王妃忍住眼中湿意,说:“侯爷但说无妨。”

上官婼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一瞧见平阳王妃就开始伸手要抱抱“呀!呀!”

看着上官婼这酷似陆飞雪的眉脸,终究是忍不住流下泪来,“小阿婼,真乖。”她连忙将她抱了过来,看着这小奶娃,心中软得一塌糊涂。

“王妃,阿婼她……可否拜托您照顾,我如今许是照顾不好她了。”上宦城一咬牙,单膝跪地,抱拳行礼,“城心知对不起阿婼,对不起飞雪的嘱托,可飞雪一去,城心亦死!城已准备请命,一生驻守边疆。阿婼她在侯府,无人照料,就拜托王妃了!”

平阳王妃听他一席肺腑之言,心中震惊亦是震怒,“你若如此,可曾替阿婼想过?她如此年幼,失了母亲,,如今父亲又要离她而去,你这是要她当孤儿吗?!飞雪十月怀胎,最是珍视阿婼,你如今竟想抛弃自己的亲生女儿,你这般对得起谁!”

“我……”

“这样吧,本王妃先将阿婼接到王府小住几日,你…且好好想想吧。”说罢,她便抱着上官婼走了。可怜上官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笑嘻嘻的朝自家老爹挥手。

三日后,陆飞雪出殡之日。

久未下雪的盛安城居然飘起了细雪,不过这雪也只维持了短短一个时辰,人人都传这是侯爷夫人对侯爷的思念。

他亲手将她葬下,临走时十分不舍的看了眼墓碑,最后还是离开了。

风起,叶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