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龙族当龙王

傅念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撞完自己还念念不忘回头的红衣服男人。

又低头看了一眼对方塞到自己衣兜的东西。总感觉对方回头看自己的眼神像是看智障一般。

不过,那人的手段确实很高明,如果不是自己感知敏锐,一般人还真不一定能发现自己身上多了点东西。

“这是遇见贼了?”傅念歪着脑袋细细打量着四周。对方无论是套路还是手段速度,百分之一百二的拥有一个做贼的天赋,

但是哪有贼不偷东西,反送东西的?

因为嫌弃自己兜里什么都没有?

贼见可怜?

又给自己塞了二百?

!!

傅念看了一眼周围摄像头的位置,又看了一眼男人离开的方向,摇摇头,默默放弃了追上去的打算,他还是要尽快熟悉周围环境的。

他已经出来有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观察着周围环境,但让他好奇的是,这里似乎和他原世界并没有什么区别。

该有的都有,

不该有的似乎也有。

傅念默默看了一眼路边镜子里的自己。谁又能知道这看上去一脸无辜,干净帅气年轻的好学生面孔下竟会是满身鳞甲,青紫发黑的恶龙呢。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声音出现的同时,一张俊郎英气十足的西方人面孔便出现在在了傅念身前。

对方身姿丝毫不比傅念低多少,挺拔的身姿下隐隐能看到健硕的肌肉,但对方脸上被岁月刻下的沉稳却是清晰可见。整个人透露着成熟稳定的气场。

可,

男人却诧异的看了一眼傅念。

那种眼神就像在野花中间猛然看到了一株鲜艳出众的玫瑰花,异类一般的存在让他眉头上挑。

但时间没有让他过多的感叹花的惊艳,嘴角上扬的微笑已经彰显了他的最大善意。轻轻拍拍傅念肩膀从他身侧一闪而逝。

傅念莫名其妙的愣在原地。

对方在看到他是异类的时候,他也感受到了对方和普通人的不同,首先,对方和自己一样很帅。

是站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能看到的那种。

其次对方眼神似乎挺孤独的。让他莫名想到了前世动物世界里面的草原狼。平淡带笑的眼神下隐藏着一颗残暴择人而噬的心。

傅念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世界这么可怕的吗?我才刚出开不到两个小时,居然碰上了两个怪胎。”

虽然第一个穿红衣服的家伙看起来不太像第二个人那般出众,但对方隐藏在身体内部的血脉在和傅念接触的那一刻产生了细微的共鸣。

傅念不用脑子都知道能和他产生血脉共鸣的是什么东西。

还有!

傅念走到一个不被摄像头注视的小角落,慢慢捏起附在自己肩膀上的小颗粒。

那颗粒细微到让他只能有细小的指甲才能捻起。却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死抓在自己肩膀的缝隙里。

这是一枚跟踪仪器吗。

大概是吧,傅念没有见过,但这并影响他对这东西的警惕。

要不是他现在的敏锐能力更胜以往,他真的可能出门就要被着了道。

“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傅念又想到第一个家伙往自己身上塞的东西。一个不是普通人的异类,能往自己身上塞什么正常东西!

傅念悄悄将手放进兜里触摸,东西给他的触感像是一个纸巾一类东西,软软的,凉凉的。

正当傅念好奇打算拿出来看看的时候,他的余光忽然注意到了远处的一个摄像头

居然!

扭头了!

傅念扯扯嘴角。

转身离开。

地铁外。

傅念站在熙熙攘攘的十字路口,这里的人流如织不止,流水一般的场面让他莫名想到了自己家乡的瀑布。

初夏的午后在明媚的阳光下弥漫着懒洋洋的惬意,这让傅念稍微感觉到了一丝暖心,他从来到这里到现在感觉一直游走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异空间,一切都像梦幻那般迷离。远没有自己那个藏在隧道里面的小窝温馨,舒适。

抬头看着天边耸起的高楼,他再次走进人群,和男男女女擦肩而过……

他其实是有目地的在前进,他自从出地铁站后总被一种淡淡的感觉吸引,一种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吸引,他很期待那种吸引,就像异地相爱相恋的男女,在下一秒火车到站就要碰面的那种期待。

傅念感觉这种期待很玄,时有时没。就像大海夜幕风浪下时隐时现的灯塔。但却总能指引着自己前进的方向。在迷雾中若隐若现。

在越过差不多半个城市,逼近傍晚时分。

他再次立身在一颗梧桐树底下,余昏的夕阳透过叶片零零散散的打在地面不怎么平整的马路上,一股淡淡的温馨居然在他心底萌生。

虽然很淡,但还是让他莫名想到了自己在小隧道窝里的惬意,放松。

傅念表情有点古怪起来,他很难想象自己在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感觉,这就像是一个来到刚来到陌生环境的敏感小猫突然不在炸毛哈气,安心吃饭的同时还会蹭蹭你的小手。

出现这种情况,这只猫不是神经大条就是脑子缺根弦。

但是这种情况还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在了傅念身上。

傅念看着远处排成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坑坑洼洼的柏油路尽显年代沧桑,这是一个老旧小区。

红砖外墙的老楼,水泥砌的阳台,绿色油漆的木窗,他们就像被时光遗弃在角落里的暂停键,和外面大都市高速发展的年代相比,他们依旧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回忆里。

这条种满梧桐树的柏油路就像一条暂隔两个世界的屏障,一面悠闲复古,一方拼搏极速。

傅念的脚步最终停在了31号楼的入口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看着前方黑黝黝的洞口,他的内心也是充满了疑问和好奇。像极了小时候第一次去探索山洞口的跃跃欲试。

楼梯还是当时标准水泥地,年迈的扶手上斑驳残破,依稀还能看出一点深红色泽和黝黑原木交错的痕迹,覆盖在上的楼道里采光很不好,只有几盏昏暗的白炽灯照亮。

傅念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停在了“15单元201室”的蓝漆门牌前。

我在龙族当龙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