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爱许久不知春

公司离海棠别墅区有段距离,幕氏集团总部在Y市最繁华的地段,而别墅区在偏远的海边,就算幕少司火力全开,也得半个小时。

打了个哈欠后,安亦瞳眼皮就开始变重。

反正也没话可说,她还不如安稳的睡个回笼觉,昨晚药物超了标,导致的结果是,从未近女色的幕少司化身成狼,一夜不止七次。

很快,她的思绪归于混沌,视线模糊而迷茫......

眼前出现磅礴的大雨,老式的路灯散着昏黄的光晕,大雨中的路灯就更加显得模糊,要不是路上偶尔晃过的车灯,跟天空透彻的闪电,怕是这年久失修的路都很难看清。

她的脚步有些急促,偶尔还借着车灯看下手表,落到脚腕的长裙早就湿到小腿,紧贴着腿肚,让她有些不舒服。

她再次低头看了看时间,皱眉,大雨让她视线模糊。

一声惊天雷鸣陡然炸起,那声音好似穿透苍穹,直直落在她耳畔。

这突如其来的响雷,吓了她一跳,冰冷的手指葱白干净,却紧紧的握住雨伞把,微微有些颤抖。

突然,一辆褐色轿车从车道窜了出来,它如同脱缰的野马,冲入人行道,距离她已经不到两米......

车头的白炽灯让她短暂的出现白光现象,她眼前一片荒芜,白蒙蒙的。

一声惊雷与重物撞击的声音同时响起,还没来得及惊恐,她便被汽车高高的抛起......

“嘭......”

透湿的裙摆在闪电中扬起,怦然落地,她后脑勺重重的磕在地上,血沿着雨水,也染红了她的上衣......

几声刺耳的急转后,车熟练的倒档,开出了她的视线,她隐约看见车内那男人的笑容,那压的很低的鸭舌帽,那明晃晃的手表......

就快要死了吗?

大口的血涌上胸腔,从她嘴角溢出,身体也不听使唤的动弹不得。

“啊——”安亦瞳大叫着,圆睁的瞳孔有些涣散,她又做了这个梦,这个梦简直太真实了,清晰而诡异。

额头的冷汗沿着头发结成缕,手脚冰凉。

“兹——”幕少司漂亮的眉头拧起,他把车停靠在路边。

看着她那双满含雾气的眸子,心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唯独在她做噩梦的时候,她才会表现出柔弱无助,才会让他心脏无端端的生出一丝怜惜。

他伸手替她擦拭额头的冷汗。

“幕少司,看来你的假‘洁癖’好的差不多了嘛。”她推开他的手,打趣的嘲讽。

她最不愿看到的是他带着感情的眼神,那会让她一年来的坚持土崩瓦解。

“老实点。”幕少司攥住她的手,拧起的眉看起来有些冷。

“老实你妹,放开。”她挣扎,根本不想让他碰她,也许这一刻,她才是真真实实的自己。

“如果你在动,我不介意动点武力。”

这个女人在别人面前永远是乖巧可人,永远是巧笑嫣然,怎么对上他就如同见了仇人?

绵爱许久不知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