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傻夫忙种田

“咦,三婶说了什么话吗?我这耳朵似乎受了损,听不清楚。”

云芳缈其实不在意赵慧说了什么,实际上就算她不说,云芳缈也猜得到,无非是秋收还没完,要拽她这伤员去干农活——否则,赵慧又怎么会特地来这个四角透风完全入不了她眼的小小茅草屋呢?

赵慧横眉竖眼,一手叉腰,另一手指着云芳缈,十足的泼妇姿态。顾柘瑜方一听云芳缈说耳朵受损,哪里不知道是赵慧惹得云芳缈不快活了,于是高高扬起扫帚,嚷嚷道:“你快走,你快走,我要照顾渺渺了!”

赵慧气得脸色发白,喉咙里一大堆骂骂咧咧的话还没来得及蹦出来就只得和着唾沫咽下去了——她不是怕这小傻子,不过是吃他们家白饭的野种罢了,可偏偏就是这么个傻子,力气大得吓死人。上一回耍弄他不成,还不小心被他推了个仰倒……

人总是欺软怕硬的,赵慧也不例外,可是普通人也就算了,还能说一说,骂一骂,可这个傻子懂什么呢?他只知道护着云芳缈那小蹄子罢了!

“呸,还不如死了算了。”

赵慧朝门里吐了口唾沫,这才解了些气,扭着腰肢就要离开。

可云芳缈又哪里是个受气包?她这会儿还没从被张恒和左芊芊的背叛中冷静下来,这平白无故穿越一遭就够郁闷的了,原本还想着这块地儿没踩热乎,能不得罪人便不得罪,可是赵慧这厮实在是欺人太甚,要是不呛一呛,还真以为自己多不得了呢。

云芳缈上辈子摸爬滚打,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识过,赵慧这样的乡村妇人,不过是最愚昧无知的人罢了。

“三婶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三婶不要担心,芳渺定会比三婶长寿,就不劳烦三婶操心了。”

赵慧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她听了云芳缈的话正要发作,谁知顾柘瑜眼疾手快,“嘭”得一声关上了门,差点将赵慧的鼻子给撞歪!

顾柘瑜对着云芳缈嘿嘿傻笑,似乎是在讨表扬似的,全然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

“你真是……”云芳缈无奈发笑,真是个傻子啊。

从原主的记忆里,云芳缈大概知道了顾柘瑜的一些事情。他原本不是方河村顾家的孩子,而是被人送来的,来到方河村的那年,顾柘瑜六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可惜却是个傻子。

而方河村的云芳缈呢?她原来不是方河村人,只因为故乡前几年闹灾荒,一家人跋山涉水出逃,可惜人在天灾面前尤为弱小,走到方河村,家中父母不得以将她卖给了顾家当媳妇。

想起这事,云芳缈不由得看了看顾柘瑜。顾柘瑜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又不是顾家的子嗣,即便顾家人同意照顾顾柘瑜,心里肯定也不痛快,于是他们便早有了要将他赶出门的意思,可是平白赶一个傻子,怎么也说不出去。

正当这时,受灾荒迫害的云芳渺一家路过方河村,饥肠辘辘,迫不得已要卖掉自家的孩子。

顾家人一合计,这不就是个办法吗?孩子成了亲,自然是可以让他自立门户的!

于是顾家人只用了几个馍并一袋糙米就将云芳缈买到手了。

而从云芳缈来到方河村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里,除了饭能吃个半饱,生活上并不比流浪时好过多少。

顾柘瑜在方河村里没有田地,云芳缈又只是个弱女子,再加上顾家人的做派,云芳缈每每被拉去给顾家做活,却从来没有得到他们一点正眼相看。

再加上这几年来云芳缈越发长大,脸蛋身姿都渐渐长开,又引得顾为真那登徒子贼心大作,每每随大房回到方河村,都会骚扰一下云芳缈。

而云芳缈的死,也与顾为真脱不了干系。

简单地将事情捋顺,不知不觉间云芳缈又有了些困乏,原主从山崖上摔下去伤得太重,她穿越过来能侥幸不死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顾柘瑜赶走了赵慧,心里正高兴,可是一扭头看到躺在床上奄奄的云芳缈,脸上的欣喜之意很快就褪去了。

“渺渺痛不痛?”顾柘瑜搬来了小板凳,坐在床边,语气十分清缓。

云芳缈有些好笑,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很痛了。可是她摇了摇头,“已经不怎么痛了。小鱼儿,我是怎么回来的?”

原主的记忆在落下山崖时就没了,而她又是在这茅草屋里醒来的,期间她到底是被谁救了呢?

顾柘瑜低下头,眼里划过一丝深意,可惜云芳缈并没有看到。“渺渺你昨天没回家,我就去找你,李大婶说你去山里了,我……我找了很久,然后看到你躺在那里,你没有动……”

顾柘瑜偷偷看了云芳缈几眼,俨然是个小孩子的模样。

云芳缈心里有些心疼,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个傻子呢?他会担心她,会不顾山里的危险去找她,这是很多很多智力没问题的人做不到的。

云芳缈上辈子是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她心疼那些孩子,他们有的身有残疾,却心思细腻,虽然被家人抛弃,却并不怨恨世界……可是他们是被抛弃的。

伸手抓住顾柘瑜有些凉意的手,云芳缈扯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已经没事了,小鱼儿,你要答应我,以后离顾为真远一点,他不是好人。”

云芳缈没有打算将自己受伤的真正原因告诉顾柘瑜,知道这些不好的事情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顾柘瑜声音闷闷的,有些低哑,“对,他特别坏,还会欺负我。”

得,这小笨蛋可一点也不笨,至少还知道趁机告状。

云芳缈稍微放下心来,她正受着伤,很容易疲惫,于是又叮嘱了几句,最后沉沉睡去。

顾柘瑜在床边站了一会儿,云芳缈已经入睡,这个人,这张脸,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又有些区别。

以前的云芳缈怯懦又自卑,就连和他说话都是傻愣愣的。可是落了崖,似乎……变得伶牙俐齿了许多。

家有傻夫忙种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