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病骄女帝

大宇朝元治三年一月初

一月的江南城寒风呼啸,湿冷入骨。

江南城姜家老宅

一个高声尖利的声音说道:

“你们这些贱婢是怎么服侍人的,统统拉出去发卖了。”

然后是一片低声的呜咽哭泣声。

公西月有意识的瞬间,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她努力挣扎着动了一下,发出微弱的声音:“先别……”

“平乐,你醒了?”

伴着惊喜的声音,一个头上插满珠翠的妇人俯下身来。

公西月的鼻端传来一阵浓郁的脂粉味,虽然不是劣质的香粉味,但味道太浓仍是呛人。

公西月将头微微侧了侧,“别发卖。”

“好、好、好,只要你醒过来了什么都好说。你不知道,昨晚你高烧不退,人一直昏迷着,方大夫说如果今早再不醒的话就危险了。”

公西月全身绵软无力,但脑子里却有着两个人的记忆。

可不是危险吗?

原身姜平乐已经因为一场风寒去了,现在活过来的是她公西月。

公西月,是宇文煌追封的慧敏皇后。

现在是大宇朝元治三年,皇帝叫宇文煌,是大宇朝第一任皇帝。

公西月醒过来了,那妇人冲着跪在地上的丫环骂道:

“你们都是死人吗?小姐醒了也不知道服侍。要是小姐再有个好歹,一定把你们全都卖了。”

公西月叹道:声音真是刺耳啊!不过还能听到人说话,这感觉真心不错!

一群丫环都从地上爬起身,其中一个过来慢慢扶着公西月坐起,另一个丫环倒了一杯温水递了过来。

“小姐,先喝点水。”

从姜平乐的记忆得知,这个扶着她坐起的温柔丫环叫三七,那个倒温水的丫环叫细辛。

这两个是姜平乐的大丫环,是陪着姜平乐一起长大的,姜平乐生下来体弱,她的母亲柳氏便在服侍她的人身上费了很多心思,不仅挑的是成熟稳重之人,挑好后还专门请人调教过。

但丫环服侍得再好,也奈何姜平乐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一场风寒就要去了性命。

温水下肚后,公西月的精神好了些。

她医术精湛,不用摸脉都知道目前这命是保住了,但想要身体好转仍需仔细调理。

“小姐,这是昨晚方大夫开的药,说你醒来后可以喂你喝。”

细辛端过来一碗药,想是早已熬好一直温着的。

公西月喘了口气,“药方给我看看。”

虽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看药方,但细辛仍是拿了过来摊开给小姐看。

公西月看了一下,这方子不错,但用药都是选的名贵药材,不是最适合她身体的。

她能开出更适合的方子。

公西月吩咐道:“我开个方子,拿笔记一下。”

一直伫在一边的妇人这时又开口了。

“平乐,不要开玩笑,你懂开什么方子?这个方大夫的父亲曾是前朝太医,医术是祖传的,在江南城顶顶有名。”

难怪了,太医院出来的方子,自然都是以贵重药材为主。

细辛看了那妇人一眼,没敢去拿纸笔。

没有力气在这个时候和人争执,这药效果也还不错,先喝着这药吧。

喝完药后,公西月又沉沉睡去。

再醒过来时已到午时。

见公西月醒了,一直坐在床边的三七连忙扶着她坐起,细辛则端了米粥过来。

喝了小半碗米粥,公西月感觉又好了些。

姜平乐的身体弱是真弱,但也与她平常不爱动有关。

姜平乐生下来就体弱,家人生怕她冻着、累着,成天关在屋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长久以往,正常人都会生病,何况本就病弱之人。

喝完粥后有了些力气,公西月让细辛拿了纸笔过来。

她缓慢地报出一个方子:“桂枝10克、白芍10克、生姜2片、炙甘草10克,红枣10枚,每服药加水6碗,大火煮成2碗,空腹服下,每日三次。”

细辛写好后,问道:“那方大夫的药还喝吗?”

“两刻钟后,你将方大夫的药再端给我喝一次,晚饭前便喝我开的方子了。另外,这两天都喝米粥。”

一段话出口后,公西月便觉得累得不行。

三七和细辛都觉得小姐醒来后有些奇怪,但她俩都是稳重之人,自然不会开口问什么。

细辛拿着公西月开的药方去找了方大夫。

“这是我家小姐吩咐用的方子,我想找方大夫看看合适吗?”

细辛没有说是公西月自己开的方子,那样太吓人了些。

方大夫接过一看,怔了一下。

这药方极简单,单论方子并不比他开的方子好,但似乎更适合姜小姐的身体。

“既然你家小姐吩咐了,就用这个方子吧。”

见方大夫没有异议,细辛便放了心。

只是小姐什么时候会开药方了?

细辛将疑问按下,抓了药回了姜家。

姜平乐是永宁伯姜纪良原配柳氏所生的嫡女,母亲生她时早产,因此她生下来就身体赢弱。

而她母亲也因生她时伤了身子,在她6岁那年去世。

姜纪良被封永宁伯后,还被赏了座府邸,全家移居中原城,而姜平乐因体弱不耐远地奔波便留在了江南城老宅。

这一留便是三年多时间。

**

四月的江南城天气向来阴晴不定,昨天还是太阳暖照,今天就是阴雨连绵。

迂回曲折的长廊上匆匆走着一个人,她走过长廊,来到一处院落,没有理会院子里两个丫头模样的人殷勤地叫她“细辛姐”,掀帘而入。

“小姐,你让奴婢打探的消息有了回信。”

虽然已是四月,但屋子里仍然烧着地龙,暖烘烘的。

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躺在美人榻上,面容苍白、身体赢弱,看着不甚健康的模样,但一双黑眸却深不见底、幽深叵测。

听到细辛凛报,她坐起身子。

“拿来。”

细辛连忙将一个密封的小竹筒递上。

公西月熟练地打开竹筒,从竹筒里拿出一张卷着的小纸,看完后,脸上神色不定,良久,方说了句:“拿火盆来。”

细辛连忙拿来一个火盆,公西月将纸条放在火盆里烧了,直到看着它成了灰烬才让细辛把火盆撤下

重生之病骄女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