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厨娘傻王爷

“小姐,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豆蔻忽然支起脑袋侧耳听向房外。

“嗯,好像有人在哭。”赵墨认真分辨了一下道。

“三小姐,三小姐?”门外响起小六的声音。

豆蔻开门,小六在门外用嘴里的哈气呵着手,小六还在长身体的年纪,去年的棉衣小了,今年的棉衣还没发下来,这天说冷就冷,冻得他直打哆嗦,佝偻着腰,站都站不直!

赵墨出来道:“小六,有事吗?”

小六脸上冻得红一块紫一块,见赵墨出来依旧讨喜地笑了笑道:“三小姐,刚才夫人在书房被老爷打了,还罚去跪了祠堂。小的就是怕你不小心触霉头,才急忙过来给您报个信儿!”

“多谢,可知因为何事?”赵墨心里有些意外。

“这个小的不知。”这又不是啥好事,他可不敢凑得太近,万一被胡管家看到又是不顿皮肉苦!

“父亲现在何处?”

“老爷被老太太叫去慈安堂了。”小六捂着嘴打了个喷嚏。

“哦,知道了。豆蔻,把今日新制的肉圃给小六拿一包解馋。”

豆蔻拿了个纸包递给他,小六还穿着秋装,见他冻成这样,豆蔻心里也不好受。

“谢三小姐!”小六把肉圃往怀里一揣转身跑了。

“小姐,今日这事有些怪啊!”两人急忙回屋关门,守着火盆暖手。

“你都觉出怪了,那还真是怪!”赵墨搓了搓烤得发干的小手。

“小姐!”豆蔻不依!

赵墨投降道:“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怪法?”

豆蔻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平日里,老爷就算不满也顶多就是把自己关进书房里,别说是动手了,连吵架都没吵过吧?怎的今日直接动手打了还不解气,还要罚跪祠堂?一家主母罚跪祠堂多失颜面啊?”

“嗯,你说的有理!”赵墨点点头,豆蔻说的差不多就是她在想的。

“所以,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触了老爷最不能忍的底线!把老爷那样斯文的人气急了才会这样!”豆蔻看赵墨点头认可立马来了底气。

“没错!”赵墨拍了拍手,夸赞豆蔻分析的对!

“你猜是什么样了不得的大事?”好奇豆在线提问。

“咱们家能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是夫人能左右的?”赵墨不答反问。

“买房买地买铺子?这样的事老爷从来不过问,全凭夫人打理。”豆蔻一把小指头数了个遍。

“嗯!”

“那就是官场的事?夫人也使不上多大点劲,顶多就是和几个侯府夫人走动频繁些,不至于让老爷动这么大的肝火。”豆蔻皱了皱眉头。

“对!”赵墨佛系地应着。

“那除了几位小姐的终身大事就没别的了!”

“嗯!”

“啊!我知道了,会不会就是大小姐和靖王的亲事?”小机灵鬼豆蔻好像洞察到什么先机一样兴奋。

“也有可能!”

“大小姐和靖王爷能成亲是好事啊?老爷为什么发火?”小眉头再次皱起。

“我也不知道!”

“哎呀,小姐,你都不好奇吗?”

赵墨一脸的事不关己:“一点也不!左右不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啊,就关上门好好等着擎儿回来一起过年就好了!”

“嗯,一起吃腊肉!”

“涮火锅”

“吃冬青蒜!”

“堆雪人!”

“放鞭炮!”

“哈哈!”

“哈哈!”

两人像对对子一样,你一言我一语,节奏越来越快,即便是在万物俱寂的冬日,这偏僻小院里也不乏欢声笑语!

慈安堂

“母亲!”

“事情原委我已经听说。”

“我原本也没指望她能对墨儿姐弟俩视如己出,平日那些厚此薄彼也就算了,可她这次也太过份了。”

“你呀!没有做过娘亲,不能体会为娘的心。为了自己的孩子,别说搭上其他孩子的前程,就算搭上她自己的性命,当娘的也再所不惜!”

“那墨儿,墨儿她岂不是太可怜了?擎儿这几天就该回来了,我要如何向他解释?”赵中廷这会儿掐·死秦氏的心都有!

“醇亲王那个孩子,我之前入宫赴中秋宴的时候见过,是个纯良聪慧的好孩子,只是后来遭逢变故才......”赵老夫人忆起当年那个才华横溢的孩子只得一声长长的叹惜!

“那也不能......”纵然之前千好万好,现在也傻了不是!

“你容我再想想,实在不行,豁出我这张老脸去求皇上收回成命或许能行。”赵老夫人娘家祖上显赫,与皇上还沾些远亲,可是这种打皇上脸的事情,她也没有把握。

“孩儿不孝!”赵中廷对着白发苍苍的老娘一躬到底。

“无事,你先回去,你夫人罚跪一晚就行了,传出去反倒污了你的名声,明早就放她出来吧!”

这个秦氏这么大的胆子也是该治一治她!平日里身娇肉贵的,跪一晚上也够她受的!

“是!”

赵中廷出了门,赵老夫人立刻对身边刘嬷嬷道:“去,把墨儿叫来。”

小院房子透风,秦氏又不给赵墨配足炭火,赵墨只得与豆蔻钻被窝里聊天。

两人正聊得欢,被刘嬷嬷叫了出来,心里莫名一慌,面上还假装不知道父亲与大夫人起争执的事,披着她磨破了边的棉斗篷跟着刘嬷嬷往慈安堂走。

倒不是没钱添新衣,她手里的钱添得狐皮斗篷也用不完!只是添了新衣花银子不说,还会惹秦氏怀疑,太不划算!

不划算的生意她赵墨从来不做!

反正她从来也不讲究穿着打扮,整天不是小院就是后厨,又没应酬,穿给谁看啊?

“祖母安好。”将破斗篷褪下收进怀里,赵墨躬身行礼。

“坐吧!”祖母今日语气明显有了温度,不似以往总是微凉的。

“是!”赵墨微微颔首,将斗篷放好,温顺地坐在祖母下首的位置。

“你父亲与你母亲起争执的事你知晓吗?”赵老夫人温和问道。

“孙女不知。”赵墨眼睫低垂,轻声回道。

“他二人起争执全是为了你。”赵老夫人声音不大,语气和缓,全无怪罪的意思。

“?”赵墨自进到慈安堂内一直低眉顺眼,此时听到祖母的话不禁抬眼望向祖母,忽灵灵的大眼睛里映着祖母慈爱的面容。

今日的祖母真的不太一样!

“你母亲今日进宫为你应了一门亲事,若说门第当是咱们家高攀了,若说人,只怕是委屈了你!”

“哦!”赵墨一听亲事又重新垂下了眼帘。

亲事?她早就不指望了!秦氏能给她这个庶女费心选婆家?

像她这样爹爹不疼、祖母不爱的人,能嫁个平凡人家,不冻·死、饿·死就谢天谢地了!

她这个样子反倒惹了祖母好奇:“你就不关心你母亲给你应的是谁家的亲事?”

“墨儿全凭祖母、母亲做主。”

她认命!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为何如此心如死灰?”

见赵墨既不好奇也不反抗,赵老太太越发心疼,不知她是主意太大还是全没主意。

赵墨心道:“若是对方人好,那便好好过,若是对方是个人渣,那本姑娘自有法子收拾他!”

口中却柔顺无骨地回道:“墨儿自小失了娘亲,全凭祖母、母亲垂怜苟活至今,无论对方是谁,只要祖母、母亲认为墨儿嫁得,那墨儿便嫁。”

“你可知应的是醇亲王?”赵老夫人眼神看着赵墨,希望从这小妮子脸上能瞧出些什么。

可她老人家终究还是失望了,这么多年,赵墨早已百炼成钢,把情绪隐藏的滴水不露。

“醇亲王?”不知怎的,得知对方是醇亲王赵墨心里竟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面上却只是跟祖母确认她在认真听长辈训话而已。

赵老夫人心中一痛,这么多年故意冷着这个孩子,如今想亲近也亲近不起来了!

柔声道:“墨儿别怕,告诉祖母,你是怎么想的?”

“是墨儿高攀了!”她还是那么低眉顺眼,就算明知要嫁个痴儿!

“他虽贵为一品亲王,但他的状况......若你不愿,祖母愿明日一早进宫为你向陛下求情,或许......”这孩子乖巧的赵老夫人心都快碎了!

“祖母不必为难,墨儿嫁!”就算痴傻,他也是个一品亲王!

好吃好喝还不用费心应酬,下半辈子都不会为钱帛发愁了!

傻了好啊!没人拘束,更自由!

赵墨看到了下半生的快乐生活在向她招手!

心里乐开了花!

脸上还是那个逆来顺受的乖巧模样。

赵老太太张开双臂,激动到声音发颤:“好孩子,到祖母这儿来!”

墨儿顺从地把自己伏进祖母怀里,这温暖的怀抱是她从来都不曾拥有过的。

祖母苍老的手抚着她的后背,柔声道:“祖母这些年一直对你冷冰冰的,你父亲也对你不闻不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祖母和父亲对墨儿越好,母亲就会越发讨厌墨儿的存在。”

“祖母就知道你是个聪慧的孩子!擎儿也是,所以一早把他送到松山书院念书一年只回来一次,为的就是让他远离是非、平安长大!”

“墨儿明白!”

“嫁给醇亲王这样的贵胄,祖母定不会让你失了体面,我这些年攒下的老本也能给你置办下十里红妆!”

娇俏厨娘傻王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