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有点胖

秉着不要辜负老天显灵的想法。

童薇薇就着老幺的手,小口小口的喝着灵米粥,直至粥见碗底。

童薇薇也没有感觉出灵米的特别在哪里。

为什么这几个孩子一个个眼馋的还想来舔一下碗底。

在童薇薇吃来,和自己以前喝过的粥没有什么两样。

要实在找出来点不同,就是米花大一点,实在是稀的多了一点。

就这真的强身健体,童薇薇表示怀疑。

不过有了稀粥打底,到底还是控制住了嘴巴,正常的说了句话。

“老大媳妇,去给咱们每人煮一碗这个,这个灵米粥来。”

话音刚落,看着还算内向的大儿媳,一蹦三尺高,跑将着出去。

远远的传来“谢谢娘,我马上就煮好!”的声音。

童薇薇管理公司,虽说好些人没有看准,但是看内向外向的性格还是准的,莫非老天把这项技能收回作为重活的交换了?

不然怎么能看错呢?还没等童薇薇想出个所以然。

又是一阵风,看着内向实则指不定外向还是风风火火性格的大儿媳又跑了回来。

手里提溜着童薇薇看古装剧时见过的香囊,叫香囊也不准确,没有绣花绣草也没香气四溢,暂且说是香囊大小的布袋子吧。

只见大儿媳妇急急慌慌的喊道:“娘,这个,个,仙,仙袋,我现在怎么也打不开了,刚才我还打开拿米给您熬了灵米粥,我现在就打不开了啊!”说着说着还哭上了。

自从看到装灵米的小布袋,童薇薇就明白了,为什么会是米汤水。

感情一布袋灵米也就是不到一斤吧,这么小能装到一斤不,看来是个小气的仙人啊。

当下却不是思考,应该不知俗世一心修仙,面对凡人出手应该高深又大方的仙人,怎么也会知道良米贵的时候。

给的米一家人吃估计只够半顿饭的,自己一个人光喝粥,也就三五天的量。

而是怎么收回刚才的豪气,每个人一碗粥的这句话。

心里直后悔为什么开口为什么开口的童薇薇。

接着递过来的小布袋,嗯,真的很轻,看来确实没有多少灵米。

童薇薇一边想一遍打开香囊,咦?

正当童薇薇想以灵米实在太少不够分的理由,收回之前话语之时,她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愣住了。

打开的布袋,就像袋口装了个超级放大镜一样,里边有层层叠叠的小布袋,保守估计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童薇薇的思绪一下子不知道给飞到哪里去了,一边想着这不科学,这么小的布袋子,怎么可能装的下同样大小的这许许多多布袋子。

一边想着要淡定,真没什么神奇的,好歹还是看过白蛇传的现代魂。

这样的布袋在修仙界肯定是遍地都是,不需要表现得惊奇?惊吓的?

童薇薇被自己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尴尬住了。

忘记身边还有一群口水直流的馋孩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童薇薇才想来,这么多袋子,会不会都是空,还是都装着灵米,或者不全是灵米,那么哪个袋子有灵米,关键是怎么拿的出来这些袋子......

这一刻童薇薇不由惋惜,怎么没跟仙人说上话,仙人也是心大不告诉使用方法,难道这小布袋还能自己放送不成?搞得自己入得宝山空手归,仙人的想法果然不同凡响?

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重活了,还自认获得了一些这个世界的讯息了,童薇薇竟难得小调皮了一下。

她拍着小布袋,心说,小布袋,小布布,给咱们把灵米整出来三斤呗?

还没皮完呢,神奇的事情发什么了,那挤挤挨挨的小布袋中间飞出来了一个小布袋,飞到袋口就打开口袋,一副任君采劼的样子。

搞得童薇薇都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老眼昏花,把手伸进一捞,竟还有一个单手围不住的量杯在里边。

看样子是一袋子满满的灵米,奇怪的是整个胳膊都伸进去了还没摸到袋底。

看到跟前的馋孩子一副要上来研究自己消失胳膊的样子,童薇薇用眼神示意老大媳妇,手里拿着盆倒是来接啊。

不想眼睛都快抽筋的,这好像风风火火聪明机警的老大媳妇就是没有向前来接米。

唉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一会怯弱,一会机敏又迅速,一会却是傻掉了。

最终还是善解人意的老幺,看懂了眼睛抽筋的童薇薇,把盆子抢过来接米。

童薇薇用量杯装了米倒进了盆子里,一杯竟然有大半盆,按现代人的标准有四五斤的样。

童薇薇脸上涌出便秘的表情,倒是不心痛倒出来这么多米,而是明明是个量杯,拿出来一看居然是玉石做的,以仙人的品味,估计价值不菲,不知道这飞走的仙人是不是一会就会飞回来取走手上的玉杯。

想到这里,童薇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杯子收进了小布袋,又迅速的将小布袋往自己怀里塞。

呃,被自己操作吓着个结实的童薇薇想说,这不是自己做出来的事。

可是看着这些馋孩子的眼神,仿佛都在说,是的,就是你的行为,我们都习惯的很。

直觉没脸的童薇薇,像赶鸡仔一样,挥着手将这些没眼力见的馋孩子赶将出去。

善解人意的老幺还关上了门,突然的黑暗,一下就掏空了童薇薇所有的坚强,直直的躺倒在床。

醒来小半日。

吵吵闹闹小半日。

虽然喝了灵米汤,童薇薇还是感觉到非常的疲倦。

本来还想着,在床上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再面对便宜儿子们能掌握好话语控制好身体的动作。

没想自己刚挨到床面,就沉睡过去。

睡梦中,她看见和自己初中时期一个摸样的时候女子,穿上嫁衣嫁给了一个憨头憨脑的小伙子。

然后女子在家养鸡养鸭种蔬菜,丈夫在外边种田打猎,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

没有公婆也没有兄弟姐妹,丈夫打来的猎物往往都能卖上好价钱,日子倒也越过越好,置办了几间土房,买了十来亩良田。

平淡的日子在最小的老三周岁那天起了波澜,那天去卖猎物的丈夫抱回来一个小豆芽,说要女子当老幺养着。

虽然心里有很多问号,但是一句也不敢问,就怕一问再带回来个狐狸精。

又看老幺长得雪玉可爱,倒是让女子把慈母心肠放在老幺身上不少。

日子一晃老幺三岁了,老大刚好十岁,他照例出去打猎,却再也没有回来。

村子里族长组织壮丁去寻找,只找到一些血迹斑斑破碎的衣物。

一个衣冠冢,女子就成了寡妇。

因为女子儿子不少,也没有什么族人来肖想那十六亩良田。

就是苦了一个只会家里家外的女子,风吹日晒,当爹又当娘。

再不是之前那个温温柔柔小媳妇,变得十里八乡出名的泼辣能干。

孩子大一点,又给孩子攒彩礼,一个铜板当作十个花。

在老大十七岁的时候,给他娶了小两岁的媳妇成了家,来年生了个大胖孙子。

按说日子越来越好了,田里的活交给儿子们,家里的活交给媳妇了。

享清福的时候到了,忽然的女人呕吐,昏睡,水米不进,石药无医。

看到成年儿子们的长相,童薇薇明白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刚才便宜儿子没口中的娘。

自己随着女子欢喜而欢喜,伤心而伤心,点点滴滴仿佛能感同身受。

童薇薇都有点恍惚,到底是自己在现代苦哈哈的过了三十几年,重生在这女子身上。

还是说自己现代的经历,是这个女子昏迷后的一个梦境。

正恍惚间童薇薇还看到了,那个只有衣冠冢的丈夫。

仙风道骨的出现在昏迷不醒的女人身边,附身在女子身边说话。

童薇薇正想靠近听听,却是什么也没听到,被风风火火的喊娘声吵醒了,吵醒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