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羽

  穆羽也很奇怪,为何师父一定要他下山游历江湖,师父拖着瘸腿断了一臂还硬是不用自己照顾,还把他的宝刀焱狱刀塞给了自己,交代了一句记得没事擦一擦就用他那条瘸腿把自己一脚踹下山了。

  “大荒演武,这是什么?师傅让我去参加大荒演武。”穆羽默念着手里的纸条。“先去山下问一问吧。”

  独秀峰固然险峻,却也难不倒自小就在这里长大的穆羽,沿着盘山小径一路向北,穆羽来到了最近的洛水城,轻舒一口气,他提起包袱,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走进城门。

  “停下,通行证”一柄战斧突然横在穆羽身前。“通行证?”穆羽抬起头,疑惑地问。“最近城里多处发生命案,城主发布了禁令不准闲杂人随意进出城门”卫兵指着城墙上贴着的一张纸说。“不过嘛,有些时候规矩也是可以通融通融的,只要你有。。。”说着,卫兵轻轻捻捻手指,看着穆羽有些消瘦的身形,眼角闪过一丝贪婪之意。把穆羽引到一旁的角落里。

  “哦,这可是城主的禁令,你不怕上面的人查到你吗”穆羽眼角一挑,反问道。“小少爷你可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苦,一天到晚在这太阳底下站着还没什么油水可捞”卫兵耸耸肩“有时候就只能出此下策,看在小少爷和我有缘的份上,十两银子,价钱公道,童叟无欺。”“成交!”穆羽把一个钱袋抛过去,接过来卫兵的通行证,哼着小曲继续进城。

  “通行证哪需要钱,小孩子就是好骗”望着穆羽的背影,卫兵轻笑了一声,继续守在城门口。

  “才二十两多银子,真是穷鬼。”穆羽掂了掂随手从卫兵顺来的钱袋“不管了,先找个地方打听一下大荒演武的事情吧。”

  临近傍晚,酒家里充斥着吵闹声,“小二,这大荒演武有什么来历”穆羽品了一口茶,随口问道.”客官你这就孤陋寡闻了,这大荒演武可是每五年一次的武学盛会,那时无数能人异士都会汇聚到青阳派的天极崖,像是毒魔高降,两仪剑郭杨名,妖人陈嘉儿这等高手都是在这个盛会上一举成名的。”小二笑道

  “青阳派?”

  这青阳派可是如今天下六派之首,门内武学典籍无数,掌门汪青云更是一身武艺出神入化,据说曾独战大荒演武前十中的三人,击伤两人后潇洒离去,多少武人挤破脑袋都想进去做一名普通的弟子,也只有这种门派才有资格,有能力举办大荒演武吧。客官莫不是也要去参加这次的大荒演武吧。”

  “就这种小少爷也敢去大荒演武?现在的人可是越来越会说大话了。”突然在里侧的位置传出了一声大笑,一个大汉扒开人群,坐到穆羽对面,喷着酒气说。

  “参加与否是我的自由,用不到他人评定吧。”穆羽依旧不紧不慢的品着茶,眯起眼睛,打量起对方。异于常人的身高,浑身的肌肉不过分突出,却仿佛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外家高手!”穆羽暗想。“真不是我雷海小看小哥你,就你这身板还是帝都的雅风诗会更适合你”雷海嘿嘿一笑,继续向嘴里灌了一口酒“要不我们比划一下,我也不欺负你,只要你能让我从这个凳子上离开就算我输。”

  话音未落,一股劲风向雷海袭来,穆羽不知何时一个翻身将腿从桌子下抽出,单手撑在桌面上对着雷海左肩就是一个凌厉之极的鞭腿。“好快!“雷海眸子一缩,赶忙提气,伸手欲挡。“磅!!”一声巨响响彻整个酒家。嘈杂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你输了。”穆羽收腿坐下。“好硬的身体,我的腿竟然被震得发麻。”穆羽望着对面的雷军,暗暗惊讶到。

  “怎么可能,我不还是好好坐在这里吗。”雷海揉了揉发麻的左肩,逞强道。

  “看看你身下吧”

  雷海看了看自己的身下,不知何时凳子早已经被震得四分五裂,他没有失去平衡是因为他的脚已经陷入地下。“收回我之前的话,你很强,没想到我能在这里遇到像你这样的强者了”雷海眸子里的战意越来越浓,再无一丝醉意,势如猛虎,他站了起来,身上突然响起一连串清脆的声音,气势一下升到了顶点“最近一直在赶路,还有个书呆子一直妨碍我找人打架,今天终于能痛快一次了”

  “乐意奉陪!”穆羽起身向外面走去,“你总不想毁了这个店家吧。”

  “也是。”雷海摸了摸脑袋,摸出几两银子递给小二,“凳子的钱我赔了。”旋即跟着穆羽来到一个开阔的空地。

  “师傅总说我现在的功力只能勉强排在大荒前一千,今天就趁这个机会和师傅以外的人交手,看看我到底如何。”穆羽想着这些,左腿在身前虚划一道圆弧,身体微曲,右手前伸。“来吧。”

  “拳法?你身上挂的刀难道是摆设吗?”

  “那就看你有没有实力让我拔出来吧”

  “好!”只见雷海毫无征兆的消失,下一刻几乎要冲到穆羽面前,几乎很难想到那么巨大的身躯竟能爆发出如此的速度。随即毫无花哨地一撞,带着强绝的力量轰向穆羽。

  “不能硬接!”穆羽从扑来的劲风感到了一丝危机,他一个翻身,险而又险的躲开了致命的一撞,一脚踢在雷海胸口,借着反冲的力道拉开距离。

  “小哥,招式虽好,但是力量不够的话就只是花架子了”雷海毫不在意地揉了揉胸口。

  “只有一身子力气还是去当伙夫吧,船坞的老爷们可是很慷慨的”还是同样的姿势,这次穆羽竟然连眼睛都闭上了!

  “那就再吃我一记撼山吧”雷海微微蹲下身去,一脚踏出竟在地下留下一个清晰的印子,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奔向猎物。

  诡异的是,当雷海的肩头刚触及穆羽身前的手时,一股奇特的力道竟从穆羽的手中传出,穆羽以右脚为轴转过半圈,那股力道竟黏住雷海,让他不由自主的改变前进的轨迹,而这他的力量也被悄然化解。

  “小把戏还没完了!”雷海又一次催动内力,霸道无匹的力量震开了穆羽的手,但眼前却没了穆羽的身影。

  穆羽已经在他的身前。

  “你要力量,是吗?”穆羽猛然舒展身体,脊椎随之一阵爆响,如同一张绷紧的弓射出弓矢。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掌印狠狠的轰在雷海身上,然而每一记攻击都爆出仿佛金铁交鸣的声音,“好硬的身体,果然外功高手的防御还是很可怕的。”穆羽感到从手上不断传来的反震之力。

  “打够了没。”话音未落,雷海用一记重拳将穆羽轰开,吐出了一口血,“呼——,舒服多了,我现在怀疑你到底是谁的弟子,移星手,千叶掌这都是有名的绝学,江湖上好像没有这号人物。”

  “师父只传了我这一套拳法,我可不知道什么移星手,千叶掌。”穆羽晃了晃发麻的双手。

  “无所谓了,现在我更期待你的刀法了。”雷海凝重的看着穆羽,“看来撼山是对付不了你,那这招如何”说着雷海提气,右臂青筋迸发,显示出青黑的颜色,下一个瞬间,他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穆羽面前,一拳轰出。

  “碎海!”

  “!”穆羽瞳孔一缩,炎狱刀立刻出鞘。激起的气浪扬起了灰尘,弥漫了整片空地。

  许久,灰尘散去,空地中却多了一个人影。

  “你这大蛮牛真是,脑子里全是肌肉,能不能多一点其他的东西”只见一个蓝衫男子立在穆羽和雷海中间,左手格开雷海的右臂,右手的扇子将刀缓缓推回刀鞘,男子眯着眼睛,笑道。“这位小哥,可以的话能不能卖我柳绍一个薄面,这事就这么结了,这头牛我回去会教训的。”

  “青城柳家”

  “正是”

  “管好你的朋友”说着穆羽转身离去。

  望着穆羽的背影,毫无征兆的,柳绍突然吐了一口血,“书呆子!!”雷海赶忙上前想要扶他,却被他挥手打断。

  “好强的刀意,看来我柳某也有托大的一天,”擦干嘴角的血,柳绍打开扇子“我原以为在同辈中除了那几个怪物我已经不惧任何人,现在看来却是我太过自大。”

  “看样子那位小哥也要参加大荒演武,这次不过瘾,在那里再和他交手吧”雷海笑着说。

  “在这之前,你怎么又找人打架了,这次是不是要我把你绑回客栈呢”柳绍转向雷海,微微打开了眯着的眼睛,身后仿佛笼罩着了黑色的气场。

  “书呆子你不是认真的吧,你现在的眼神超可怕”

  “当然不是了——”柳绍瞬间闪到雷海背后,对着雷海的后颈就是一记手刀,确认雷海已经晕厥后,柳绍无奈的叹气,自言自语道“当初就不该答应雷伯伯带这头笨牛一起走,一路上给我惹了多少麻烦”

  “炎狱刀吗,看来那家伙教出了一个不错的弟子”于此同时,远处一个中年人倚在屋檐上,又向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酒,“哪天再去找他喝几壶吧”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