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青梅出墙来

  我涨红了一张脸,感觉连脖子上都是火辣辣的一片,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早知道进来会这样,还不如直接跟领导告假先离开呢,就是挨批也认了。

  “站着干什么,坐吧。”陆柏尧的声音忽的响起,宛若赦免般,但在我眼中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依照陆柏尧的手段,必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众人焦灼的目光如今都凝固在我身上,我只能讪讪地挪步坐到陆柏尧身边,真不知这厮又想出什么阴招对付我。

  “小夏,既然你和陆少是老同学,今儿个晚上陆少就让你多照顾了。”领导嬉笑着调侃道,殊不知一句话里的“照顾”,早已让在座的人面上都扬起一个个诡异的笑意,我正觉得冷汗蹭蹭地后背冒着,偏不想陆柏尧竟然面不红心不跳地又对我附加了一句,“夏槿,那今晚就承蒙照顾了。”

  一个个都是祸害!

  虽然嘴角扯着笑意,但不看我也知道自己肯定笑得比哭还难看,趁着帮陆柏尧倒酒的工夫,我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你到底想干嘛?”

  “不想干嘛。”他笑得一脸无害,但笑意背后总让我觉得瘆的慌,良久,听到他在我耳边淡淡说了一句,“重温旧梦。”

  重温旧梦?

  重温高中我们俩身为死对头的旧梦吗?

  怎么着这家伙也算是个在奔三的道路上奋斗了好几年的人了,竟然还没忘记我们之间的那些旧恨,小人!阴险!

  “奉陪到底!”

  就在我们俩剑拔弩张斗了几个回合的时候,周围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散的七七八八,领导直接放下一句:“小夏你好好照顾陆少,我先走了。”

  我一扫领导溜得飞快的身影,再一看餐桌上早已没人的架势,不禁低声骂了句娘,说什么照顾,敢情这老秃子是想把我送上陆柏尧的床,让我在床上“照顾”他?!

  “这里房间多的是,你打算挑哪间房照顾我?”既然我听得出领导这个老秃子的意思,陆柏尧自然也听得出,但没想到这家伙恬不知耻地竟然会这么直接问我。

  他右手的食指轻轻勾着我的下巴,因喝了酒面上还有点微醺的泛红,与围在脖子上的墨绿色围巾颜色相对比,更显得整个人有种邪肆的魅惑。

  “太平间!”我径自抛下三个字,就拿着包想要走。上一次看见他喝酒还是高中,当时他发酒疯把我堵在过道强行夺了我的初吻,现在他又喝醉了,我可不想真让自己照顾他照顾到床上去。今日出门不吉,我还是得赶紧回家避避祸。

  “好吧,那就太平间。”陆柏尧的一双大手架上我的肩膀,压得我寸步难行,这个贱人怎么那么重!

  我的牙都快咬碎了,也没把陆柏尧的一双爪子从我肩膀上挪开:“放手!”

  “不是想带我去太平间吗?我当然要跟着你走了。”陆柏尧嘻嘻笑着,一脸无害。

  这个贱人居然想使美男计,想我是这么没节操的人吗?

  于是,下一秒我就被这只章鱼缠着走了。

一只青梅出墙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