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明朝当侯爷

  王子和把自己给弄丢了。

  弄丢了的意思,并不是他找不到出村子的路了,而是他找不到自己的伙伴了。

  在老刀他们几个被火铳打倒的时候,王子和正在偷偷摸摸的朝着他的目标前进,那是一堆茅草,严格的说,那是一堆曾经的村民从山上拾掇回来,用作引火的枯草树枝,靠山吃山,靠谁吃水,这些朝鲜村民显然还没有奢侈到用稻草来引火的地步。

  鱼骨头给他的火折子,实在是好东西,好到让他鼓着腮帮子吹了半天,也不见火星子,就在这时候,仿佛炸雷般的几声火铳声,在他耳边突然响起,他手不由自主的一哆嗦,火折子燃了。

  燃起来的,不仅仅是这枯草树枝堆,火折子的火星连他的衣裳一起点着了,王子和顾不得看老刀那边的动静,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衣裳一边朝着没人的地方跑去,这就是老刀他们看到王子和的最后一眼。

  要不说这居民区要注意防火防盗呢,王子和一般拍打一边乱跑,简直就好像一只人形火把,走到哪里燃到哪里,眼看有人已经朝着他这支人形火把开枪了,王子和三下五除二拉扯掉燃烧的袍子,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老刀三人悄悄退走的时候,王子和正躲过几个拿着火铳的女武士,看见前面有间屋子黑不隆冬的,他几乎是没加思索就窜了进去,没灯火就意味着没人,眼下到处乱成一锅粥了,他往哪里藏,都不安全。

  而这几个拿着火铳的女武士,在他窜进了屋子之后,竟然好死不死的,站在门外不走了,就连唯一的窗户下面,也站了两个人,这一下,王子和几乎成了瓮中之鳖了。

  他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短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到现在他脚还有点发软。外面的火铳声慢慢的零落了下来,不时听到外面有人用日语大声的说着什么,到现在为止,他也发现了,出声的基本上都是女人,这让他更加有些忐忑,这出征都带着一堆姬妾,这得是倭寇当中多大的人物啊。自己要是被逮住了,那估计一定会死得非常难看。

  还好,外面的那些人,只是在屋门门口逡巡,却没有一个人进来到这屋子里瞧瞧,这让他感到简直不可思议,不过,这当口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摸摸索索在屋子里找到一个黑暗的角落,缓缓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那几个女倭寇突然大声吆喝了几句,然后,就听到有人吱呀一声推开了门,王子和蹭的一下窜了起来,门扇推开之时,他已经闪到了门扇的门后。

  前田菊姬气恼得要死,夜里有人窥探营地的动静,她手下的铁炮少女们毫不犹豫的朝着可疑的地方开了枪,可村口的那一堆蠢货,听到枪声,居然不管不顾的要冲进村来,当场就被自己的手下打死了十多个,这些家伙,武士不像武士,浪人不像浪人,除了会给自己添麻烦,还会做什么,要是前田家的那些武士,恐怕不用自己吩咐,就包抄到营地后面去了,即使有奸细之类的人探营,也绝对逃不掉。

  经过这一番折腾,她连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她正寻思着,是再看会书,还是休息一下了再带人到周围巡逻一下,刚刚走进屋子,她心中警兆突起,极近的地方,居然有人的细微呼吸声。

  她伸手就要拔刀,然而,就再她身体刚刚做出反应的时候,一泓冰凉贴上了她的脖子,她的身形陡然就僵硬住了。

  身后的身影,轻轻的替她掩好门,然后毫不客气的拿走了她手上的小太刀,这个还不算,那只可恶至极的手,竟然从上到下,将她身上全部摸了个透,直到确定她身上再也没有武器,那只手方才收了回去。

  “出声,死啦死啦滴!”

  王子和也不知道对方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手中短刀轻轻一压,凑在对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即使听不懂自己的话,这动作,对方总会明白吧!

  “明国人?”出乎王子和意料,她的俘虏听到他这话,居然轻声的反问了一句,而且,那糯糯的声音,说的正是汉语。

  “听得懂大明话?”王子和微微有些放心了,这样就不会因为语言上不能沟通,弄出鱼死网破的局面了,这女人要是大声呼救,他自然会毫不怜惜的给对方一刀,但是,估计他也就比对方晚死那么一会儿,这种事情,能不发生的话,还是不要发生了吧!

  女俘虏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不想伤害你,但是,若是让外面的人发现了我,那我就不得不伤害了你,你明白吗?”王子和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到这屋子来是干什么的?”

  “这是我休息的地方!”女俘虏轻轻的说道。

  “还会有人进来吗?”王子和继续问道。

  “不会有人进来,这屋子今天晚上就我一个人!”女俘虏的冷静有些超乎王子和的想象,但是,她的回答,却是让王子和放下心里的一块大石来了,不会有人再来了,那岂不是说,自己今天晚上,可以在这里安然渡过一晚上?等到凌晨人最困乏的时候,没准自己就能找到机会逃出去!

  慢慢的押着自己的俘虏走到床边,王子和站定了下来。

  在屋子里这么久,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屋子里黑暗,但是,这屋子里想找条绳索之类的东西出来,实在是太难,他四周看了一遍,最后,眼神落在自己面前的俘虏身上,既然找不到绳索来捆绑对方,那么就只有委屈一下对方了。

  “脱衣!”

  “嗯?”前田菊姬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是明国的奸细还是偷香窃玉的淫贼?此时此地,居然叫自己脱衣?

  但是,脖子上的钢刀微微用力,分明告诉她,这个制住她的明国奸细,根本不是在说笑。

  轻咬银牙,前田菊姬很不情愿的脱下身上的武士袍。

  “继续脱!”那人继续命令道。

  你死定了!你绝对死定了!前田菊姬在心里暗暗发狠,不管你是什么人,胆敢这样无礼对待自己,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自己也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她颤抖着双手,将肌襦袢轻轻解开,雪白的内袢滑落下来,白润圆润的肩头在黑暗中,露了出来,仿佛是一块温玉一般。

  确认自己的俘虏双手抱在胸前,不会突然暴起赤裸着身子和自己拼命了,王子和手中的刀终于离开的对方的脖子,这一招他还是从《鹿鼎记》里韦爵爷那里学来的,男人嘛,割掉裤带双手提着裤子就算是捆住了对方的双手,用在女人身上,这脱掉衣服,想必也是有同样的效果的。

  女人抱着双手,在床头坐着,王子和坐在床尾,紧紧绷着的那根弦,也终于微微放松了一下,尽管对方是个女人,但是那也是个武士啊,他不大肯定,对方真要放手一搏的话,哪怕不用外面的人帮忙,自己也未必是对方的对手,眼下这样最好。

  当眼睛不能成为人的主要信息采集器官的时候,其他的器官就会变得格外的灵敏起来,屋子里女子的轮廓隐约可见,实在是看不到多少春色,但是这个时候,一股股淡淡的女儿体香弥漫开来,王子和的鼻子,想闻不到都难。

  “你们的首领是谁,你怎么会说大明话?”

  天地良心,王子和真的没有什么不良的念头,他连这个女人的面容都没看清楚了,只不过,刚刚搜身的时候,感觉这个女人的身材……似乎不错。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王子和是男人,那自然也逃不过这个定律,身边一个赤裸的女子,鼻子里尽是女人体香,明知道不应该,他居然可耻的硬了。

  为了压制自己的旖念,他咽了下口水,轻声问道。

  “你们大明的武士,都是这般卑鄙无耻的么?”前田菊姬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冷冷的反问道。

  王子和面孔微微一红,幸好对方看不见,以前的时候,倒是经常被人代表,没想到他也有代表别人的一天,这女人似乎认定大明的武士的,都是自己这副德行了。

  “我是大明人,但是不是大明的武士,你误会了!”他解释了一句,突然觉得自己的解释有些苍白,自己这帮人这般闹腾,总不能说自己的游击队吧,再说了,就算是游击队,也应该是朝鲜人的游击队,关他什么事情。

  “好吧,你就当我是大明的武士吧!”他摸了摸鼻子:“要是有绳子能捆住你,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了,大家凑合一夜,天亮的时候,我找机会离开,你就当没发生这事吧,反正也没人第三个人看见,不过,你要是不合作,别人看见了你这副模样,那也怨不得我了!”

  “外面的人真的不会进来?”说完,王子和又有些不大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没有我的命令,谁敢进来!”前田菊姬傲然说道,浑然忘记了自己的狼狈模样。

  “这就好,这就好!”王子和刚刚放下心,立刻又狐疑起来:“你到底是谁,口气这般大?”

我在明朝当侯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