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仙

乔云婷想着王平才刚刚走,应该并没有走远,所以一路追了下去。

这一幕看的身后的段玟玉一阵纳闷,不仅暗暗想到,这王平不会得罪了这小祖宗吧。

这么一想,她也急忙跟了上去。

但两人仅仅下了一楼,就被人群给堵住了。

“王神医,乔医生,王神医在吗,我们要感谢他。”

不说乔云婷,后面赶上来的段玟玉直接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乔医生,王神医在哪呢?”

乔云婷被问的很是尴尬,总不能说王平被开除了吧。

就在这时,那男子再次说道:“乔医生,我是记者,我打算明天采访采访王神医,我一定要把今天的事儿传扬出去,让咱们市的中医院名扬全国。”

她的话说的乔云婷更加头疼,现在的问题是王平根本就不在市医院上班了呀,他们口中的神医,可是已经被医院开除的啊!

此时此刻,乔云婷的心中着实的复杂。

而段玟玉心中剩下的可就不仅仅是复杂了,更有震惊。

而此时被他们寻找的王平,却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公交。

唉,这层桎梏,究竟要困住我多久呢……

坐在车上,王平目光无神的看着窗外,心中的思绪却是飘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被医院开除,王平不在乎,救了一个频临死亡的人,王平也不在乎,对他而言那不过只是一件分内之事而已。

王平真正在乎的,是阻碍着自己修为进境的那曾桎梏,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突破。

此时只是下班的晚高峰时间,路况并不好,当到了王平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随便在楼下吃了点东西,王平回到了自己家。

随后,他直接盘膝坐在了床上,闭目静修起来。

王平修炼的是《玉龙擎天诀》这本功法共有七十二重境界,前面两重的时候,王平基本上都是三年一重境界,十二岁修行至今已经十三个年头,但这第三重境界却就是提升不上去。

所以王平不得不下山入世,寻求心境上的一种改变,以求能够突破桎梏。

但下山的时间也不短了,却至今都没有什么好转。

静修片刻,王平不得不睁开了眼睛,依旧没有丝毫的松动,第三重境界的瓶颈就仿佛一堵宽厚无比的城墙似的,即便他撞得头破血流也仍然不见丝毫起色。

火种认取真凤,水中识取真龙……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回想当初下山之时师傅给他的话,王平不仅低头沉思起来。

哗哗……

嗯?

正沉思着修炼的事情的王平突兀的听到了一阵水声。

哪里漏水了?

王平心中好奇,不由从床上站了起来,接着整个房间检查了起来。

不一会,王平知道为什么了,其实并不是他的房间漏水了,而是隔壁有人在洗澡。

王平住的这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即将拆迁的老住宅区,而之所以住这里的理由,就是因为这里便宜。

王平刚刚入世,身上带的钱并不多,所以落脚的地方就定在了这里了。

搞清楚了怎么回事,王平也就不再多想了,正准备回床上继续修炼,却发现旁边墙上正在冒着气。

什么情况?

王平不仅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一个正在洗澡的妹子直接映入了王平的眼帘,看的王平直接惊呆了!

在他的隔壁间的确有人在洗澡,而且洗澡的是一个容颜祸水的妹子。

肌肤胜雪,柳腰芊芊一握,翘臀,丰胸……

向脸上看,王平浑身都是一震,只因正在洗澡的娇人容颜绝美!

瓜子脸,大眼睛,粉唇禁闭更显的娇美动人。

看着看着,王平不由自主的就热血沸腾起来,更是在不知不觉间搭起了帐篷。

很快,隔壁那祸水一般的姑娘开始擦沐浴露了,这下子更让王平血脉喷张了。

猛然间!

王平一下子就把眼睛离开了那个小窟窿,嘴上不住的呐呐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连带着王平还咽了口口水。

因为修炼的关系,也因为山中人迹罕见的关系,王平自从十几岁之后就没怎么接触过女性了,而现在却让一个这样的人直接看到了以上的画面,这如何能让王平保持平静?

但就在王平不断的念叨着非礼勿视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到一直阻碍着他的瓶颈竟然在这个时候有了丝丝的松动!

这……

王平不仅连忙盘膝坐下,细细体会一番之后,瓶颈竟然真的有了一丝松动。

难道是因为我看到了那个的关系?

这么一想,王平的脸不仅一下子红了起来。

但一想到松动了的桎梏,王平不仅又朝着那个小洞看了过去。

此时,隔壁的浴室之内,那位美娇人已经在用沐浴露清洗下身了,挽着腰身的她正好背对着王平,让王平能够直接看到那神秘地带。

瞬间,王平只感觉浑身发烫,桎梏松动的迹象更加明显,但同时也看的王平难受无比。

清洗了好久,美娇人不仅把水龙头拿了下来,接着近距离的冲洗了起来。

随着水珠倾盆而下,美娇人的娇躯之上的泡沫直接被冲散,随之露出了美娇人那堪称黄金比例的雪白娇躯。

看到此处,王平直接感觉到了一阵口干舌燥,嗓子眼内就仿佛有团火在熊熊燃烧似的,但他却顾不上喝水,此时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被眼前的美娇人给吸引住了。

那平坦的小腹,傲然耸立的山峰,挺翘的……

这一切的一切,每动一下,每触碰一下,都能让王平血脉喷张!

而瓶颈的松动,也越来越明显!

但现在的王平却并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

突然间!

“妈的,死三八,我知道你就在里面呆着呢,给我出来!”

哐、哐、哐!!!

随着叫骂声和砸门声,王平的思绪被打断了,还吓了一跳,连带着突破桎梏的感觉也消失的荡然无存!

“苗千叶,你给出来!”

苗千叶?

王平眉头一皱,听声音,声音是从隔壁间传来的,难不成她租了我隔壁的房子?

想着,王平不仅再次朝缝隙之内看去。

而隔壁的卫生间内,苗千叶正神情慌乱的冲着身上残存的泡沫呢,看那样子,似乎很是恐惧的样子。

什么情况?

正想着,外面砸门的声音更大了!

“你出不出来,不出来我可踹门了!”

明显的,苗千叶更慌乱了,已经开始擦拭身上的水珠了。

王平皱起眉头,虽然外面的人语气不善,行为更不善,但这却是人家的私事,王平也并不想管。

不过想到被打断的感悟,王平还是心头一阵窝火!

而此时再看向洞口的时候,王平已经发现苗千叶不在了。

想来是出去了……

摇了摇头,王平不仅躺会了床上。

直到现在,王平回想起刚刚的情况还有点匪夷所思。

数年来都不曾有过半点松动的桎梏,在刚才为什么就有了松动的迹象了呢?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