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红家丁

  不多久,唐叶拎着一个新做的木盒子出来。

  满面春风大言不惭的说,“刘总,你坐这。柳老板,你坐左边,对,这个位置呢……我发明的是一个四人游戏,叫打麻将,也叫打麻雀,现在还差一个人。找谁呢?”

  人堆里也不乏好事之人。

  于是刘守备点了一个家境不错还有些小钱的主儿。就在唐叶的教导下,开始学习起现代麻将。

  哗啦一声!

  一百多张精心雕刻的寸厚竹片麻将倒在桌子上。

  两个色子在桌子上蹦来蹦去。

  唐叶一手摸牌,另一只手把各种胡牌的方法都写起来,旁边有个伙计在研墨。然后把游戏规则写得明明白白,送到诸人面前。

  “什么门清清一色,一条龙,七对,十三幺,大小三元,都记住了吧!”

  整整一下午,众人逐渐摸清了打麻将的规则。

  旁边观战的人一个个也都摩拳擦掌的,甚至有人还拿个小本记上,一会儿低头苦思为何唐叶能够一手就胡牌,有时候又骂柳青青和刘守备诈和。

  “他M的。老娘哪里诈和了,你看看,你看看……”

  “不对,柳老板你这是十五张牌,多了一张要做大姑啊。这是学的差不多,现在就来真格儿的了。”

  “开搞,开搞……”

  柳青青捋起袖管露出雪白的手腕儿,在桌底下脱下一只鞋,正用脚板磨蹭着唐叶。故意抛个媚眼,在桌面上迅速换走一张牌。

  唐叶也假装没看见,反正嘛,这老板娘就是媚气太足,实在是有些引人分心啊。

  “三饼!”

  “贰万!”

  “发财!”

  “停,胡啦……”

  柳青青手气真不错。

  第一局抓了不到十张牌,在桌上偷换了五张牌,终于自摸胡了!

  刘守备和对家一脸茫然,他们连这手里一行牌都没弄清楚,哪有精神头关注柳青青的小动作?

  简直任凭柳青青从河里随手挑,容忍尺度闻所未闻,令人发指。

  唐叶终于有点看不过去了。

  不过,桌子底下,柳青青的撩骚劲更足。

  唐叶满脸堆笑。

  “来来来,看来我们老板娘技术不错。大家再来……呢,这把你胡的就一钱银子,我给你了,别待会又要一遍。”

  柳青青笑嘻嘻的收了一遍银子。

  又开第二局!

  第二局柳青青的手气还不错,这次唐叶发现她没偷牌,竟然糊掉了。

  第三局竟然还是柳青青。

  第四局……连续十二把之后。

  柳青青把牌一推。

  “自摸……”

  刘守备瞪大眼睛,道,“看清楚点,这是她第十一庄,再输你们都得死光光。”

  牌友甲双眼发红,用手摸着发烫的面颊,“叶子,叶子,你看看她有没有诈和。”

  唐叶也觉得邪了门了,站起来用手把柳青青的这一摞小城墙往前一推,细细一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一条龙。外加俩个三条做头,六七八条,清一色!啪啪啪……”

  “不玩了,我输掉了下半年所有工钱。”

  唐叶垂头丧气。

  他现在真是有点发疯了。

  再看柳青青,那一双眼睛在牌面上一扫,神态自若,似乎都与众人不同。

  “莫不是,我遇到传说中的雀神真身?”

  唐叶心里有点打退堂鼓,他虽然不计较日常花用,但身上的银子都被柳青青榨的清洁溜溜。

  问题不怪别人,柳青青是小买卖出身,本来对数术极其敏感,所以一旦牌路熟络,算牌功夫就算一绝。就是不带你们碰一下。

  但连胡十二路牌,也是极少见的——!

  刘守备本来还带了十几两,也被干得挤不出半点水儿了。

  路人甲还是朝观众借了点,才把赌债还清。

  “不打了,不打了,再打今年喝西北风啊。我说小叶子。这副牌我今天带走,找个木匠再做一副。过几天我们再来斗一斗,我就不信这个邪。”

  刘守备今天输得够呛。

  但他抱着从哪里跌倒,就一定要从哪里爬起的决心。誓死抗争到底!

  啧着嘴,“这小娘们儿还真邪了门儿。看不出来。”

  眼见守备大人要走,众人当然阻拦不得,柳青青立刻把众人一哄而散,倚在在门框上,像极了青楼里的姑娘。

  “刘大人,常来啊……那个,麻雀,麻雀你明天就让人送来啊,我还得研究研究呢。”

  唐叶看着她这般风情万种,连忙追出去,趁着刘守备还没上马之前。

  “刘总,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事情,还是要考虑一下的啊?”

  “什么事?什么事……”

  “就是这条街上的酒楼太多了嘛,生意多不好做啊!你说那边严老五家的x闲阁雅趣,那卫生怎么就那么差呢?!我听人说,昨个儿还有人吃了根老鼠尾巴。这事多恶心人啊……他们那楼,关掉算了。”

  说话间,唐叶已经把柳青青今天所有赢的银子都包起来了,塞到刘守备的马鞍里。

  刘守备这才像想起什么事情了,对唐叶道,“嗷?这事啊……这卫生环境确实重要,这几天我就要整顿一下,不合格的全部关门。另外,我看你小子也还算伶俐,等着听信儿。”

  刘守备的眼神在唐叶脸上停顿不下三秒,看得唐叶心里发毛。

  刘守备撂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叶小唐啊,叶小唐,天下都一样,风波云聚,你好自为之吧。”马蹄蹬蹬蹬的跑远了。

  “这个家伙像是答应我了?风波云聚——难道他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一念至此,唐叶心中焦躁不安。

  就算在这小小的阳关城内,唐叶也不得不小心翼翼,避免让人知道他是唐门之后,所以连化名都是反过来的——而是改叫“叶小唐”。

  毕竟自己是个通缉犯,如果真实身份一旦暴露,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唐叶微微调整了下心情。

  心想,刘守备贵为裨将,属于末列的将军,那也绝不是这点银子可以打发的。自己一直想要帮柳青青扩张门市,但她一个区区小女子,寒门寡妇,又哪有财力搞定刘守备?

  对于能否在阳关城,帮助柳青青做上餐饮界一姐位置,那肯定需要有靠山。

  刘守备会不会成为自己人?

  说实在的,唐叶心里也没底。

  “但有一点,既然上天让我来到这个世界,那么,我发誓绝对不会白来这一遭,绝不会像在地球上那样庸庸碌碌。足下这阳关城,注定要成为我发迹的第一步。先从饮食干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