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宋元倾城恋

  前言

  这是一个穿越的故事,乍一听你可能觉得很没劲,因为现在写穿越的实在是太多料!是啊,是太多了,但是我们这个故事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里更多的是思考和反问。思考人自己,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古代生存?一个具有极强个人魅力和个人能力的人是什么样的?如何能让你的人膜拜你、信服你?征服一个人亦或是一群人要用铁腕还是博爱?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轰轰烈烈和平平淡淡能否兼有?真爱能坚持多久?十年?一辈子?还是几世?真正的友情又是什么样?当最好的兄弟走向对立,这份友情还怎么继续?还有思考历史,南宋为何败给蒙元?忽必烈到底姓牧还是姓农?要中华民族还是要汉族?中国可不可以由少数民族来完成统一?财政上捉襟见肘的南宋、官僚主义盛行了几千年的中国,怎么去进行一场近代化现代化的改革?改革的侧重点又是什么?开一场世博会是否就能说明一个国家的强大?今天,我们能否从宋元关系上瞥见当今的一些东西?这些看似与我们早已无关的课题,在这个故事里,笔者会进行一番讨论,说一说自己的观点。这些也是很多人都在热议的话题。

  第一章被海浪冲到古代

  跟军营隔着一条街的小卖店里,卖货的女人正在看着电视嗑着瓜子,翘着二郎腿好像很悠闲的样子。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当兵的,约摸不到三十岁,剃着一副卡尺的头显得非常的阳光、帅气。他进门来之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电话旁边,告诉女人说他打个电话,然后抄起电话拨了号码就打过去。

  电话里的封音响了,一下,两下,三下……

  电话的另一边,办公桌上有一部苹果手机,伴随着震动,响起了它独一无二的铃声,一遍,两遍,三遍。但是桌子旁边的人却没有接起来。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

  当兵的很诧异地放下了听筒,女人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显然是闲的没事干了。这时女人开口问他道:“怎么了?人家不接你电话?”

  当兵的苦笑着点了点头。

  “你……毕业了吧?”女人接着问。

  “嗯,然后今年秋天去湖南进修。”

  “你可真厉害,这里边出去的人能上进修的好像没几个,你们不得先工作几年才能去进修吗?”女人赞叹地说道。

  “没有,我考研了。”当兵的骄傲地道。

  当兵的又拿起了听筒。

  他叫金明聿,今年二十八岁,是刚刚毕业的军校生。不久之前在他的不懈努力和上级领导的破格提拔之下,被允许进入国防院校的最高学府进修。他之所以能够顺利的挤进如同千军万马过隙一样的进修班,除了他惊人的成绩和实力,更多是靠他过人的才能和个人魅力,就像四年前他获得进入军校的名额一样,在此之前他只是个普通的士兵,来自一个普通的一本大学。他并不是一个安分的高校学生,在大学里面学了一大堆看似没有用的东西,这些东西全凭他的兴趣,但是未来他会十分受用的。他来自东北,但他与普通的东北人还不一样,这在于他的细腻和智慧,而这两点是东北人不太能把握的东西。在军队里他发扬了东北人敢想敢干、事事争先的优良传统,他在炮兵学院滚打了数年,用“滚打”二字其实不为过,因为那里简直就是狼窝;去过特战集训队,参加过联合军演,还作为学生代表接受过检阅。这些都是他凭借自己光芒四射的人格魅力换来的。

  几天之前,金明聿还在和另外一位即将毕业的军官生同伴在大操场上练篮球打拍。

  那同伴拍着球企图越过金明聿,他朝右边虚晃了一下,然后从左边绕过去,把球送了出去。

  “你可真行啊,到底还是把你推荐上去了。”同伴一边投篮一边说道。

  “为什么不呢?所有人都知道我说的是对的。”金明聿拦不住球,索性站在了那里。

  “谁说的?我就不知道!也许你是对的,但是你的依据在哪儿呢?”同伴接下了球,带着球绕到半场上重新冲了过来。

  “这个我懒得解释,你早晚会明白。体系比战术更重要!”金明聿趁同伴发生空档的机会勾住了球,然后跑出了半场外。

  “来个三分!”同伴喊道。

  “我才不投三分呢,我神经衰弱,投三分没把握。”

  金明聿拍打了两下球,走了一个三步上篮。同伴在篮下起跳企图帽下他的投球,球在空中不停地打转。

  “这个夏天你去哪儿啊?还待在部队吗?”金明聿还在思衬着,女人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要回家去,好几年没回家了。”金明聿回答道。

  “呦,是去找电话那边的人吧。”女人幽幽地撅着嘴道。

  金明聿乐了,乐得还挺美的。

  “你看,我就说吧,肯定是去找小姑娘。问题是人家不接你电话,这可怎么办呢?……”女人讪笑着,趴在柜台上想看看金明聿接下来会怎么办。

  金明聿再一次把电话拨了过去。

  球在篮筐边上转了一圈,然后顺着篮网直接落了下去。

  “我要回家!明天下午的火车。”金明聿说道。

  “回家干嘛?”同伴问道。

  “去找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我想了八年的人!”

  同伴沉默中……

  封音又响起了,一下,两下,三下,一直到第八下,下一秒就应该是语音告知无人接听了。这时,电话被接了起来。

  “喂…”电话那边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金瑶,我是金明聿。你在干嘛?”

  “我……”

  “你怎么了?”

  “呜呜……”电话那边的人哭了起来。

  “哎,你怎么哭了呢?你怎么了啊?不是,你别哭啊。”金明聿心都要碎了。

  “没怎么。”

  “什么没怎么?快说!想让我骂你啊!”

  “我……我失恋了。”

  其实这是个好消息,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家不可能连男朋友都没有,但是呢,她失恋了,也就是分手了,这不就是有个好机会了嘛。

  金明聿坐在回东北的火车上,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这机会实在难得,应该好好把握,但是应该怎么去做呢?心思缜密、鬼点子一箩筐的他开始筹划着……

  金瑶是金明聿的高中同学,在一家公关公司做一名小职员,这个已经二十六岁的大龄剩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俏皮可爱。她体型微胖,但绝对是一个漂亮的让人心醉的女孩子。她多才多艺,懂音乐,懂服装设计,爱唱歌跳舞,这些金明聿也曾向她虚心求教。并且两人成功地成为了歌伴和舞伴。金瑶也同样因为这些本领而有了众多的追求者,她的前男友就是第一个赢得了她芳心的成功者。这些是金明聿刚刚知道的,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金瑶和这位男友分手了。

  金明聿走出了火车站,这座城市的一切都显得很陌生。他已经八年没有回过家了,的确,八年了,这里一定发生了太多的变化,金瑶也是。金瑶的公司离火车站不远,金明聿就直奔那里了。

  “请问先生您找谁?”楼下看门的人看到金明聿后问道。

  “我找你们公司的金瑶。”

  “金瑶啊,楼上201,正郁闷着呢。”看门的人说道。

  金明聿走上了楼,来到金瑶的在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其他的人都不在,屋里面只有金瑶一个人,她趴在桌子上。

  金明聿走到她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抬起了头,表情木讷,眼睛里全都是血丝。看见金明聿再次哭了起来。

  金明聿很自然地用手抱着金瑶的头,抚着她的头发。看到金瑶这个样子他自己也不好受。

  “好了好了,不哭了哦,不哭了。”

  哭了一会儿之后,金瑶抬起了头。发现自己正靠在金明聿的身上,赶紧坐直了身子,把头挪开了。

  “你怎么来了?”金瑶问道。

  “你都这样了,我能不来么?”

  “骗谁啊,你能为了我回来?你都走了好几年了。”

  金明聿微笑着道,“我军校毕业了,回来看看,也是来看看你。”

  金瑶斜着眼睛,撅着嘴说道:“真的么?你毕业了,专门来看我?”

  “是啊。”

  “切,鬼才信你呢。”金瑶把头扭了过去。

  金明聿依旧微笑着,走到金瑶的对面坐了下来。

  “说吧,你跟男朋友为什么分手了?”金明聿开口问道。

  金瑶抽噎了一下,“他跟别人跑了……”

  金明聿笑着道:“哦,移情别恋了啊。”

  “你……你笑什么啊?你笑话我!”金瑶生气了。

  “哈哈,没有没有,我就是在想啊,这么点事儿就让你难过成这样。”

  “哼!你又没谈过恋爱,你怎么懂我的感受。”

  “切!行啦,你呀,赶紧去洗把脸,跟我出去吃点东西。你吃午饭了吗?”

  金瑶懒洋洋地揉了揉眼睛道:“我还没吃早饭呢。”

  “你啊,”金明聿既心疼她又十分的无奈,“真是的,把你折腾成这样。”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洗洗脸。”金瑶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洗手间。

  火车站的旁边有个小吃一条街,金明聿难得和金瑶一起逛街吃东西。金明聿自是十分开心,金瑶也高高兴兴地一边吃一边傻傻地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开心的,能忘记所有的不痛快,两个人一直都是这样好的朋友。

  看着金瑶开心的样子,金明聿会心一笑,真想让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点。

  一家小饭馆里,金明聿穿着军装走了进来,他肩章上的一道杠实在是耀眼,部队里一道杠多如牛毛,但敢穿出来到处炫耀的也就是他金明聿。

  金明聿走到一个女人的桌前,这个女人大约二十岁出头,穿着朴素但显得气质很不错。女人也注意到了金明聿的肩章,抬起头来冲他淡淡一笑,然后又很淡定地继续吃东西。

  金明聿问道:“我能坐在这儿吗?”

  “能。”女人点了点头道。……

  金明聿和女人在附近的旅馆开了一间房,金明聿带着女人一进屋,那女人就上来亲他,被他一把推在了床上。金明聿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那女人也开始脱衣服,比金明聿动作要快很多,能看出这女人是老手了。

  女人脱掉了上半身的衣服,正要上手扒金明聿的衬衣,被金明聿就势按住。接着金明聿掏出了微型照相机,对着女人一顿拍照。女人吓得嗷嗷大叫,挣扎着要起来,但是金明聿死死地按着她,她动弹不得,直到金明聿拍照拍得差不多了。

  金明聿坐在沙发上,女人坐在了他的对面。女人沉默不语,但是愤恨地看着金明聿。金明聿露出了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接着女人开口了。

  “说吧,你想怎么样?为什么要害我?”

  “我不会为难你,”金明聿说道,“但是现在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好”女人点了点头。

  “你叫聂倩倩是吧?”

  “是。”

  “今年多大了?”

  “十九岁。”

  “你是怎么跟陈锋认识的?”

  “陈锋?……”这个叫聂倩倩的女人立刻警觉起来。

  “陈锋!你怎么跟他认识的?”

  “我……跟他在酒会上认识的。”

  “然后,你们就开了房?”

  “你应该知道我跟他的事了吧?”聂倩倩反问道。

  金明聿挺直了身子,顿了一下道:“好,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需要你帮个忙。”

  “你要我干什么?”

  “下次你跟他缠绵的时候,想办法把证据留下,然后去警局告他。”金明聿果然阴险。

  “我凭什么要告他?我们都是自愿的,再说了人家对我挺好的。”聂倩倩还想拒绝。

  金明聿露出了凶煞的表情,“我不管你是不是自愿的,也不管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的照片发出去!”

  “切,”聂倩倩不屑地笑道,“你发吧,你这种伎俩我才不在乎。有多少人都已经看过我的**了,更何况你这还是半裸。”

  “聂倩倩!”金明聿话锋一转,“你已经两年没回过家了吧?”

  “你……什么意思?”

  “我大概了解过,你跟你妈妈相依为命,你妈妈挺惦记你的,你对妈妈也挺孝顺。要是你妈妈看见了这些照片……”

  “你想干什么?你!你别给我妈看这些东西!”

  “你妈妈真的会难过的。”金明聿故意说道。

  “别这样,别给我妈看,求求你。”聂倩倩终于心软了。

  “你要是答应我,我就不给你妈妈看!你妈妈也不会知道你在外面干这种勾当。”金明聿正色道。

  “我……”聂倩倩低头犹豫着。

  “陈锋移情别恋,这是他应该受的。你才十九岁他就跟你做这种事,这不也是伤害你了吗。不管你以前什么样,我希望你以后做个正经人。自己做个决定吧!”

  沉默了一小会儿,聂倩倩吐口了,“好,我答应你!”

  金明聿向后,靠上了椅背。“痛快!”

  “但是,我告发他之后,你必须当着我的面把照片删了,而且我没办法不相信你,你得答应我,绝对不会另外拷贝一份。”

  “你放心吧,我只保留这一份,而且只要你告了他,我一定当着你的面删了这些东西。”

  聂倩倩低下了头,表示她已经答应了。

  金明聿站起来,把门打开准备走出去,这时聂倩倩抬起了头。

  “你跟金瑶什么关系?”聂倩倩问道。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是吗?”聂倩倩略带挑衅地说道,“金瑶跟陈锋处了三年,我跟他处了一个月就已经住在一块儿了,你想想,金瑶……哼!你值得么?”

  金明聿顿了一下,径直走出了门。

  两天之后,金明聿陪着金瑶来到前男友陈锋的住处,金瑶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个长相颇为青涩的男子走了出来,他就是陈锋。

  金瑶如鲠在喉,半天才说出了一句,“把我的照片还给我,你已经不需要它了。”

  陈锋皱起了眉头,回屋里把金瑶的照片拿了出来,递给了她。

  金瑶伸手照片,眼泪又在打转了。

  金明聿扶着金瑶的肩膀,这时两个police走了上来。

  “你是陈锋吧?”

  “是我,怎么了?”

  “有人告你强暴,跟我们去调查一下吧。”

  “什么?怎么回事啊!喂!……”陈锋一头雾水,他还在申辩着,两个police就把他架了出去。

  “救命啊!冤枉啊!”……

  金瑶看着陈锋远去,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大概真的能重新认识这个男人了。金明聿扶着她,两个人走下了楼。

  又过了两天,金明聿坐在话吧里,把电话打给金瑶。

  “干嘛呢?”

  “我……呆着呢,暑假了,我们也休息一段时间。”

  “还在想那个人?”

  “没有,我不想了。”

  “真的么?”

  “真的。”

  “哎……出来走走吧,闷在家里也不好。”

  电话那边停顿了几秒钟。

  “好吧,那就出去走走。”

  金瑶下了楼,她今天穿的很漂亮,金明聿已经在下面等她了。

  “咱们去哪儿啊?”金瑶问道。

  “跟我走就行了。”

  “那怎么行?万一你把我卖了呢。”

  “我可舍不得,你就跟我走吧,我还能害你啊。”金明聿转身走了出去,金瑶也跟着他走了。

  金明聿和金瑶来到了机场门口。

  “喂,你不会是要带我出去旅行吧?你订机票了吗?我不能就这么跟你走啊。”金瑶看着机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这对她来说太突然了点儿,她不解地问。

  “对啊,我都订好票了,你不是休息了么?咱们到海边玩玩去。”“你……你怎么给我订的票啊?”“你看你身份证还在不?”金瑶翻了一下自己的包。“你……你敢偷我身份证!”金明聿把身份证还给了金瑶。“行了,到了海边,你怎么收拾我都行。”“你!”

  金瑶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陈锋的事儿就够闹心的了,想不到又出金明聿偷她身份证给她买票这种事。不过,她还是跟着金明聿走进了机场。

  飞机上,金明聿暗暗盘算着,这回,他要正式向金瑶示爱了……

  金明聿和金瑶来到了海边,难得看见大海的金瑶显得很兴奋。她脱了鞋跑到沙滩上一个劲儿地蹦蹦跳跳。她太开心了,自从失恋之后她就没这么疯玩过。金明聿远远地看着她,心里美滋滋的,他也在筹划着怎么去跟她说。

  “明聿哥,快来啊,这里的水很凉快的。”金瑶对着他叫道。

  金明聿漫步走了过来,看着金瑶的一颦一笑,她的一切仿佛都让自己感到幸福快乐,她的快乐也让自己快乐。金明聿心里暗暗打鼓,他要在海天的见证下向她求爱了。

  金明聿走到金瑶的身边,拉着金瑶的手道:“金瑶,我要跟你说一件事。”

  金瑶的头发被风吹起,金瑶闭着眼睛感受着海风的柔。然后她睁开了眼睛道:“你想说什么事啊?”

  金明聿刚要开口,话已经到嘴边上了。这时海上突然传来一阵巨响,一股冲击波奔袭而来。海啸接踵而至,眼看就要到海滩上了。

  金明聿本能地用手护住金瑶,然后他看见了海啸涌起的巨浪。他立刻拉着金瑶往岸上跑。

  海啸迅速淹没了人群,岸上的一切都被冲走了。金明聿和金瑶也被冲进海里,金瑶呛了一口水然后开始沉下去,金明聿死死地拽着她拼命往上游,海浪太大了,他游得很艰难。不过他到底是在集训队训练过的,凭着过人的本领浮上了水面,并拉着金瑶游上了岸。

  金瑶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她呛了很多水。金明聿倒是没什么事,但是金瑶这样还是把他吓坏了。

  “金瑶,你快醒醒啊!快醒醒!”他不停地给按着金瑶的胸口,终于金瑶吐了口水,醒过来了。

  “金瑶,你醒了!吓死我了你。”金明聿紧紧抱着金瑶。

  金瑶咳嗽了几声,然后哭出了声来。

  岸上一个人都没有了,连沙滩上的建筑物都被海浪冲走了。金明聿和金瑶歇了一会儿,金明聿站起来,拉着金瑶的手把她拽起,然后他们就朝陆地深处走去。走了很久他们也没看见有什么人,甚至连房屋都没有,只有荒草地。

  “这岸上怎么连房子都没有了?这海啸这么大啊!”金明聿嘟囔着。

  “是啊,咱们可真是命大,海滩上的人好像都被淹死了。”金瑶附和着。

  又走了很远,他们终于看见前面有一座农庄。

  “你看,前面有人,好像是个村子!”金明聿兴奋地道。

  金瑶睁大了眼睛看着前面的农庄,然后大惊失色。

  “天啊!你看。”金瑶大叫道。

  “怎么了?”金明聿也仔细看着前面。

  远处的农庄只有几间房屋,这没什么奇怪的,因为这样贫瘠的农庄也不是没有。但是,这些房子都是古代的建筑!

  金明聿和金瑶都大张着嘴巴,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穿越宋元倾城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