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红家丁

  唐叶顺利坐上大堂的宝座后,用好几天训练本店伙计。

  既然干的餐饮服务行业,不止是菜品价格有优势,口感要好,在服务上更要做到让客人满意。最重要的还是讲究卫生。

  用唐叶那句话说,“你得让每一位顾客感到心里暖和,还要有面子,有优越感,真真实实,让人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这还不够,得让乞丐有当大爷的感觉,让小妾有被扶正的感觉,让富户有种当大官的感觉!大官?刘守备你就得让他到这里多输点银子。”

  虽然在推行细节上面,内部也产生了一些争执。

  不过,哪个新官上任不是三把火?

  眼见再有一段时日就到腊月了,许多在东面几百里外——长天城经商的本地客商们,开始陆陆续续回到阳关城。

  这几天望月楼生意颇好,便与这有关。

  临到中午,身着青裳大褂的唐叶正在迎客,见一个长须白发的老者朝这边走,连忙迎到院外,笑道,“赵爷,您来了,今儿是您一个小酌几杯,还是请人下棋喝茶啊。老房间,给您留着呢!”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啪啪!!!”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啪啪!!!”

  旁边两个伙计拿着唐叶做成的拍掌助威神器,哗啦!哗啦!摇得很欢实。

  赵爷见两伙计手中物事,顿时觉得很新鲜,这种拍掌神器是竹子做的,摇起来声音脆嘣嘣的。笑道,“哟,小叶子就你鬼点子多,今儿我一人。你们这还讲究排场了,望月楼生意果然是越来越红火了,严老五的闲阁雅趣可就惨喽!你不去看看热闹嘛?”

  老头说着便屋里面去了,立刻有伙计跟随上去,一应服务得跟上。

  唐叶一听赵爷这番话,心头立刻暗忖到,“难道刘守备对严老五下手了?这不像他的风格啊,平时黏黏糊糊拖三拉四,这次一锤定音呢?再说,也没知会我一声,我得让那里的伙计在后厨里多放几只死老鼠!”

  想归想,唐叶可是心头暗喜。

  但他又害怕刘守备雷声大雨点小,当下跑到里屋和柳青青说了一番话,换了日常衣裳,溜达到严老五的“闲阁雅趣”。

  严老五是本地富户,本名严虎,兄弟五人,俱是臂膀粗圆,孔武有力。

  唐叶只知道严虎的四位哥哥都在外地经商,常年不见踪迹,但严老五还是很有经商眼光,听柳青青说,早些年严老五主要做一些土特产的生意,只有半爿小店。也不知道这家伙用了什么手段,前年挤掉隔壁两家铺子,把自己的那个土特产店合三为一,竟然开起来了“闲阁雅趣”这么一家酒楼。

  严虎在外城请来的大厨,伙计一律用的是买来的漂亮小丫头,再加上盖楼新修,一时间竟然成了阳关城最大的高档酒楼,宾客如潮,风头无俩。

  当初严虎几次想挤掉望月楼的生意,柳青青都熬过来了!

  不过这也让望月楼只能勉力支撑,菜品价位只能打中低档路线,想要反击抢回地盘,几乎是完全不可能。唐叶来望月楼后几次谋划,在背后捣鬼,让闲阁雅趣闹了几次风波。却依旧不能有实质性突破。

  严虎更是带人两次堵了唐叶,想要黑吃黑的闷打他一顿,都被唐叶“有惊无险”的逃脱。

  唐叶在路上想起这些,心中暗道哪个朝代人心不都是这般黑?

  既然同行两人吃不饱,一人撑得慌,还不如挤走一个算一个。

  来到闲阁雅趣门前时,早已围了一大圈子热心观众。

  唐叶挤入人群,看到近百名边关甲士,将闲阁雅趣包围起来。刘守备骑在马背上,神态自若,身后是一队工整执锐的甲士,身边还有一个文士装扮的人物,不过唐叶也不知道这人身份,猜想应该是主簿这一类文职。另一面,本地县令大人杨枫溪,也带着一帮衙役,站在刘守备的对立面。

  严虎老老实实的站在两位大人中间,垂首而立,一身紫金绣花纹袍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贵气逼人。

  严虎一眼就瞄出人群中的唐叶,眼中冒出一股血光,他便知道这次搜寻又是唐叶背后捣鬼,这只小强也太讨厌了。

  当下,严虎朝杨枫溪拱手作揖,又朝刘守备鞠躬,语气不卑不亢,

  “杨县令——我严虎是个奉公守法的良民,每年缴纳税银五十两。所做生意,都是见得了台面的。前不久有人暗里给我使绊子,在后厨里放了几截鼠尾,硬是无端惹出一番风波。严虎都查出是谁干的,只不过……拿不出证据罢了。”

  说道这里,严虎的目光故意望向唐叶。

  他这么一望,县令杨枫溪,刘守备和刘守备身边的文士,以及一众观众,都把目光看向唐叶。

  唐叶顿时被孤立起来,距离唐叶近的人更是自行散开。

  唐叶索性把两臂抱住。朗然而道,“他自称良民,难道我就不是良民?嘿嘿,嘿嘿……你们这样看我干甚?我只听说这边有些热闹,过来瞅瞅,难道还犯法了?”

  唐叶腰间晃动着一块铜牌,这便是古代人的身份证。只不过这一块有些新,这是唐叶逃难时私刻的牙牌,在古代想要辨认就必须去牙牌上真实地点考证,所以拿出充数也没什么风险。

  “这人是谁?”

  杨枫溪问身边衙役,便听身后人小声嘀咕道,“这是望月楼的新任大堂,叶小唐。他和刘守备一直走得很近,多得提防。”

  杨枫溪轻轻点点头,他混迹官场多年,这么一问已知事情来龙去脉。严虎又道,“草民实在不知道,守备大人这次兴师动众,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算我这闲阁雅趣不达洁净的标准,那也没听说过吃坏过人。更何况,这也是县令大人管辖。奈何守备大人操心?”

  严虎之所以有恃无恐,明眼人一眼看出,其背后靠山就是杨枫溪杨大人。

  杨县令领七品顶戴,和裨将相差无几,只是他与刘嵩职责不同,一个负责边关守城,另一个主抓民政生养,两人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

  在刘守备准备对严虎动刀时,其实就碰了杨枫溪的利益。

  刘嵩哈哈大笑,军中历练多年已让他浑身多了一股常人不带的萧杀气息。虽然语气寻常,但是不怒自威,道,“这当然是杨大人主抓的,只是有人举报,你这边经商已碰了违禁事宜。而这又是我军中所辖的事情,至于你到底有没有罪,待会儿就有结果了。”

  杨枫溪也不知刘守备葫芦里卖了什么药,虽然有些愤怒,却也不着急。

  不一会儿,一行甲士蹬蹬蹬从闲阁雅趣跑出,为首人手中提着一个小包袱。

  “守备大人,有发现……”

  唐叶的目光也注视过来。包袱打开后,只见里面露出一些类似芝麻粒大小的种子。

  “这是……”

  “这是火罂粟的种子。”

  在这个时代,火罂粟其实就是罂粟花,果实提炼出来又称**,唐叶当然知道这种东西了。他现在可是望月楼的大堂,对此中猫腻了如指掌。

  严虎笑道,“守备大人,这只是我们厨子用来做配料的香料,并不是什么违禁东西。”

  但旁侧的杨枫溪脸色却渐渐白了起来。

  刘守备目露一股杀意,朝严虎怒道,“混账刁民,你竟说火罂粟是香料。上个月朝廷就重下法度,将火罂粟列为违禁品种,食用会让人上瘾不能自拔,除医师可以略微用药,其他概不许使用。存一两者,罚纹银十两,存十两者,罚银百两,打二十大棍,罚劳役一个月。你这岂止十两之多?”

  看来刘守备早有准备,旁边的甲士取出了秤砣,竟然是三十两之重。

  旁侧的唐叶看得心惊肉跳,原来昨日刘守备派遣一个心腹来到望月楼,将厨房中所有火罂粟全部取走,怪不得——刘嵩竟然是钻了这个空子,要拿下严虎。

  这时,旁边的杨枫溪站出来,朝刘守备道,“刘将军,朝廷确实已经下了法旨,常人不得擅自留存火罂粟。但我们阳关城距离京师上千里,路途遥远,你我得到这消息也不过十日,民众又哪里听闻这个口风?”

  “所以……”

  刘守备淡然回道,“杨县令——你说的没错,本来这也没甚关系。还请东方兄把事情原委说一遍吧。”

  刘守备旁侧文士站出来,声音温润,气质潇洒,说,“杨大人,我是新调任军中主簿东方旭。前段时间,守备大人率部擒杀一窝马匪,他们便是从西域倒腾火罂粟,走私到我们大燕国。由于存量极大,祸害极广,上司中郎将颇为重视。守备大人奉命缉私,这严虎藏了这么多火罂粟,兴许我们能查出个上线。这件事情,还请县令对这严虎多加盘查,将案情结果一应告知我们。”

  这话一出,杨枫溪顿时哑然!小小军中主簿,既然一下子就拖出了中郎将的名号,来压这件事情。就连旁侧观望巧舌如簧的唐叶,顿时也觉得这个看上去干净又文雅的文士是个人才。

  “竟是这般?杨某定不负众望。给守备大人和在场民众一个交代!”

  杨枫溪当下心想,既然严虎罪也不重,到时候随便判罚一下,基本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没想到东方旭坏人做到底,眼色一变带着些许杀气,道,“今日严虎罪证确凿,兹事体大,绝不姑息。我会立下书信上报中郎将军,建议罚没闲阁雅趣,其中一应物事全部充公,择日另行拍卖,价高者得。所得银两,全部用于建设城防,以儆效尤,不知道县令大人可有异议?”

  一字一句,将严虎吓得面容失色,魂不附体。

  但草民就是草民,他噗通一声跪在杨县令面前,道,“杨大人替我做主啊,小民上有老,下有小,没收了酒楼,严虎养不起一家老小。”

  想想他严虎也是一个好勇斗狠之人,明知输在唐叶手里,却不知道为何而输,实在心有不甘。

  杨枫溪本来还想替严虎申辩几句,但转念一想为了这事把自己填进去,那就亏大了。虽然心中忿然,杨枫溪不得不委曲求全,他端下头上顶戴,正色道,“我身为阳关城父母官,定当对得起项上乌纱。就按照主簿大人的方法处理吧,来人,把严虎带走,我要细细审案,断然不能让其他人钻了空子。”

  杨枫溪犀利眼神瞟至唐叶身上,好一股腾然杀气。

  严虎被衙役押走,回头看了一眼唐叶,竟然邪笑起来。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