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医师

  “雅蠛蝶,雅蠛蝶……”岛国一干特殊女星的终极必杀技,略带娇羞的挣扎中带着几分欲拒还迎,原本羞愧不堪的求救声却充满了无尽的意味。

  阳光被厚厚的窗帘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外面,只能透过电脑屏幕上发出的亮光勉强看清这是一间卧室。

  凌乱不堪的单人,空气中弥漫着的微酸的脚臭味,还有破旧音箱中传出的娇喘与声,将这间卧室主人的身份表露无遗——宅男。

  黄河,这个绝对属于穷屌丝级别的极品宅男此刻正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期待着岛国某苍姓老师那对绝世胸器的亮相。

  按照他爷爷黄天辰的话说,如果黄河能整理下那蓬乱如鸡窝的头发,洗掉浑身散发的酸臭味道,挺直佝偻的脊背,再将身子骨练得结实一点的话,他即便达不到高富帅的标准,但至少也算是大帅哥一个。

  可能是受不了岛国文艺片的矜持,黄河抬起手准备挪动鼠标快进一下。

  黄河的手长得相当不错,十指修长笔直,皮肤细腻,稳健有力,用黄天辰的话说,这天生就是一双干中医的手。

  而此时,黄河正用他这双干中医的手挪动着鼠标,努力地研究着一项最伟大而神圣的课题——人类起源。

  随着快进条的拉动,苍姓老师亮出胸器,用双手托着那诱人犯罪的物件,努力地为一个猥琐的男人解决很坚的问题。

  黄河正欲细细研究,右手上那枚造型古朴的戒指突然没来由地紧缩了一下,黄河心中警兆突生。

  一道黑影破门而入,手中的利刃带起一道寒光,笔直地刺向黄河的咽喉。

  黄河微微一侧身,从容地避过了这一击,手上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准确无误地将快进条拉到了苍姓老师双腿大分的一幕。

  持剑之人暴喝一声,挥剑直取黄河心窝,黄河依旧从容地一扭身,身体呈现出一种人类难以达到的柔程度,又躲过了一剑。

  来人前前后后一共刺了三十几剑,却都被黄河毫不费力地化解,而此时的苍老师正昂着头,朱唇微张,香舌半吐,面色娇羞地承受着之物的喷溅。

  不知为何,持剑人突然放弃了进攻,像老熟人一样坐在黄河身边,一起期待着万精齐发的壮阔一幕。

  最终画面定格在苍老师娇美的笑容上,她唇边脸上舌间已被一团又一团浆糊样的东西覆盖。

  “这不科学!”持剑人的声音略显苍老。

  黄河不解地道:“你的意思是要他们内射?那还有什么看头。”

  “你知道老子说的不是这个事情。”

  “那是……”黄河的话只说了一半,便将目光转到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之上。

  持剑人死死地盯着黄河手上的戒指,眼神中充满了不解与迷茫。

  “你是我从小带到大的,你有多少斤两我很清楚。刚才的攻击我已经尽了全力,却仍然伤不到你分毫,难道说……”

  “没错,就是这枚戒指,它能帮我读取别人的思想,所以你刚才还未出手的时候,我便已经知道了你接下来所有的攻击意图。”

  “可你从小就一直带着这个破戒指,它处理吸食你的精血以外,也没有其它的异常表现啊。怎么现在冒出了这么一个功能!”

  “吃了这么多年,可能是它吃饱了,准备报答我呗。”黄河一脸无所谓地答了一句。

  持剑人面带忧郁地叹了口气,道:“我担心这报答也是有代价的。”

  “什么意思?”黄河心头一震。

  持剑人道:“跟我去见你爷爷,让他再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充满中药香气的大堂内,刚刚替黄河把过脉的黄天辰脸色极为难看,低着头一声不吭,惹得黄河心中一阵焦急。

  在黄河身旁,站着一个相貌猥琐,邋遢无比的糟老头子,他也神情紧张地盯着黄天辰。

  “是死是活你倒是说句话啊!想憋死我啊。”邋遢老头儿催促道。

  黄天辰犹豫了一下,最终神情严肃地盯着黄河道:“每次你用完戒指的读心功能后,有没有一种很飘飘然的感觉?”

  “又不是,飘个屁的飘。”邋遢老头对黄天辰一向毫无避讳,黄天辰一方面知道这邋遢老头儿来头颇大,另一方面感激他将一身神奇的本事都传给了黄河,对这种大不敬的话语也到无所谓。

  黄河回想了一下,点点头。

  “深度的精神依赖。”

  黄河听黄天辰如此一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邋遢老头一阵头大,焦急地道:“你们爷孙俩就别打哑谜了,想急死我啊。”

  黄天辰道:“就像吸食毒品一样,每次用完读心术都会感觉飘飘欲仙,让他希望频繁地使用这个功能。当然,结果就是黄河要贡献更多的精血。”

  “这、这么邪门?”邋遢老头儿显然没有预料到黄河手上的戒指竟然拥有不亚于人类头脑的思考能力。

  “那我以后不用就是了。”黄河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如果真那么简单就好了,你没有发现它现在吸食精血的分量越来越大了吗?你的身子一天比一天消瘦,你已经快被它掏空了。如果不是爷爷仗着在医术上还有几分能力,恐怕早就保不住你了。”

  邋遢老头儿听黄天辰如此说,面容也不由得低沉了下来。

  黄天辰被外界尊称为医圣,医术可想而知,他孙子黄河又是百年难遇的中医天才,虽然只有二十几岁,但在中医方面的造诣已经大有超越他爷爷的趋势。

  最近,黄河更是凭借超人的天资,掌握了“水影心”针法,可就是这样一个天才,因为一个烂戒指,却免不了要过早的夭折。

  “光说这些有屁用啊,你倒是想个办法啊?老子我就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徒弟,我可不想他比我还早死。他死了谁给我下爱情动作片啊!”

  黄天辰叹了口气,道:“你怎么说也算是他的长辈,不要老带坏小孩子。天天看什么苍井空,小泽玛利亚,波多结衣,泷泽萝拉,武藤兰……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连听都没听过。”

  黄河略带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两位爷爷,咱先说正事儿行吗?”

  两个老头脸上一红,又重新陷入了沉思中。

  邋遢老头儿突然一拍脑门,大笑道:“我想起一个人来。”

  “谁?”黄河和黄天辰同时问道。

  “燕京,李家。”

  黄天辰恍然大悟,欣喜地道:“我怎么就忘了他了呢。”

  黄河望着两个喜出望外的老头子,自己虽然听得一头的雾水,不过,此刻他心中早已被另外一个念头充满:据说,燕京多,而且都是那种开放型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