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红家丁

  开元四年,冬初。昨夜下了一宿雪,阳关城内的望月酒楼,揽客的大旗已被冻僵。

  “伙计,来一坛子二十斤的桂花酿。”

  “把最好吃的都拿来,酱蹄子,什么的……统统都上来。好东西别藏着啊,我今天带了不少钱。绝不会赊账。只要把大爷们伺候好了。兴许待会赏你一两块碎银。”

  “再来两条黄羊腿。烤焦一点,不然我李大福不买单……什么,没有黄羊了,那山羊腿也行。啊哟喂,乔四爷——我就知道您好这一口,来,我们喝上,走起,走起……今天不醉不归。”

  ……

  “各位请慢用。”

  “滚……”

  唐叶前身刚退,就听到嘎吱一声。漏风的木门被里面的客人一脚踢关起来。

  身为望月楼首席小伙计,唐叶见惯了这帮狐假虎威的客人?听着里面一阵吆五喝六的嘈杂声,俊朗而精明的表情上,挂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还想吃霸王餐?看我今天怎么治你!”

  半个时辰后……三五个喝得差不多的人摇晃着站起。

  在门口恭候多时的唐叶哗啦一声推开门。眯眼笑问,“几位客官,今天是哪位宴请啊。承惠四两三钱银子,店小概不赊账。”

  一听说要买单,众人阵风似的下楼。

  “啊喔。今天是李老板请客。和我乔四没关系。走了……”

  “嗯。我赵荣也和乔爷一起回吧。去我那喝喝茶,哈。”

  “加上我一个。”

  只剩下唐叶把李大福堵在屋内。

  “李老板,老板娘今天有任务。来……我们把账目清一清。”身为伙计,就要有伙计的操守。老板娘柳青青肯定是在楼下等着唐叶的消息。

  酒足饭饱的李大福身材高大,挺着一个皮球肚。上下打量了一遍唐叶,趾高气扬地,“喂,怎么结账的是你这混小子,让你们老板娘来。让她来,我结账。不来,那就挂着吧。”

  李大福是这里常客,不过也是个老赖,挂在望月楼这里的账单都在唐叶手里,已经有一寸多厚。

  大账小账,折算下来有近百两银子!

  李大福之所以敢这么干,原因只有一个,望月楼的老板柳青青是个寡妇,并没有什么依仗。长得又好看,要不是他家里有个母夜叉,早就对这里有了歪心思。所以隔三差五的,就来这里吃一顿,能赊能挂,只要不给钱就行。

  而且,李大福有事没事还调戏一下老板娘,唐叶忍他很久了,这叫无耻没下限。

  唐叶把门一关。

  “坐下?”

  “你这个死伙计,难道也和我动手不成。”李大福仗着自己五大三粗的彪悍体格,没有把眼前这个单薄的小伙计放在眼里。再说了,早就听闻这个叫小叶子的伙计和柳青青眉来眼去,李大福莫名产生一股想要揍人的冲动。

  “我给你算两笔账。”唐叶左手抄起算盘,也不问李大福,左手哗啦啦拨弄算盘珠子,动作非常熟练,但是,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李大福。

  “李大福……你和杨屠夫家的儿媳妇搞到一起去了,上个月十五,二十六,这个月的四号,你跑到杨屠户家的后门干什么去了?这个杨屠夫年轻时因为媳妇**杀过那对狗男女,蹲进班房。你想想,他家儿子虽然懦弱,可老子不是,他要知道你这些破事,还不会像剁猪下水一样的把你给撕了?”

  “喂,你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李大福吓得够呛,喝完酒红通通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你个臭伙计不要造谣啊,我告你去,我告你去。来,今天饭钱我给你。”

  李大福哆哆嗦嗦的摸出一块银子,仍到桌面上。

  “别急……这是今天的。还有这一沓子欠条呢?”

  “欠条?没有……没有,老子就带了这么多钱。”

  李大福感觉自己被人敲竹杠,义愤填膺的整了整衣裳,就要出门。

  唐叶一阵冷笑,把银子收进兜里。

  “慢着,李大福。你那点破事……我真不想说。但我这个人吧有个缺点就是就是嘴巴漏风,藏不住话。前不久我去你哥家帮他送盐,怎么发现你趴在人家门缝上,后来我一想吧,不对,就看到里面有个影子,好像是个女人在洗澡。我左想啊,右想,到底是谁在洗澡呢?不会是你嫂子吧。我想你也不会那么龌龊,小叔子偷看嫂子洗澡……那不是天打五雷轰的事情。”

  “停住!绝没有这回事,那是……那是,有人在屋子里打蚊子。”

  唐叶冷笑,“秋天也有蚊子?好,就算打蚊子。那我问你,你在赌坊和人家赌牌,欠人三百多两,连田契也质押出一半,那也是假的?我可是天天盯着你,这不会假吧。你家母夜叉要是知道,我看你这双手是保不住喽。”

  “你这个鬼东西,你盯着我干嘛?”

  唐叶哈哈大笑,他是吃定了这个老赖。只见他从袖管内掏出一张白纸,摊在了老赖面前。

  李大福一看整张清单,整个人都快站立不稳。

  原来唐叶早就把李大福的田产、地产、铺子什么都算在一起估了个价,然后把这家伙在外面欠的一屁股烂债一应减除了。李大胖子竟然快要破产了!

  喔,不,这应该叫资不抵债。

  “呢——今天我就给你一条明路,你那些帐自己回去慢慢平,谁也不知道,还能平上去。我要是往外一放风,你就等着回家被扒皮吧。到时候别说日子不好过,就连房上的瓦片估计都要被掀了。所以,我这个人好人做到底,替你保密,还请你把我们这账结清了。”

  唐叶每说一句话,那李大福就抖一下,颤颤巍巍酒醒了一大半。

  “狠,你……你真狠。没想到,柳青青下面还有这么一个狠玩意。”

  “结不结账?”

  “结,我结……”

  唐叶不等他说完,一手伸进胖子的褡裢,将藏得很深的那包银子给抠了出来。

  “走吧!”

  “我可以走了……?”

  李大福浑浑噩噩,感觉像做梦一样。

  唐叶转脸变成一副温和笑容,鞠躬送客,“李老板请慢走,望月酒楼欢迎您……望月酒楼欢迎您!”

  ……

  ……

  处理这李大福的欠账,唐叶没少下工夫。

  不过,这也怨不得他,不是他下手狠,而是老赖太可恶。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难道,我真要在这样的边陲小镇度过这一辈子吗?”

  沉思间,唐叶突然想起忘记给昨天新进的那批酒坛子里兑水。

  不然待会那个黑心恶毒而又温柔漂亮的柳青青一定会骂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