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红家丁

  望月酒楼并不大。篱笆外面就是街道,还有个后院,堆着一些瓶瓶罐罐,厨房也在这里。

  惩治李大福,唐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快感。

  对于他来说,这就像小学生背书一样简单。

  唐叶缓缓闭上眼,脑海中浮现起一场场被追杀的画面。在过去几个月,他一路遇到了好几次暗杀,能活着逃亡到这里,唐叶并不茫然。

  清醒的大脑,机敏的思维,以及还算不错的身手,这一切才是保命的根本。然而这些都不是关键,唐叶是个穿越者,在另一个时空维度地球上,他也叫唐叶,是个没有正式工作的临时工。

  临时工这怎么解释呢?

  譬如……管道疏通,安装空调,贴小广告,你家门前那些纸条都是我干的!

  譬如……丈着身材苗条,洒脱俊朗,逢年过节把自己租出去,当那些剩女的冒牌男友!

  可以弹钢琴,吹笛子,拉二胡;又可以写手俊雅毛笔字,给小学生补补课。偶尔在街道上摆桌残棋谱,忽悠几个小钱。夏天摆地摊,搞点羊肉串;冬天跑到网吧码码字,可惜啊,网络作家这行不是谁都能干好的!

  一句话,一切为了生存。唐叶手头有几个小钱,买台电脑也得合计着,混了几年也只图了个清闲自在。

  在一次恶**通事故中,唐叶重生在这个时空同名同姓的人身上,并且继承了一些记忆。荒野中,他从三十八具被绞杀的尸体下爬起,借助夜色一路逃亡。

  “在这个世界,从前那个唐叶的父亲身为堂堂的一品军侯,勇绝三军。唐家三代勇将,世代忠勇,为朝廷留下多少汗马功劳,数都数不清。可到最后呢,换来了一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而我这幅身体,虽然号称是追风级强者,在偌大京城的世家子弟中,堪称新一代翘楚。但实际上,在那人才济济强者如云的皇城当中最普通的一个卫队长,也有我这样的实力。现在这个唐叶满门被绞刑,若不是我穿越过来,早已曝尸荒野,变成一堆白骨了。”

  初来乍到,这个过程却惨不忍睹,当初唐家少主只剩下一丝半缕的游魂。他最多的感受是无尽的同情和悲悯!

  “兄弟,我不敢保证一定会为唐家报仇,但至少我会答应你,唐家不会亡。我会好好活着滴。”

  唐叶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后怕。他很明白唐氏一脉被扣上“叛国通敌”罪名后的下场。自己重生,说是幸运,实则落在一个悲剧家族的子嗣身上。而今之策还是自保为上。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远遁他乡,并且隐藏实力的真正原因。

  “叶子,你给我下楼,还磨蹭什么,刘守备来了还不迎上去,难不成让我亲自接客啊,你在上面再磨蹭,老娘晚上让你吃豆腐——!!嘻嘻~”沉思间听到楼下一声吆喝,柳青青娇滴滴的声音让人一听就会酥到骨头里。

  柳青青正在桌子上盘数着李大福还账的那些碎银,但是她天生敏感,眼神很快瞄上院门外的停下的枣红马。

  姿色不俗的柳青青是望月楼的主人,二十一岁,丧夫已有几年。

  但她这个人天性乐观,而且对唐叶格外的“关照”。

  譬如说夜里打烊后会把唐叶叫到房间“指导工作”然后假装很累直接卧床,偶尔也会留门缝沐浴更衣……

  这种暗示,傻子都知道什么回事!

  只要唐叶愿意,从此再也不用流浪天涯,可以在这阳关小城里扎下根,也算有了基业。

  唐叶也曾考虑过,有这样一位风情万种的美妻暖暖床,赚些银子,相当的惬意……这也是他偶尔会纠结一下的地方。

  一听说刘守备来了,唐叶立刻从后院钻出来。

  来人正是刘嵩,阳关城守备大人。刘嵩引兵一千镇守阳关城是这里最高行政长官,四十余岁看上去一脸肃穆。但在别人眼里这家伙是一个官迷,脸冷心热,一见唐叶,两撇小胡子翘得老高。

  和唐叶之间似乎有很多纠葛。

  两条板凳上,唐叶和刘嵩一人踩一条,双目怒睁。气冲斗牛。顿时周围鸦雀无声,几桌客人似乎也感到一股剑拔弩张之意。旁边桌子上,放着大概一两多银子,这是两人的赌注。

  短暂对视之后就见两个人突然一跳,双手各自飞快的划拳,电光火石,气喘如牛。

  “一对夫妻”|

  “二人同床”

  “三更半夜”

  “四对脚掌”

  “五指乱摸……”

  “陆,陆……搂(六)在怀中”

  “刘总,我饶你一把,出错了两指开叉,输了你再翻一倍。不行,不行。重新来……”

  “搂在怀里,骑(七)在身上……”

  这刘嵩不是一般人,能身为边关卫戍守备,武学修为本来就比唐叶高一个档次,再加上唐叶又不能完全暴露实力,所以两人在划拳的时候总是被他抢到先机。

  武学境界越高,出拳速度自然越快。

  唐叶胜在嘴皮上略胜一筹,终于抓住一个机会,唐叶一把捏住刘守备拳头。

  “你又输了。你刚才说八开衣服。九呢,九呢……你该出掌不是出拳,群众眼光是雪亮的,输不起啊,输不起就别玩了。想和我比划拳……你道行还浅着呢。”

  刘嵩又想耍赖,不过一看旁边观战的众人都是一副鄙夷的神态,那样子好像只要他再抵赖,就混不进这圈里了。

  “叶子!”

  “输了给钱……”唐叶一把将桌子上银子揣进腰包,哈哈大笑眼睛眯成一条缝,“你翻倍输的那个儿,算老子今天请你喝酒了。待会你买单,算我请客。”

  大气吧!

  唐叶是什么东西,酒楼里的小厮,竟敢在守备大人面前如此猖獗。

  这让旁边看官们都吓得铁青。

  没想到,刘嵩却是热脸贴上冷屁股,一脸的欠抽型,“叶子,你不是说今天有新游戏吗?怎么得,别吊我胃口了。”

  “你等着,我去取道具。待会让你开开眼界……”说完唐叶一溜烟跑了。刘嵩见众人嘿嘿的乱笑,怒道,“都给我闭嘴,闭嘴,你们看不出我是让那小子的吗?”

  “是,是守备大人让他的,那小子笨的像头猪。”

  柳青青也在旁边打趣。

  不过听起来更像是在骂刘守备。

  说起刘嵩,这个守备大人还真有点意思!

  自打唐叶和这厮第一次照面起,就改了一下称呼。

  “刘总。”

  唐叶叫刘嵩为刘总,刘嵩一下子和这小子认识了。是啊,凡事加个“总”字,听上去为啥就那么的贴心呢!

  这阳关城除了每月惯例整顿操练,基本上就像个土匪窝,刘嵩一有机会就来望月楼,隔三差五的还带几个军中闲职小官,来这里和大家赌赌小钱。不过都是输得多,赢得少。他也不生气,总是乐呵呵的,原因?

  那些都是黑钱啊!前不久端掉一窝马贼,就搞了赃银千两之巨,而上报朝廷的只有百余两,其他都被黑掉了。

  身为守备,除了每个月正常俸禄,能捞好处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刘守备其实又是一个极为精明的人,平时佯装一副混在军伍不求上进的样子,在这朝堂党朋之争影响下,对立阵营到处都是杀杀杀的刀光剑影,不死你死就是我亡,又何尝不是一种明哲保身的手段?

  (新书上传,请加收藏!)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