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绝代狂妃

看到她不断变化的神情,轩辕澈心底的怀疑越来越盛,难道刚才她在水里,真的伤着了脑子?让她失去了之前的所有记忆?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拓跋灵苦笑道。

“想不起来也好,你现在只要记得,你是将军府内的二小姐就好了!”轩辕澈也不逼她,只淡淡的开口说道。

“那你是谁?”拓跋灵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轩辕澈。

看着那双璀璨如天上繁星的眼眸,轩辕澈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霍地触动,他眼神温柔的凝着她,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说道:“你早晚都会知道我是谁的!”

“切!要不要这么神秘!”拓跋灵无语的冲他翻了翻白眼。

“好了!天不早了,你该回去了!也别让你娘哭的太伤心了!”此话一出,轩辕澈就一把抱起了拓跋灵,然后在她震惊且新奇的目光中,如一道残影般的从树上掠过,然后又落到了另外一边的池塘边上,看着她那瘦削的小脸说道:“见了你娘之后,知道该怎么说吧?”

“嗯!”拓跋灵点了点头,天知道,她现在满脑袋的浆糊,她一直都不敢相信,小说上的狗血剧情是不是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她现在是穿越了还是怎样?

轩辕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以一个极其潇洒的姿势在她的面前飞走了,这让拓跋灵很是郁闷,为什么他能飞,而她却不能,任凭她如何展开胳膊,都不能飞起半步,甚至还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摔的她屁股都疼的惨了。

许是她在这边的动静太大,惊到了寻找她的月夫人以及小丫头,两个人急急的跑到这边来,正看到揉着屁股喊疼的拓跋灵!

月夫人的眼泪瞬间就扑簌簌的落下,她踉跄几步跑到拓跋灵面前喊道“:灵儿!我的灵儿!你怎么样?”

“我没事呀!”拓跋灵冲着月夫人眨了眨清澈的眼睛,展颜一笑。

月夫人顿时被她的笑容惊呆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家女儿笑的这么明媚过,自打她被人称废柴之后,她看到的只是她终日惶惶的模样,何曾见过她露出这样的笑容过?

“怎么了?”拓跋灵眼看着月夫人像是傻了那般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咬唇看她。

“小姐?你这身上怎么湿漉漉的?”小丫头摸到了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便担忧的问道。

“刚刚一不小心掉下水里面去了!”拓跋灵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月夫人紧张的将她搂在了怀里,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个遍,直到她说:“我没事的!身上没有受伤!”

“那有没有被水呛着?”月夫人着急的看着她问。

拓跋灵没有回答,眼神热热的看着月夫人,她前世没有父母,自然没有体会过娘的疼爱,而这次她穿越过来的这具身体竟然有如此一个温柔体贴的娘亲的时候,她的心里竟是暖暖的!

“娘!我真的没事!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的么?”拓跋灵冰凉的手握着月夫人枯瘦的手掌说道。

“嗯!好灵儿!”月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自己身后披着的斗篷往她的身上披去!

“娘!我不冷的!”拓跋灵连忙推拒,她又不傻,自然看出月夫人身体瘦弱,且脸色苍白,自然是体弱之身,若是穿了她的斗篷,那她就会着凉了!

“穿上!”月夫人虽然板着脸训斥她,但是那眼底的温柔却是无法假装的!

“嗯!”拓跋灵心里一暖,任由月夫人给自己披上了斗篷!

当她回去她们所住的小院内的时候,她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境遇凄惨,破败的院子,以及那如豆的灯火,这还不算,进去屋内,当看到破烂的桌子,还有那缺了腿的凳子的时候,她的眼底就涌动起怒火来!她明明是个小姐好吗?住成这么个样子,也算是小姐吗?

月夫人像是早已经司空见惯眼前的处境了,她让小丫头下去给拓跋灵端来了锅灶里面温着的饭菜,然后自己先给她去找了干净的衣服让她换上。

衣服虽然破旧,但是穿在身上暖暖的,暂时压下了拓跋灵心底的那一股子的难受!

当饭菜端上来的时候,她好不容易压下的火苗又蹭蹭蹭的蹿上来了,那简直不能算是饭菜好吗?除了,烂叶子,就是窝窝头,她就算是在孤儿院的时候,也没吃过这样的饭呀!

“娘!就吃这个吗?”拓跋灵看着那烂叶子,实在是觉得难以下咽。

“好灵儿,现在时辰晚了,娘给你挖不到新鲜的蔬菜了,等天亮了,娘去山上给你寻!”月夫人一边替她洗着衣服,一边温柔的说道。

想到娘身为一个夫人,还要亲自去山上去挖野菜,她就挺心疼的,连忙说道:“娘,我吃这个就行了!”

“小姐,夫人把好的都给你留着了,我们吃的是菜根!”一旁的小丫头低声说道。

拓跋灵手中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也没说话,直接把菜叶子夹进了嘴巴里面,慢慢的咀嚼了起来!

一顿饭吃的沉闷,没多大会,月夫人就疲累的去了内室睡去了,而拓跋灵却是睡意全无,她一下子抓住了正在收拾的小丫头的手,沉声道:“你过来!”

“小姐?你干什么?”小丫头眨巴着一双疑惑的眼睛奇怪的看着她。

拓跋灵用力的咽了咽唾沫说道,“我是你的小姐对不对?”

“对!”小丫头小鸡啄米一般的猛点头。

“那我说的话,你都言听计从是不是?”拓跋灵凝声问她。

“是!”小丫头心中忐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却依旧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替我保守秘密?”拓跋灵深吸了两口气温她。

“小姐!你难道不信任奴婢了吗?”小丫头听完她说的话,竟然眼圈都红了。

“不是不信任,而是事情有点匪夷所思,我担心你会说漏了嘴,惹出大麻烦来!”拓跋灵皱眉道。

“小姐,你放心,奴婢保证对你忠贞无二的!要奴婢给你起誓吗?”小丫头瞪着圆圆的眼睛问道。

邪王的绝代狂妃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