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红楼隐新娇

绿瓦红墙,那一层层的秦砖汉瓦,紫柱金梁,每一样都极尽奢华之能事,只是在这本该光鲜亮丽的地方,却有那样一片地方,与这辉煌无比的地方格格不入,一眼看去,让人觉得阴森恐怖无比。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弃妇龙氏,善妒恶毒,祸乱宫闱,本应凌迟焚烙,车裂腰斩,今上天开恩,特赐鸠酒一杯,白绫三尺,即刻上路。”

太监尖细的声音在这黑漆漆的房间之中响起,在房间的一角,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安静的坐着,那宣旨的太监将鸠酒和白绫放在女子的面前,踢了踢安静的女子。

屋子传来的阵阵恶臭让那宣旨的太监紧紧的捂住自己的鼻口,看着污秽不堪的龙少锦,他的眉头紧皱,真是晦气,居然摊上这种差事。

“没事你们就可以走了,我怕我的死状太惨烈,会吓得你们睡不着觉。”龙少锦低声说道,那太监踢了她这么几脚,将她好不容易半撑起来的身子又重新踢倒在了地上。

那地上,食物残渣,排泄物,脏的臭的,全都混淆在一起,偶尔还有蛆虫在里面蠕动。

好在龙少锦是看不见的,否则这样的景象,叫她如何能撑着活下去?

“龙氏,那咱家这就告退了,酉时,奴家会着人来给您收尸的,您一路走好。”那太监对着龙少锦行了一个宫礼:“龙氏,这是皇家的意思,身后,可千万别为难我们这些下面当差的。”当即便带着身后一众太监退出了这间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也不然,只不过是一些土墙围砌的四方形,上面搭些稻草而已,这便是这皇宫之中最为偏僻的冷宫了。

那些太监走了,这房间便又只听得到龙少锦的那些“老朋友”活动的声音了。

等到那些太监全都退去了,龙少锦这才抬起了头来。

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眼睛处原本应该明亮清澈的眸子被两个大大的血窟窿代替,不知是什么原因,泛白的血肉下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在不停的蠕动,那是血肉腐烂而生的蛆虫。

龙少锦挪动了一下,只是这一动,带动了她身上的锁链镣铐,在这安静的房间里传出了锁链的撞击声。

再往下看去,龙少锦的膝盖处满是血污,膝盖以下干瘪异常,只看到一些长条状,那,是她的双脚。

“吱吱~”

龙少锦眼睛看不见,脚上也早也没有了知觉,可是听到这些声音,她却是知道,是她那些“老朋友”来了,在这冷宫的这些时日,这些“老朋友”可是天天都来看望她的,也顺便,啃食她腿上为数不多的血肉。

她身上的衣服虽然破烂不堪,但好歹还能够遮住一些皮肉。

那满是血污的裤腿下,只剩下两截森森白骨,“老朋友”天天光顾,她的双腿有再多肉也顶不住啊。

龙少锦想要找些喝的,双手不停地在地上寻找着,只是,她伸出来的东西,哪里还能称之为手?

五个指头齐根而断,杵样的手掌连着手腕,伤口处已经发黑,看不出原来血肉的模样。

这般的龙少锦,当真是可怜至极。只是,即使是这样了,她也还是不想死,不想就这样死去。

直到那些太监临走前的那一段窃窃私语传入她的耳朵:皇上今日已经去龙家抄家了,所有家产充公,龙府,诛九族,这玉琉国,再也没有龙家了。

“哈哈哈,哈哈哈!龙家抄家,君凛夜,你当真对我一点情谊不顾,当真如此绝情!我龙少锦发誓!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就算化身厉鬼也要毁你这万里河山!毁了你!”

龙少锦满是血污的脸上,竟是掉下了两行液体,只是那并不是眼泪,而是鲜血。

鲜红的血落在地上,开出一朵朵血花,就像此时的龙少锦,绝望而妖冶。

冷宫之中,凄厉的声音一声声的传来,吓得附近的宫女太监都不由得躲在角落之中瑟瑟发抖,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废后所在的那间屋子,眼神之中带着恐惧和怜悯。

紧接着,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些渗人的惨笑便戛然而止,没有了锁链撞击地面的声音,那间屋子,再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龙少锦含恨而去,奇怪的是,冷宫之中竟是找不到她的尸首,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她从来不曾出现一般。以至于后来,这冷宫传出了不少诡异的传说。

深宫红楼隐新娇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