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再多活亿集

江泠曾经幻想过,倘若有一天自己也能体验体验当下最流行的穿越,那绝对是活不过一集的主。

眼下坐在金碧辉煌、歌舞升平的大殿之上,看着左右欢笑饮酒的众官,她忍不住瑟瑟发抖。

趁着大家不注意,她便立刻将杯中的酒全倒在了衣服上,至于食物,也全塞进了袖子里,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毒死了。

她穿越了,在宴会开场前。

目前她只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一位女皇,至于是魂穿还是身穿,穿到了哪里,她既没来得及照镜子,也没得空找人问问。

因为在踏进殿内的前一秒,她就突然穿过来了,至于穿越前的身份?不用好奇,问就是某点孤儿院的。

穿来之前,她刚放下手机准备休息一下眼睛,可不经意间却看见天空有两个月亮,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刚迈下床,想去阳台看看,结果就穿越了。

她穿过来之后半天没落脚,可把周围的侍从吓坏了,连连说明天就找人把门槛拆了。

凭借着不想死的意志,江泠摆摆手,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走了进去。

落座之后,她就开始了战战兢兢的状态,眼下宴会一片祥和,她却不敢掉以轻心。

所有的穿越中,皇宫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男皇女皇在位,宫斗还是朝野之争,那危险系数都是五颗星的。

而皇位这个宝座更是被各路人马虎视眈眈惦记着的,万一哪天他国侵扰,边关不保,说不准她还要亲自征战。

不行,得跑,这皇帝不当也罢,穿越之后,还是苟命最要紧!

“陛下,冰块公子已到,现在开始吗?”台阶下的侍从走上前来请示她的意思。

江泠急忙点点头,她正想着该如何逃跑呢,顾不上侍从说了什么。

眼下她倒是有一个好主意,找个日子微服私访,然后趁机跑掉,之后就可以慢慢展开新的生活了。

江泠弯着身子,被案桌挡住,双手合十,祈求老天爷乃至从前的穿越前辈们保佑她小命不死。

乐声悠扬奏起,座下一片喧哗,江泠也终于坐正了身子。

在殿内的中央,有一人正在伴着乐曲翩翩起舞,一身月白色的舞服,舞袖翻飞,仙气飘升,真是美啊。

若不是此地过于危险,她倒还真想在这里享受享受。

江泠不经意间一转头,忽然看见台阶两侧的侍从都在捂着嘴笑,但似乎并不是因为气氛而感到高兴,反倒是透着一股嘲笑。

什么情况?

不等她问,就听见离自己近边的女官敬酒道:“多谢陛下美意,竟然特地让冰块公子为下官们跳舞助兴。”

“爱卿客气。”江泠很有气势地扬起酒杯,酒几乎全洒了出去,可袖子里的一块肉却也跟着掉了出来。

幸好大家的目光都聚在跳舞的人身上,她用脚将肉扒拉到桌角,同时将剩下几滴酒扬在了袖子上。

等等,冰块公子?公子?!

她这才仔细看,发现那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舞的,正是一男子。

刚才远处看不清面容,现在那冰块公子转了几个圈,已经来到了她面前的台阶下。

男子肤色白皙,墨发半散,面若刀削般棱角分明,虽然没有表情,却自带仙气,仙气中又透着一股刚毅。

双眸相对,江泠打了个哆嗦,这眼神分明是要杀了她!

对!这种舞者里面最爱出刺客了!

眼看着那冰块公子就要靠得更近了,江泠忽然站起来大喝一声:“停!”

殿内的声音戛然而止。

冰块公子收起动作,冷脸看着她。

江泠被众人盯着,忽然有点紧张,“咳咳,今天就到这儿吧。”

冰块公子的眼眸一怔,没想到江泠会终止宴会,但准没好事,他的眼里浮现出一丝不屑。

底下的声音又响起来,左侧一人扬声道:“陛下,此次不是特地为了冰块公子跳舞办的宴会吗?这怎么忽然就停了?”

右侧有人附和道:“是呀陛下,如此草草结束太可惜了。”

江泠现在草木皆兵,这左右劝的话在她听来,都像是在说“狗皇帝,拿命来”。

“陛下。”一个侍从凑过来,“此次您可是将文武大臣都召齐了,您不是说此次要尽兴的吗?”

尽兴?

她觉得还是命更重要。

“朕倦了,宴会等日后有机会再开吧。”江泠挥挥手。

可是看向冰块公子的时候,发现他的目光比刚才更加凛冽了。

真是可怕,江泠急忙摆摆手:“你也赶紧下去吧。”

再看你心脏病就要被吓出来了。

江泠离开华宣殿后匆匆忙忙赶回了自己的寝殿,同时将所有侍从都撵了出去。

而后来才从华宣殿离开的大臣们走在出宫的路上议论纷纷。

“今日女皇陛下怎么有点奇怪?”

“是啊,你们也发现了?”

“会不会是那个冰块公子又惹到陛下了?”

“这个真没准。”

“但是陛下竟然没有当场掌嘴,也不见得是生气……”

“不是生气又是什么,可别猜了,没准过几天陛下就又办宴会了。”

“哈哈哈哈,也是。”

几位大臣对今日之事谈笑不止,却没有发现在人群之中,有一位女将慢慢握紧了拳头……

——承安殿

江泠独自待的这段时间,通过翻找殿内的东西,她捋清了几件事情。

一、她穿到了万夜国,万夜国是女尊王朝。

二、她是魂穿,因为虽和原主名字相同,样貌相似,但左手腕侧多了一颗红痣。

三、在朝官员皆是女官,分为司文司武,具体职位另有细分,反正和她认知里有点偏差。

四、后宫三十三人,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在殿内的桌上显眼的摆着一沓子美男画像,以及对目前后宫人数的统计图。

五、原主不是个好人呐!

江泠蹲在床边的一个立柜前,她在这个底下的抽屉里翻到了一些小册子,每个册子上面都是后宫人员的名字位份,她在其中看到了“冰块公子”。

原主怎么起这个名字?

江泠翻开冰块的册子几页后就发出了刚才第五条的感慨。

这似乎是日记,第一页写着:

今日微服私访,发现美人,名唤顾风清,不同寡人亲热,赐名冰块,封为公子,拉进宫,改日让他为寡人舞一个。

第二页:

今日仍对寡人不理不睬,罚跪一夜!

第三页:

依旧不理不睬,很好,寡人总会想出来让你服的办法。

“办法不会就是在宴会上跳舞吧?”江泠皱眉,自言自语起来,“怪不得用那种眼神看我……诶?不对不对,按他之前的态度来看,他不会答应跳舞啊,难道是原主用了什么方法?”

正打算继续看,门口忽然传来声音,吓得她慌忙将册子塞了回去。

“陛下,冰块公子求见。”

这,这可大事不妙了,他一定是来找茬的!

江泠一边担心一边劝自己冷静,见是不可能见的,她捏着嗓子哑声道:“朕睡了。”

说完后她便蹑手蹑脚地凑到门边,听见门口守着的侍女连连相劝。

“冰块公子,您就回去吧,等陛下明日醒来再见也不迟啊。”

江泠在门后点头,就是,快点回去。

“陛下真的睡了,您现在是见不到的。”

听着门口没了动静,江泠终于松了口气,她拔出了放在架上的宝剑,这下护身的也有了。

她焦虑的心情终于在握住宝剑后缓和了一点。

正准备回床上休息,结果刚走一步,门就被“嘭”的拍开了。

卧槽?!

江泠转过头,将宝剑护在身前。

进来的正是脸色极差的顾风清。

侍女为难地看着江泠,“陛下,冰块公子执意……”

特喵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倒要看看这冰块公子到底要把我怎么样!

江泠心想着,冲侍女摆摆手:“你们下去吧。”

侍女们立刻有眼力见地将门带上。

两人互相看了几秒,结果同时脱口而出——

“你到底想怎样?”

我只想再多活亿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