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复爱难求

路南音挣扎的动作变小,无法言语的苦涩在心底蔓延,倔犟地瞪回去,“我想找谁就找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你赶紧放开我。”

他眼神微微眯起,危险的光芒泄露出来,“路南音,你还真是贱!赶着去卖!”

路南音的心狠狠一痛,似有把刀子狠狠插进去抽出来。

想都还在医院等着救命的父亲,她高傲地抬起脑袋,“我乐意!你管得着!”

她嘲讽一笑,“宫曜,你给不起钱,不代表别人也给不起。”

“你……”宫曜怒视她,双眼燃烧着熊熊怒火。

路南音狠狠甩开他的手,“我什么!宫曜别忘了,是你害得我父亲住院,是你恩将仇报。”

她转身就准备离开,既然都已经决定卖身,就不能半途而废。

宫曜看着她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狠狠攥紧,咯吱咯吱作响。

她本想找齐梦瑶再给她安排一个,手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人抗了起来。

“宫曜,你放开我。”路南音使劲挣扎着,四肢不停扑腾着。

宫曜一路扛着她就朝外面走去,经过会所门口时,刚才那个接待员,用十分诧异地目光看着他们。

她只觉着一张脸臊得慌,长这么大还从未让人用这种方式扛着走。

宫曜动作粗鲁把她塞进车子里,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俯身便压了上去。

“路南音,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想要你父亲活命,就乖乖听话。”

语落,他的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粗暴的吻让路南音感到一丝害怕,唇齿间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

路南音从他充满掠夺、残暴的吻里,感受到他深深的恨意。

她不由想起那句,“是他罪有应得。”

她不由的开始有些慌神,伸手想要推开宫曜。

可,宫曜强壮的身体宛如泰山,死死的压在她身上,不管她如何推,都没有办法撼动分毫。

宫曜看到她眼底的畏惧和慌乱,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眼底布满报复的快感,他捏着路南音的下巴,阴恻恻道。

“路南音,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妄图勾搭别的男人。记住,你们父女两的命,都在我的手上。”

还不待路南音反应过来,宫曜用力就撕开她面前的衣服,趁着她不备,狠狠冲入她体内。

“啊!”路南音吃痛大喊一声。

她的身体就好似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狠狠刺穿。

昨晚上因药物的控制,她根本不曾感受痛苦,现在干涩的她,根本不能适应他的粗大。

经不住疼痛的路南音,咬着红唇轻轻啜泣,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低落真皮椅子上。

“放开我……放开我……”

路南音无力拍打他的肩膀,痛苦地呢喃着,却无力挣扎。

宫曜愈来愈快的频率,强烈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感觉自己就好似破碎的木偶,扔人肆意的玩弄。

一阵疯狂后,她瞬间失去意识,陷入深深的黑暗中。

再次醒来时,路南音感受到身下传来一阵一阵疼痛感,不由自主皱紧眉头。

她动作艰难地撑起身体,环顾四周,发现是在宫曜别墅的房间内,房间内没有宫曜的身影。

她从床上慢慢爬起来,身体传来的疼痛,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之前发生了什么。

一滴泪水,从眼眶中划落。

滴落在地上,犹如破碎的心脏,痛不欲生。

路南音拿起一旁的衣服,艰难的一件一件穿上。

倏地,衣服里夹杂着的一件东西掉落到地板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她手中的动作微微一愣,眼神落到地板上的文件上面。

她沉寂片刻后,慢慢弯腰下捡起,发开翻开第一页,就看到硕大的标题。

协议!

与此同时,房间门被打开,宫曜森寒的眸子看着她手中的文件,冷漠的开口,“签了它,我会给你父亲手术费。”

路南音握着协议的手慢慢收紧。

宫曜见她沉默不语,冷嘲的一笑,“路南音,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只要伺候好我,也许在将来我腻了之后,还会给你一个体面。”

她紧紧咬着嘴唇,无法言语的痛楚在心间蔓延。

情分?

他们之间还有情分可言吗?

“我要是不签呢?”她淡淡的反问道。

宫曜倒是愣了一秒,随后讥讽的目光落到她身上。

“路南音,你都到处找男人,还不如就卖给我,毕竟……你的第一次可是给了我。别人……还会要你这个破鞋吗?”

路南音纤细的手紧紧抓着协议书,鼻子阵阵反酸,眼眶涌起一股热流。

下一秒,她忍下所有的情绪。

再抬头的时候,她微微扯了扯嘴角,笑的十分薄凉,“宫总,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你这份合约可没有写,每个月给我多少钱。”

语落,她停顿片刻,眼神戏虐地看着他,特意提醒道,“宫总,你昨晚上也没有给我钱哦。”

宫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路南音,垂在身侧手已经攥成拳头。

“路南音,你就贱到,有钱就可以卖吗?”他绷着一张脸,从牙缝中恶狠狠挤出每一个字。

路南音坦荡荡的直视他,“当然!如果宫总要是给不起钱,这份合约……我怕是不能签了。”

她前一秒刚刚扔掉合约,下一秒就被宫曜给按倒在床。

宫曜健硕的身体压下来,直接扣住她的两只手,压在柔软的床上,让她动弹不得。

路南音心一慌,竭力控制着情绪,嘴角扯出魅惑的笑意。

“宫总,你要是还想做,请麻烦把昨晚上的钱付了!我可不做亏本的买卖。”

她的每一个字都像星火,直接点燃宫曜心中的怒火,他扬手之就要扇下来。

路南音闭上眼睛,等待着痛苦的来临。

宫曜看着她不为所动的神神情,高抬的手怎么也没有办法扇下来,翻身就离开她的身体。

他重新捡起一旁的合约,扔到路南音的脸上,阴沉的声音道,“路南音,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你要是不签!我保证你的父亲,明天就会躺着出医院。”

闻言,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双眼怒视着宫曜,咬牙切齿道,“宫曜你敢!”

他冰冷的眸子看着路南音,“你认为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情不复爱难求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