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归来遇萌宝

DAWN,黎明的意思,却更有醒悟之意。

不知为何,男子看着那刚劲有力的,不太像是女子笔迹的签名,心中莫名一凉。

DAXE的顶层,执行总裁办公室。

听到这个英文单词,言子归从一堆文件之后缓缓抬起头,目光沉沉,嘴角挂着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看上去深不可测。

男子哆嗦了一下,将合同展开递上去,笑道:“言总,这……就是那位黎明小姐说的全部的话,我一句不落地给您转述了,您看这个三百万……”

言子归简单地扫了一眼合同上的条款,没什么其他特别的,可是这个三百万,他莫名觉得仿佛在哪里听到过。

“那就三天吧,三天之后,麻烦你让这位黎明小姐出席我的订婚宴,我同意三百万收购D,但是我只有一个前提,我一定要见到这位DAWN。”

言子归笑了笑,唇角是惯常的漫不经心,看上去似乎就是一个哪里都好的富家少爷,领导能力一级棒,偶尔出入一下八卦新闻的花边头条,但是现在近距离看到他,男子只觉得快要被他眼底的冰冷给麻木了。

“对了,成哥你记得转告她一声,如果她能够将D挽救回来,我可以提拔她直接来总部工作。”

逆光的办公室里,言子归的脸有些看不清,明明只有二十九岁,但他身上那种压抑感,差点儿化成利刃,就差将人千刀万剐了。

逃也似的从办公室出来,成哥已经是满手心的汗。

他都开始怀疑自己上辈子到底干了什么错事儿,让他一天就遇到两个及其难搞的人。

看着屏幕上成哥传过来的消息,黎曼衣笑了笑,然后转头继续读着手机上的新闻——言萧两家再定婚约,拖延五年能否成功完婚!

一个订婚都能拖五年,黎曼衣的视线定格在言子归的新闻图片上。

那个俊逸的男子已经褪去了五年前的青涩,虽然在镜头前依旧是一副浪荡不羁的样子,可是他的那双眼,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温度。

心里莫名一滞,黎曼衣苦笑一下,立刻甩开脑子里那些不太正常的想法——此番回国她纯属无可奈何,提拔她的上司特意安排她回来和言家搞好关系,恩师之命,无从拒绝。

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既然她的孩子已经死掉,那么她和言子归之间,再无任何瓜葛。

所以到了订婚宴的当天,黎曼衣也只是坐在婚宴酒店的咖啡厅中,看着电脑上的设计图纸,静静地工作。

一个服务生女孩匆匆走过,也许是太着急了,竟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托盘里的咖啡撒了出来,把黎曼衣的衣服染了一大片。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女服务生看着年纪不大,一瞧黎曼衣的行头就不是什么好惹的客人,遇到这种事也慌了。匆忙道歉不说,手忙脚乱的样子更是让她把本来没撒的冰块也撒在了地毯上,混合着咖啡的颜色,简直是惨不忍睹。

黎曼衣默默叹了口气,自己就这么一条礼服裙,就这样被毁了。

不过她倒是没生气,一边用纸巾擦着自己的裙子,一边安慰道:“下次注意就好,你这是碰到了我,万一遇到什么刁钻的客人,难为你可就是情理之中了。”

服务生无比感恩地看着黎曼衣,点头哈腰地让她稍等,自己跑去联系酒店干洗的员工。

看着服务生走远的背影,黎曼衣微微感触,自己当年只身一人去了国外的时候,也是从这样端盘子维持生计做起。

虽然难,虽然苦,可是总有苦尽甘来的时候。

眼前忽然一蓝,黎曼衣微微一怔,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礼服裙。

再一抬头,这礼服裙竟是一个小男孩递过来的。

男孩子不大,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虽然年纪小,但模样却生得十分俊俏,穿着合体的小西装,像模像样地打着领带,一丝不苟。

一看就是富家的小少爷。

黎曼衣恍惚了一瞬,难得地露出了一个暖暖的笑容,却没有接这件礼服裙,“你是哪家的小少爷,怎么还随身带着女生的裙子?”

结果这小少爷倒是个性十足,他淡淡地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径直将裙子塞进她的手中,活脱脱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看着这条裙子好看,就拿走了,出来转了一圈,也就阿姨你最适合,所以就送你了呗。”

作为设计师,黎曼衣的手掌一接触到这条裙子,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裙子。

按照这线条,这裁剪,这面料,这设计,小少爷这“随随便便”拿来的裙子,保守估价六位数。

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清冷却又带着笑意的美女阿姨,小少爷不耐烦地问道:“你穿还是不穿?你要不穿,我就拿去扔掉了。”

黎曼衣一怔,“为何扔掉?”

“因为我不想让这条裙子穿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小少爷双手插兜,脸上带着几分和年龄不相仿的淡漠,又不失可爱。

那个女人?

黎曼衣抬了抬眉毛,没有多想,而是从手包里拿出一个很是精美的袖扣,“这是我的回礼。你的这条裙子我收下了,谢谢你。”

不知为何,这个看上去很牛气很拽的小家伙,很得她的欢心。黎曼衣仔细地看着他的眉眼,只觉得好像很熟悉,却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我叫阿棋,你呢?”小少爷盯着她的笑脸,呆了呆,这才做起自我介绍。

“我叫dawn。”黎曼衣刚想再说些什么,手机就响了,她匆忙拿起来看了一眼,朝着阿棋抱歉一笑,“先走了,再一次谢谢你的裙子。”

好不容易有点好感的美女阿姨二话不说就要走,阿棋的高冷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他刚想追上去再说些什么,胳膊却被拉住。

不怎么开心地回过头,只见管家满头是汗地喘着气,“小少爷你可别乱跑了,快把那条裙子还回来!”

阿棋一声不吭地挣脱开,懒得解释,一抬头却看到了言子归。

言子归一眼就扫到了阿棋手里的那枚袖扣,想了想,便让管家先离开了。

他蹲下了身子,揉了揉阿棋的头发,笑着问:“这是哪里来的?裙子又哪儿去了?”

阿棋鼓着腮帮子,依旧是一副清高得要命的小表情,“裙子我送给了一个美女阿姨,这是她给我的回礼!”

一看到萧逸那副拿着那条裙子,各种嚣张的模样,阿棋就非常不爽。

虽然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但是阿棋就是觉得,与其让那个萧逸穿,不如让更漂亮的阿姨穿!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老爸不但没骂他,反倒是非常耐心地将袖扣给他别在了袖口上,轻轻在他耳边说道:“我们阿棋干得好!”

娇妻归来遇萌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