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红家丁

  刘嵩,字天行,多年前曾在唐叶父亲唐天麾下任职一年,这段经历在他晋位履历上曾被唐天刻意抹去,后来刘嵩调任其他地方,渐渐便失去了联络。

  令刘嵩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是,竟然在阳关城这么偏远的地方,遇到了唐侯世子。

  唐侯当年抹去那段履历,似乎早就预示着要有大事发生。

  这种预见性,令人觉得毛骨悚然……唐天一家被圣旨赐死时,波折极大,却没有关联到任何一个局外人。所以这场悲剧可以看出唐天的隐忍血性。

  此外,那一年的磨练,也提升了刘嵩指挥兵马的能力,他现在率领的这千人边防部队,虽然看上去是一盘散沙,但如果动起真格,能很快形成强大的战力,依靠阳关城坚固掩体,对抗关外游牧民族三千军马还是绰绰有余。

  这一切都源于当初唐天的排兵布阵的教导。

  想想他们唐家,祖先唐萧身出寒门,几代子孙累计军功,从一个小小牙将作为起点,历辈追封,从三等,二等,到一等军侯,到唐天这一辈,唐门已经出了四个武侯。

  天下寒门数以海记,独此一家青史留名。

  刘嵩心痛。然又有卵用?这就是现实中血淋淋的大燕国啊!

  刘嵩骑在马上,掉头望了一眼正朝酒楼走去的唐叶。

  在唐叶身上,刘嵩已经看不到半点世家子弟的气息,傲气似乎早已消磨,这人已经完全与阳关城融为一体。那单薄的身影让刘嵩颇为感慨。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来不及细细体味。

  唐叶如今沦为贩夫走卒,在小小望月楼甘为牛后,这令刘守备多少有些失望。

  “如今朝局,乱纷不已。唐叶啊,唐叶,你好自为之吧!”

  由于朝廷巨变,皇权前所未有的被集中起来,皇帝假借清流之手,把军权牢牢掌控。

  这一年多来,类似唐门的惨案,不壹而举!

  就连刘嵩这小小裨将,千人的军队里,最近也派来了一些清流党朋,说是挂职,实则监军。

  由于阳关城接近西域,地处苦寒,这些清流敛财之余,只要发现刘嵩有点点站错队的苗头,就要面临杀头之祸。

  刘嵩自顾不暇,只得装傻!

  唐叶也跟着装傻,只不过他是在柳青青面前装傻。

  回到酒楼内,唐叶还沉浸在刘嵩那个打量自己的眼神中,心中颇有不安。

  柳青青透着一股兴奋劲追问。

  “唐叶,那刘守备答应支持我们?他要是能站到我们这一边,这条玉石街就是我们的了,整个阳关城也是咱们的。我看哪个孙子还敢和我抢生意。”

  唐叶摇摇头。

  “你就不怕被噎死?他能帮我们一时,也帮不了我们一世。赶走一个严老五,还会来一个李老六。既然是酒楼,我们就要做最顶级的酒楼……所以,我们还是要从菜品上下功夫。今晚吃完饭开个会,我给这些橱子们说道,说道。”

  又一想自己现在的身份,唐叶总觉得不对。

  老子现在还是个小伙计!

  凭什么让我替你管东管西!

  “柳姐,我现在还是个跑堂,你怎么也得给我升升官吧。干干二把手,做个大堂,不然我可管不了那些怂货!”

  “啊哟,你还给我装。看我不拧你!”

  柳青青凶神恶煞的朝唐叶伸手,结果小手在唐叶脸蛋上摸了一把,骂道,“你自己和他们说。我估计你今晚是要被打死!不过咱店里确实缺个大堂,那就能者居之吧。”

  柳青青聪明得很。

  谁想大堂?

  那得有那个本事!

  人要立威,树要立影,咱们做事情,就得敞敞亮亮的,让那帮怂包服服帖帖。唐叶笑了笑,打起一个响指。

  ……

  ……

  别看望月楼店小,规矩还是很多!

  就说干伙计这行吧,级别还分很多种!

  最低级的是杂工!

  唐叶干过一个月,各种琐事什么的都找他,是最低级的存在,连厨子也可以开骂溜溜的!

  其次是跑堂,主要负责接待客人啊!

  但这个有点像临时工。属于没有签署劳动合同那种,虽然薪资待遇和伙计差不多,但说辞就辞。

  再然后就是伙计,是自己人,长期合同工!

  待遇最高的属于大厨,一家酒楼想要生意好,服务固然重要,但关键还看厨子,厨子是核心,是灵魂!

  所以……唐叶想直接成为这家酒楼的二把手,这人事调任上,必须扫清各种路障,特别是厨子们,伙计们,跑堂的,杂工,似乎每个人都对唐叶义愤填膺。

  因为只有一个柳青青!

  女神只有一个!

  唐叶要是升为二把手,这些人纷纷感觉某种底线被撕破了。

  从此再也没有任何本钱和唐叶平起平坐,更别说去争抢女神了。

  唐叶想要成为【大堂】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传到诸人耳中。

  不一会儿,院落中,整整齐齐排队站着五六号人。

  这些人平时狗咬狗一嘴毛。

  关键时刻,竟然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一起!

  刘大厨在院子里刺啦啦磨着杀猪刀,明晃晃的刀光中倒映着他那肥头大耳非常凶狠的面容,他站起来,就像将军审阅部队一样。

  “既然这小子欠修理,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高度。高度——就是厨子的境界……我要用实力让他服服帖帖。”

  旁侧瘦得像麻杆一样的病痨鬼,狞笑着说,“还有我,二厨草鸡头!他叶小唐算什么东西,才来个把月,就想做头?我一刀剁了这鸡头!”

  一刀下去,一只活鸡被一分为二。

  众人一阵欢呼。

  大厨刘大壮,手艺精妙,一手刀工自称天下无双,擅长烧焗卤煮。

  二厨草鸡头,虽然只会炖汤,但无论是牛羊鸡鸭猪下水,都能煲出一锅妙汤。这主要得益于草鸡头的老丈人是个中医,他略懂药膳煲汤,所以也算比较有实力。

  人群中其他伙计那就是身无长处,今天晚上要想阻止唐叶成为大堂,那么,就必须仰仗大厨和二厨了。

  隔着门帘,柳青青看在眼里。

  院中这些人么,要说招待客人,没有一个能有唐叶能说会道。

  要说算账讨债,更没有一个比唐叶精狠!

  最不堪的是私下斗狠,估计每个人都有挨过唐叶的黑拳,但是又不能说出口。

  但柳青青转念一想吧,唐叶来这里没干满俩月,就要干二把手?晋升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

  “叶子叶子。今天你搞定刘守备算你大功一件,不过我也记得你和我说一句话,叫什么你命由你不由天,我就喜欢你这股冲劲儿。这样吧,我就在这里静候佳音。你想要当大堂,自己去把他们搞定!”柳青青低头去研究一页白纸上的麻雀攻略,不再理会唐叶。

  有了这句话,唐叶也摸清了柳青青的态度!

  唐叶头戴一顶跑堂四角小方帽,脚踩一双麻布小布靴。

  宽一宽衣裳!

  撑一撑领子!

  弹一弹灰尘!

  然后拿了个铜镜照了一遍!

  这是要发飙前的节奏啊!

  随后——

  掀开门帘。

  走到院中。

  朝身材魁梧的刘大壮机关炮似得喷道。

  “老李,今天你别怪我不留情。就你这体格长得和脓包一样,我要是女的躲你还来不及,也不撒泡尿照照这把年纪还长出来一脸麻豆,青春期发育太晚了,老板娘能看上你?她眼瞎——瞎——瞎——瞎啊。还有你那个草鸡头,明明都是有媳妇的人还惦记着老板娘,我要是你多炖点羊腰子补一补,你好你老婆更好。现在路都走不稳,心里还不闲着,你就是个损挫儿!!!”

  唐叶这嘴皮子,实在太恶毒了。他往外一站,众人立刻有些心惊胆寒。

  刘大壮一手抄起杀猪刀,微微激动朝唐叶说,“小叶子,我知道你嘴头功夫好,咱们不比别的,今天就比一比这厨艺。你要是赢了,以后随你说随你管。你要不如我,趁早卷铺盖滚蛋。滚蛋!!!”

  瘦麻杆草鸡头明显是向着刘大厨,帮腔道,“咱们靠实力说话,可比不上你这个油头粉面的后生。我……我要和你比汤,汤功!”

  言下之意,唐叶是靠色相才在这里立下根的。

  但话说回来,这两人侵淫厨道十余载,说实话也都是很有本事的。

  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望月楼。

  “比?我不怕!但我丑话说在前面,以后等我升为大堂,你们还得老老实实做事,踏踏实实做人。能行不……呢,这场比试也让柳老板来作证,谁把她请过来。”

  唐叶话刚落音,柳青青已经掀开门帘伸头笑道,“规矩我都想好了。一比珠算,二比刀工,三比厨艺!此三条,你们七个人为一边,若能赢得叶小唐一半,我就不允他做大堂。要是叶小唐赢了,你们就得服管教,行不啦?可别让我看不起你们哟!”

  唐叶是通缉犯的身份,在这里化名叶小唐。

  柳青青羞涩涩的表情就像红果子一样,看得刘大壮恨不得卖血也得拿下这场比赛。

  “老板娘,你的意思我们这些人一起挑战叶小唐?”

  “还用问?当然……!”

  “那,叶小唐,你觉得我们这样过分了吗?”

  唐叶手指一勾,“没什么过分,你们派遣实力最强的出马吧。”

  废话也不多说,第一局是珠算,当下,有个伙计弄来两个算盘珠子,三个菜墩!

  人群中有个落魄秀才叫欧阳秀站出,朝唐叶道,“叶子,你那珠算还是我教你的,今天——我这只老猫就得给你这小老虎上一课。”

  “欧阳秀,你这懦弱胆小、落井下石的家伙,不好好去念四书五经,算盘玩得再好也只能做个账房先生。你还好意思号称书香门第,我要是你家老祖宗都得气活过来。来来来,你还以为老子怕你。”

  话不用多,这番毒舌让欧阳秀脸上通红,他用蚊子般大小声音道,“竖子薄义,敢与我争?来!”

  唐叶也不搭理他。

  两人各坐到小椅子上,膝面上架起算盘,一侧木桩各垒一沓账单。

  柳青青笑道,“现在开始,走起。”

  只见欧阳秀整个人猛然站起,精气神霎时提至巅峰状态,眼中倒影重重,一手粘着账单,左手噼里啪啦的敲在算盘珠子上。

  九去一进一!

  八退一还二!

  二两二钱。

  四上一去五,九退一还五去四!一两四钱一……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

  “这小子果然没把真本事教我,这手速,都成精了!”

  唐叶不慌不忙的从旁边拿起小茶壶,咽了一口。转身从旁的炉灰里捡起一块木炭,一连看了十余张清单,然后弯腰在地上写了起来。不一会儿,地面上竟然是一副加减混合运算的算式。

  再加上唐叶的算盘珠也配合起来了,一时间也是风声阵阵。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