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法起源

  “混乱的城市在傍晚十分就以被控制,整个城市已经被军队接管戒严,尤其是各大超市和食品粮油站之类的重要仓库。老头子没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咱这里就像个鸟笼一样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老头子猜测可能是发生了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情,军队里面老头子没熟人也打听不到有用的信息,只叫我老实呆在学校,而且听说死了不少人,多数是那些趁机占便宜的游民和不肯合作的大老板之类的人物。”

  阿炮的神情很轻松,心里的担忧已经完全放下,腹中虽然刺剌剌的疼痛着,可相比起李庆那种鼻涕横流的惨样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阿炮躺在床上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学姐护士的检查,眼神看着那只雪白的小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游来游去,心里没来的一阵痒痒。

  “咱这顿算是白挨了,还有命在是因为没遇到他们,要我说咱们出院后应该好好的谢谢那位保安大哥,如果不是他狠揍了我们一顿,咱不知道要闯多大的祸事。这话也是老头子骂我说的,想想我自己都觉的害怕!”

  李庆很后悔那时的冲动,阿炮这人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就应该好好的打打他的性子,这顿算是真正的白挨了。

  保安队长李逵下手很有分寸,打击的力度并不大缺很疼,尤其是大腿的那一下,直接敲在了神经上,鼻涕眼泪止都止不住。李庆身上并没有什么伤,起初被抬进来时还疼痛难忍,可躺下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全身的酸麻疼痛就已经消退,现在全身暖洋洋的像是做了一遍按摩别提多舒服。李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体抗性比较好的原因才这样,也许是保安队长下手轻的原因?

  “不像。当时没差点痛晕过去。”李庆想想觉的不可能,可他自己从未接受过那种抗击打之类的训练,身体的素质哪来的这么好?

  阿炮老爹打过来的电话也给李庆打了一剂安心药,必进在怎么相信自己的哥哥不会乱来也不如平静城市来的安全。

  学院的秩序已经被军队来的人所接管,现在哪里都不能去,学校的学生教员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李庆在这躺了个把小时的时间也没见一个学生过来,这不像一个伤残人员的待遇。

  这里是医学系的教学楼也是天启学院病员康复的地方,这里的药物资源很充足,学院内生病或者意外受伤的学员都在这里治愈,在这里问诊动手的基本都是大二大三的学姐学长。

  “哎呦!学姐轻点。”

  李庆被阿炮给吓了一跳,这叫声也太渗人了些,听着就冒寒气。

  “轻点,麻烦轻点啊!你一使劲按我这肚子就抽搐的难受。”阿炮曲着脸大气不敢出,生怕抽气狠了会加重疼痛。

  “自作自受。”李庆撇撇嘴心里又骂一句活该,遇事这么冲动也不想想后果。

  阿炮平息了自己的呼吸节奏后眼神不敢在随意的乱瞄,学姐的小手虽然漂亮可闹气脾气要人命。

  阿炮挨的那下挺重的,肚子上虽然看不到淤青之类的伤痕,可那位学姐每次擦到肚脐上方的部位时李庆都注意到阿炮脸都会紧紧的绷住。

  阿炮留意到了李庆看过来的眼神,李庆这时刚好从他的肚子上移开对上他的白眼珠子。

  李庆眨了几下眼,又对着那只不断游走的小手努着嘴,一副你很快活的模样。

  阿炮翻翻眼睛又小心的看了看那名脸蛋被口罩遮住的学姐,见她没注意到李庆的动作便瞪了一眼回去。

  李庆刚进这所学院时就听说过这里不论护士还是医师都缺少人情味,这里对待那些生病或者意外受伤的人员时根本不会关心你的感受,医治的手段也让人感到恐惧,像是在处理标本那样,无笑脸无安慰也不言语像个医疗机器一样冰冷。这里的气氛李庆也不喜欢,除了偶尔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外,只有那只手在阿炮肚子上游走时传来的腻腻声。

  这里一直是学院里的迷,从高年级那里传来的谣言说这里许多医疗人员都不是本院的学生,具体谁也不知道,就是就读医疗系的高年级生自己都说不清楚,有人曾问过张启生这个神秘的院长,可答案令人哭笑不得,张院长指示谁想知道答案就努力的攻读到医学教授这个位子,副的也可以。

  李庆虽然想知道这个答案可还没到疯狂的地步,院里的医学系一直以来就跟外界的系统有着细微的差别,除了神神秘秘的没人会觉得这个大系是用来虚设唬人用的。

  李庆回过神,偏头看去,阿炮的肚子还在涂抹着膏药,从进来到现在那位学姐一直在给阿炮揉那种药膏。顿时李庆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李庆记的一个传言,传言医学系的小前辈曾经统计调查过每一个从这里出院的学生,一段时候后这位本系的小前辈得出一个古怪的事实,这里每次进来的伤员几乎都不是用那些常规用药在治愈,全都是一些说不上名字的新药,这种结果当时就把许多人给震住了,尤其是医学系的学生,这结果根本无法让人接受,没人比这些本系的学生更了解一种新药的开发和应用是多少的艰难,事情传开医疗系的导师曾带头去质,张院长依旧强硬的用那句老话硬生生的给堵了回去。

  李庆越想心头越渗的慌,那件事后资深的老油条已经彻底远离了这帮疯子,就是有病也是自己憋着用土法治自己,也就他们这些新嫩才没那么怕这里。

  “阿炮感觉怎么样?”李庆紧张的问了一句,身子缺猛的做了起来。

  “还能怎么样,嘶!肚子没刚刚那么疼了,就是火辣辣的,烧的慌。你紧张个屁,又不是你挨的。黑大个可真狠,一拳痛的我差点把肠子给搅在一块。”阿炮闭着眼口中抽着凉气吭吭唧唧的回应着。

  阿炮也听说过本院的传奇大系,不过他一直没当回事,以讹传讹的事他家老头子没少拿这种列子来给他涨涨脑子。

  “嗯哼。”李庆无所谓的哼哼一声“没事就行,你饿不饿?我要出去买点吃的,顺便透透气。要不要给你带份?”

  李庆刚出口阿炮立刻就睁开眼睛,而后猛的瞪着眼看着做在床上的李庆,好一会才吃惊道;“你没事了?”

  李庆摆了摆手挺了挺腰,感觉全身的肌肉还有些酸之外其它并没有什么不适感,心里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被那种奇怪的药膏搽上个把小时的时间。

  “没事了!身上就是有点酸。”说着李庆大腿用些气力试着站立起来,而后又走动几步,感觉依然没有什么不适的症状,这时李庆才完全的放松下来,口中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真没事了!”

  阿炮见状一脸吃味,怪声怪气的道:“你两演戏的吧?我明明听到你叫的那么惨,你怎么可能好的比我还快?”

  “你巴不得我躺着陪你是不是?白眼狼的玩意。”

  李庆骂了一句,懒的理会那个损友抬脚就往外面走出,这地方实在是太压抑了,安静的有些渗人。

  可没想刚走了几步就被一只手给拉住了腰身的衣服,同时耳后响起了一声细腻,清柔的声音:“这位同学,我觉的你有必要做个检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