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祈一顾是相思

而得了自由的祁蔓苏却是一个脚下不稳,直接跌坐在地上,她用力的呼吸了几下,将胸腔里面的那灼热的疼痛感忍下去之后,冷笑着看向他:“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

“你……”看到祁蔓苏这个样子,阔冥裂恨得咬牙,上前刚准备动手,但是却被她冷声制止了。

“阔总,我看你现在还是赶紧去医院吧!我扎的地方可是动脉,再晚一会儿,你就可以直接交代后事了。”祁蔓苏无情的看着他说道。

她的这句话刚刚说完,门外的黑衣保镖就急忙冲了进来,看到阔冥裂受伤,直接大步上前,扬起拳头就准备朝着祁蔓苏的脸上打去。

而祁蔓苏则是毫不怯懦的抬仰头,眼神凌厉的看着他,就在拳头快要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阔冥裂却是冷冷的开口了:“住手,给沈医生打电话,让他去家里等我。”

“阔总,可是……”黑衣保镖神色有些犹豫的说道。

“怎么?嘶……”阔冥裂有些动怒,只不过刚说出这两个字,不小心的动作就扯到了自己胳膊上面的伤口,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因为失血过多,脸上的神色也是变得越来越苍白,但就算是这样,依然掩盖不住他身上凌厉的气势:“话我不说第二遍。”

“是,我马上就去联系。”看到真的动怒了的阔冥裂,黑衣保镖只感觉身后一冷,什么都说不出来,神色恭敬的朝着他点头,就大步离开了。

阔冥裂则是用另一只手按压住自己受伤胳膊的动脉,随后脸色阴沉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祁蔓苏说道:“今天的事情,你给我记清楚了,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你真的以为新闻界的一姐就很厉害了?哼,祁蔓苏,不要太过于高看自己,想要整治你,只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是吗?”祁蔓苏强压下心里面的恐惧,撑在地上的双手也死死的攥在一起,抬头神色平静的看着他,露出一抹微笑,“那我们就看着,看着最后谁先死好不好?”

“哼。”阔冥裂则是冷哼一声,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等阔冥裂的背影完全在办公室消失之后,祁蔓苏一直强撑着的身体才软了下来,用力的咳嗽了几声,随后抬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手指刚刚触碰到脖子,就让她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害怕阔冥裂再返回来找自己麻烦,她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离开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她下意识的打开手机看新闻,果然发现铺天盖地的全是阔冥裂出轨的新闻,下面的评论也是往渣男的方向倒。

看到这些,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起床来到洗手间,从镜子里面看到自己脖子上面的淤青,冷笑一声:“阔冥裂,做什么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简单的洗漱完毕之后,换上一件高领的衣服,她便打车朝着报社驶去,刚走到办公室,前台的秘书就喊住了她:“社长,昨天晚上办公室……”

“我知道,其他你不要管,只需要请人过来维修一下办公室的门就好了。”不等秘书把话说完,她就神色清冷的吩咐道。

既然BOSS都发话了,小秘书也不敢再说下去,连忙点头应了一声。

祁蔓苏走到办公室,看到三五个人聚在一堆指着自己一片狼藉的办公室讨论着什么,不过看到自己走进来之后,就赶紧住嘴了,不敢再说一句话。

因为文章发布,祁蔓苏的心情也挺好的,当下也不追究这些小事了,一向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意:“今天的新闻报纸我看到了,大家做的不错,月底每个人奖金翻一倍。”

“耶……”她的话音刚落,办公室里面的人就大声欢呼起来,祁蔓苏好像也被这样的氛围给感染了,嘴角轻微的笑意也扩大了一些。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有一群黑衣保镖闯了进来,祁蔓苏心下一紧,以为是阔冥裂又来了,嘴角的笑意也凝固了,身体下意识的紧绷起来。

不过就在她严阵以待的时候,从黑衣保镖身后走出来一个女人,穿着高定的限量版长裙,波浪卷的长发安稳的垂在身后,妆容精致的小脸上挂着一抹温柔的笑容,姿态优雅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我去,这是星辰集团的韩茜啊!自己的未婚夫都出轨了,你们说,她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呢?”不等祁蔓苏反应过来,就听到自己身旁的工作人员小声讨论着。

一祈一顾是相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