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龙族当龙王

傅念看着伸在自己眼前的那双爪子,青黑的鳞片在灯光的反射下泛着淡淡金属光泽,随着他的呼吸那青黑色的鳞片从前往后依次张开依次合拢,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傅念忽然愣住了,就像一直向往光的小孩子突然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凹凸曼。在惊讶中带着不可思议,在不可思议中满怀向往。

但这不可思议却像是压死傅念的最后一根稻草,惊悚占据了他的整个情绪。

“这是个什么玩意。”傅念使劲挥手想把这东西从自己面前扯掉。可随着他动作越来越大,那青黑色的鳞片也是愈发剧烈,合拢张开的速度越来越快。

靠!

傅念忽然发出一声怒吼,双臂猛然张开。就像愤怒的翼龙朝天嘶鸣。

沉闷的薄翼声在空气中发出震颤。

傅念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准确来说是两只黑翼。翼端带着锋锐的利爪。尖锐的骨质末端在灯光下散发出一种晶莹剔透的美感,和青黑色的鳞甲形成鲜明对比。

“我TM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傅念心情有点异常烦躁,今天经历的咒怨似乎真的应验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诅咒真的就是字面意思!更难受的是他发现自己能动的好像只有上半身。下半身就像被灌进水泥凝固的岩石,任凭自己挣扎就是纹丝不动。

“芬里厄?”

傅念脑海中忽然萌生出一条信息。就像从湖底浮上来的气泡,破碎后带来的是往日的陈旧。

“芬里厄不是斯堪维亚神话里的巨狼吗?”傅念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一片片青黑鳞甲,细长的脖子在空气中翻来覆去。

“巨是挺巨,就是狼没这么长的脖子……吧。”回头看着自己将近三四十米的上半身,傅念一时间也有点不太确定。

但升起的气泡不止一只,破碎的回忆不止一段。很快,傅念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大段大段信息。信息就像记忆一般还带着往日的情绪。

“耶梦加得,”傅念仅从这四个字就感受到了浓浓的亲近感。仿佛对方不是代表邪恶的巨蛇,而是代表希望的温柔。

“海拉……龙王,奥丁,世界树,大地与山,青铜与火……”

傅念渐渐沙楞在了原地,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的话,他会发现自己硕大的竖瞳中散发出来的金色越来越亮,到最后近乎汽车车灯一般将眼前的隧道覆盖成淡金色。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光是靠这名字就知道他们不是普通的生物。

记忆都是串联在一起的,当你触发某个关键铃铛之际,串联成线的铃铛都会因为他的行为发出共鸣。就像此时的傅念。

海水般翻涌的记忆再次将他淹没,大段大段的回忆好似放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浮现。

电影中只有两个身影,一个是青春倩丽的人类女孩,一个是威武庞大的黑色巨龙。

巨龙傻傻吃着薯片靠在女孩身旁,女孩温柔抚摸着巨龙头顶看着电视。

傅念感觉自己就是那条巨龙,因为他发现他的感受,情感和巨龙是相通的。

很奇怪的感觉。

所以我现在是一条龙还是人?

疑问产生的瞬间,傅念其实就已经有了答案,出于本能的选择让他知道自己不再是人了或者说不再是纯粹的人了,不光是身体上,还有心理上。因为他和芬里厄的灵魂融合到了一起。

这一改变产生的效果对傅念产生了一系列未知的影响。

目前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他对自己现在的身份没有半点抗拒。似乎自己本就该呆在这里,这里就是自己熟悉的小窝。

但傅念知道自己的小窝可不是什么未经装修打磨的山洞。自己不久前还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带着眼罩睡觉呢。

傅念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身后那被灌在岩石内部的骨架上,骨架就像是从石头内部长出来的一般,和周围的岩壁完美无瑕的长在一起,依照自己高中学到的物理知识,自己想把尾巴拔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自己高中生物的知识告诉自己,自己这几乎半身瘫痪的状态能活下来似乎也是一件极其违背自然法则的事情。

但很多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在傅念还未彻底弄清楚自己活在什么地方的时候。

一个慢吞吞的气泡从记忆深处涌了上来。就像是一个迟到的小胖子,走得慢,但分量足。

那一瞬间,傅念才感觉自己彻底张开了双眼。

从那一刻开始,他开始能感觉到这里和外面的不同,这里就像是自己的领域一样,元素流动,空气湿度,岩石密度,隧道长度,自己似乎都能控制。这完全就像是一个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

在他的记忆里这确实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似乎被称作尼伯龙根,这个世界和外面的真实的世界隔着淡淡的屏障,彼此有相连的通道,但通道的规则完全由自己掌控。

那我?

傅念看向自己身后的岩石层。

如果这里的一切都在自己操控范围的话,那是不是说自己也能出来?

傅念开始翻动,

大地也猛然开始颤抖,

静悄悄的隧道像是一个突然沸腾的湖水,禁锢着傅念下半身的岩壁开始快速皲裂,一道道狰狞的缝隙蛛网一般越来越密。

傅念看着出现的改变,内心一喜,这代表自己有不是残废小龙的可能性。他的动作开始更加剧烈起来。

整个隧道都在颤抖,整个尼伯龙根都在颤抖,距离龙穴远处的黑暗中,成千上万的骨鸟从隧道的阴影化石处显露,焦躁的盘踞在隧道上口,惊恐的翻飞,碰撞。像一只只受惊的马儿一般嘶鸣,沸腾。争先恐后的想要远离隧道唯一散发着光亮的深处。

但没有一只敢逃离隧道的范围,越来越多的骨鸟从墙壁上的化石飞出,聚集在隧道的入口处,黑压压地一片,但凄厉的焦躁声却是越来越低……以至于到最后只剩下了低不可闻的颤抖哀鸣。

吼!

傅念猛然张翼仰首,龙吟带着坚定不移的信念回荡在整个尼伯龙根的每一处角落。

后半身的骨骼随着傅念猛然前冲像一把出鞘的利剑横扫出现在隧道的空气中。

龙重获生机,枯骨迅速开始生长肌肉,青黑色的鳞甲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傅念后半身体表。在灯光下反射出金属般的韧性。

龙在禁锢中获得了自由,没有什么能阻挡得住他,他将踩着失败者的骸骨踏上代表权与力的王座,尼伯龙根的大门将再次为他展开。

他是大地与山,他是隐藏在神话中的巨龙芬里厄!

……

……

PS:故事时间2009年。

路明非还在为仕兰中学为高考焦头烂额,

楚子航为了那个男人刚刚踏进卡塞尔学院的大门。

无聊一年的凯撒终于找到了他命中注定的对手!

象龟正躺在源氏重工的榻榻米上,构思着他去法国海滩卖防晒油的蓝图。

而一旁的神社内,

绘梨衣正在悄悄盘算着如何偷偷摸摸翘家的计划……

我在龙族当龙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