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有点胖

刻薄的语气,尖锐的嗓音,不受控制的说话。

童薇薇完全被吓到了,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再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语从嘴巴里跑出来。

眼下到底是在地府还是在阳间,自己是鬼魂还是活人都没搞清楚,万一真的活着,再让这没把门的嘴给霍霍了。

这几个喊娘的便宜儿子跪的倒是速度,谁知道是真孝顺还是假孝顺呢?

少言,禁言,观察一下敌我形势才是要紧啊!

童薇薇捂紧嘴巴,屋里除了粗重急促的呼吸声,竟然悄无声息。

童薇薇迷惑了,几句话就能达到寂静无声?

房里间里仿佛被按了暂停键,直到跪在门边,自称老幺的便宜儿子再度出声。

“娘,瞧您说得什么话,我们兄弟眼见着您,三四天水米未进,昏睡不醒,也是仙人说您恐怕是石药难医,才万分伤心的去准备着,眼下见您醒了,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大哥的嘴,您还不知道么,他也是嘴笨心直,是关心着您,看你醒了一下子没个准心的,您可千万不要找族长,真把我们兄弟族里除名了,到时候谁来伺候您啊?”

着说着还跪行到童薇薇面前,只见其快速的捞起童薇薇的衣袖往那鼻涕眼泪起飞的脸上抹。

正当童薇薇想着是抢救一下衣袖还是继续捂着嘴巴的时候。

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从童薇薇肚子里传来,犹如雷鸣!

老幺听到,只见他停顿了一下擦眼泪的手,眼珠转动,回头就高声喊道。

“没听见娘饿了吗,一个个还跪在这里,不知道去给整吃的喝的,给咱娘送来啊,大嫂,快别愣着啊,不都是你在厨房忙活吗,啊,仙人,仙人您老来了啊,我娘,娘她醒来了,您快帮忙看看吧,娘,娘您别捂嘴啦,刚才还中气十足的训儿子们来着,仙人,您来,您来这边,您坐。”

转眼间,这老幺拿下了童薇薇捂嘴的手,把床旁边的油灯放到了床下,还用手给那个放油灯的桌子擦了又擦,感情不是桌子是凳子?

仙人?

嗯,这么年轻的仙人,修仙吗?

这是修仙世界?

虽然老幺招呼的热情,还擦桌子当板凳的。

但是这个仙人走到门口就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外打量了一下童薇薇。

看着年纪轻轻的倒是自有一股子仙风道骨。

被他深邃有神的眼睛打量,童薇薇差点俯身跪拜口称“我不是他们娘!”。

然而就算童薇薇没有这么做,他那了然的眼神也仿佛是在说他什么都知道了,

“好,你们娘已经没事了,这俩天吃点糜烂的肉糜和稀粥,注意少食不可贪饱,两日后方可恢复饮食。”话音未落,人已经飞上了天空。

童薇薇激动了,真的是修仙世界!

高来高去拥有不死之身的修仙世界!

可惜仙人已远,也没法再问问修仙练个铁胃的事情。

嗯,这个老幺看着是个善解人意会来事的乖孩子,指不定能从他嘴里知道点修仙的事情。

不敢说话,该怎么问呢?不过也不重要,时间尚早。

童薇薇想,老天还是厚待了自己的,没有进那阴曹地府,在一个修仙世界重活了过来。

虽然看着这房子很小,家庭不怎么有钱的样子,还有四个便宜儿子。

但是,修仙世界啊,能修出个铁胃,不会有胃癌的身体。

怎么也不会再混成之前那个吐得胆汁肝汁都出来了的胃癌患者了。

至于有人没有人关心,听着自己这身子是丧偶来着,便宜儿子的心,估计关心媳妇都不够用,何况关心什么的不重要,吃好喝好养个铁胃最重要。

要说,这几个孩子行动力还是很够了。

半小时不到,名义上的大儿媳就端着一碗粥过来,身边小豆丁紧紧的跟着她。

啊!不对是紧紧跟着她手里的粥。

再看大的几个,那眼神也都粘在粥上!

看来这个家不是不怎么有钱,是压根就没有钱啊!

只是一碗粥呢,那眼神能吃东西,粥都不知道被他们吃了多少回了。

可是看着这大大小小的孩子,小豆丁不知道是一岁还是两岁,这几个大的也就是初中高中大学的年纪,脸上也是干净的并无菜色,穿的也没有补丁,也不像到了缺衣少食的地步啊?

这里边到底有什么玄机?

唉,不管了,自己多少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何况这个身子也三四天没进食了,先吃了再说吧!

童薇薇自己接过来这碗承载着一屋子眼神的粥,低头一看确实是稀粥,每个米都开着米花。

这碗口有两个孩童巴掌的样子,里边只装着半碗粥,米花也就是二三十颗吧,说是稀粥,米汤水更准确一些。

本来还说一碗粥,匀几口给跟前的小豆丁,这么半碗汤,自己两口三口就喝完了,还怎么个匀的出来。

童薇薇端着粥没有动。

还是善解人意的老幺快,直接捧过碗,咽着口水说:

“娘,这个是仙人前天的留下的灵米,他说您要是醒来了,就服用这个灵米,可以延年益寿,还说如果您同意也可以分食给孩儿们,这两天您没有醒,也没再找到这个米,没想到您一醒,仙人又把米给了我们家,您快喝,快喝......”

如果不是老幺的口水已经快要溢出来了,估计他还会举着粥碗,给童薇薇说一大通的话。

童薇薇觉得估计是自己上辈子太倒霉了,生在一个为了拼男孩,不知道扔了多少个女孩的家庭里。

读书到小学三年级,就被父母哭着喊着上学无用,会写自己名字就行,给强制停了学。

还幸亏当时的老班主任给自己联系了个助学的好心人,一直帮助自己上学到高一。

也是有了这助学的叔叔,父母居然不再给自己吃喝,说是人家那么多学费都给了,吃的又不多,一并给了吧。

小学的时候还好,班主任可怜,跟着老班主任吃饭,虽然伙食不是很好,但是一日三餐规律。

到了初中,学校有食堂,要冲饭钱才能买到饭。

自己厚着脸皮给助学的叔叔说每学期多给一些钱,每天能吃上三顿白菜馒头,还不至于挨饿。

加上初三暑假跟着老乡去打工两个月,到了高中,加上助学慢慢也能吃点好的。

没想到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助学叔叔的家人来信说,根本不是叔叔,只是一个比自己大五岁的男孩,因为自己有严重的先天心脏病,大部分时间都是休学在家,是他央求家人帮助一些健康又想上学的孩子,说是就像自己在上学一样。

写信来是男孩已经生病去世,家人伤心决定出国搬家,不能再资助自己了。

剩下两年童薇薇的高中,就是靠着暑假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

每一顿都是馒头,咸菜都不敢多吃一口,天天都是饥饿状态。

直至读大学,虽然挣钱能多些,学费也多了很多,还是每天不敢多吃一口。

就这样亏着自己胃。

毕业了,被钱逼疯的自己选择创业,因为创业可以满足自己对钱的渴望,可以快速有钱去买自己想吃的美食。

从摆地摊卖袜子手套开始,到成立公司,天天忙着挣钱,没有好好吃饭。

创业也是亏着自己的胃,到最后整出了胃癌。

现在老天让自己重生了,还安排了灵米,简直就是老天显灵。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