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厨娘傻王爷

帝都城郊栖凤山,赵墨与豆蔻肩背竹篓手拿药锄,沿着山坡边走边将新鲜的野山菌和草药采下装进竹篓里。

一只小白兔从身旁嗖的跑过,豆蔻惊呼一声,便和赵墨一起追了起来。两人分头包抄,与小白兔一步之遥的时候,一只冷箭从身后射来,堪堪插入小白兔身旁的石缝中。

第二支箭紧接着射来,赵墨猛然出手,将小白兔抓进自己怀中,手腕被箭矢划过,鲜血崩然而出。

“小姐!”豆蔻惊呼。

“你没事儿吧?”一个低沉男声自身后传来。

赵墨二人闻声望去,远处正走过来两名年轻男子,同样的身材高挑、一袭黑衣,走在前面的男子五官却极为出色,眉宇之间一股沉稳高贵之气。

赵墨检查自己怀里的小白兔,见它安然无恙才抬头淡定道:“无事。”说完拿出绢帕将手腕伤口缠住,对豆蔻道:“走吧!”

“小姐,你手腕还在出血!”鲜血浸透了绢帕,从赵墨指缝里渗出来,男子歉意提醒。

“无事,小伤。”赵墨忍着腕上的疼痛语气冷淡,转身离去。

男子不由得多看她一眼,一个小女人又是箭又是血的,就算不恐惧、无助加痛哭也不该如此淡定吧?

黑衣男子在身后拱手一礼道:“这位小姐,今日确是在下唐突,还请小姐见谅。”

“这可是你自找的!”赵墨心里暗道一句才缓缓转身,面色不善:“既然公子如此道歉必是知书答礼之人,小女有句话不知当讲不讲?”

“请小姐不吝赐教!”他目光温醇似水,稳稳地接住了她的不善。

“公子堂堂七尺男儿,手中兵刃不去保家卫国,反倒屠杀这些弱小生灵,这种行为又何止是唐突二字?”赵墨言辞犀利像一把小箭,刺的男子一愣。

黑衣男子身后随从模样的男人刚想开口便被黑衣男子抬手拦下,拱手道:“在下之前只知弱肉强食的道理,却丢失了本应怀有的悲悯之心,今日蒙小姐赐教,受益良多!在此谢过!”

赵墨这个人就是遇强则强的性子,见对方如此谦恭,赵墨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躬身道:“小女言语冒失之处请公子见谅,先告辞了。”说完转身要走。

黑衣男子道:“小姐请留步!”

赵墨停住脚步看着他。

男子从随从那里接过一支晶莹剔透的白玉小药瓶递过来道:“今日莽撞之下害姑娘受伤,愧疚难当,请将这金疮药收下,聊表歉意。敢问贵府在何处,在下再派人送些补品过府致歉。”

赵墨示意豆蔻将金疮药接过“今日这些便已足够,小女家门寒微,卑贱之地恐污了公子视听,还请公子见谅。就此别过!”说完,转身离去,不再给他开口的机会。

看二人离去的背影,侍卫开口道:“王爷,要不要派人追查二人底细,以防万一?”

黑衣男子微微颔首。

++

西域春二楼雅间,靖王看着面前比桌子小不了多少的盘子问道:“这是?”

店老板殷勤开口道:“这是本店新菜——西域大盘鸡,这碗里是拉条子,泡在大盘鸡酱汁里最是美味。”

“你们厨子呢?”靖王今日未见那娇俏身影不由得有些惦念。

“我们厨子前几日受伤告假了。”店老板解释道。

帝都之下没兵没乱的怎会受伤?靖王凝眉:“因何受伤?”

“说是去山上采山菌时伤着手腕了,并无大碍,再休养几日便好。”店老板纳闷,吃饭关心厨子的客官倒不多见。

赵墨是个闲不住的人,手上缠着纱布啥也不能做,在房里呆了半日便觉无聊,到书斋拿两本书看。

赵墨从书斋门内往外出,眼前一黑,一头撞上某人胸口,抬头一看那年轻男子的长相似曾相识,急忙低头绕过,匆匆钻进马车里,却与车内的人目光相对,靖王在车里等着汉英将前日订的孤本取来,不想竟有人冒失钻进他的马车里,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这不是······西域春包间里那位贵客?”

赵墨下意识的去摸脸上的面纱,这又不是在西域春,哪来的面纱啊?

靖王目光粘在精致小脸上,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惊慌失措、尴尬、仓惶接连上演、真情流露,真是太精彩了!还有她手腕上的纱布,不禁眼底含笑:“西域春的小厨娘!”

车外,豆蔻轻唤:“小姐,小姐,你上错马车了!”

赵墨一头黑线,脸上尴尬的连假笑都挤不出来,低头匆匆行了一礼,赶忙从马车里退了出去。

靖王掀开窗帘看到落荒而逃的那辆马车上左右摇摆的灯笼上写着“赵”字,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这丫头有意思!

汉英在车外道:“王爷,您要的书。”

靖王从车窗接过书来,翻看后问道:“怎么多了一本?”

“在车辕上捡到一本还以为是王爷的。”汉英回禀。

靖王看着封皮上写《东周列国传之美馔篇》不禁失笑“还挺敬业的!”

++

清晨,赵夫人帮夫君将官服穿戴整齐,谄媚一笑道:“今日定国侯夫人设马球会,妾身带婵儿和娟儿去瞧瞧,这婵儿也老大不小了,总要多见见识面将来才好做得一家主母。”

“嗯!”赵中廷应了一声,将玉带正了正道:“把墨儿也带上。”

“啊?”赵夫人手中一顿,紧接着道:“好是好,不过,墨儿喜静,妾身怕她不愿去人多的地方。”

“总要学着适应。”赵中廷不容置疑道。

“是!”赵夫人压下心中不满,低眉顺眼地应道。

马球会是当今皇室和贵族们最喜好的社交活动,贵族少爷们在赛场上一显身手,各家小姐以扇遮面,躲在看台上偷瞄,没准哪个青年才俊便入了她们的眼、进了她们的心!

一旁的老母亲们,抱着准婆婆、准岳母的心思挑选着自己认为最门当户对的儿媳、女婿,互作寒暄,跟着一家主母而来的丫鬟、婆子们最是忙碌,还要留意主子们的目光所在、侍奉周到,又得与旁的府第下人们互探底细,回府好向主子们汇报。

婵儿临出门时不满意丫鬟梳的发髻,非要重新梳理,耽搁了时辰,下车时马球比赛已经开始了,赵墨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马球赛,站在马车旁看得入迷。

赵婵轻哼一声,像只高贵的花孔雀矫揉造作地向看台走去:“土包子!”

赵娟悄悄轻扯赵墨衣袖,小声道:“三妹,到看台上去,看得更清楚些。”

赵墨跟着赵娟走到自家预留的看台上,果然,站得高些看得更清楚。

马球场上两方阵营分为蓝色和红色,各府千金也自发分为两方阵营,为自己心仪的男子进球得分而欢呼。

“靖王,快看,靖王飞身抢球,哇!中了!”千金们发自肺腑地欢呼出声,靖王手臂上的湛蓝色绸带随风飞舞。

红色队伍明显落了下风,偶尔进一球欢呼声也不似靖王进球那样热烈。

赵墨轻声问一旁的赵娟:“二姐,红队领队的是谁?”

赵娟附在赵墨耳边轻声道:“是醇亲王。”

赵墨不懂,听位份,醇亲王必是比靖王尊贵,为何,这些千金却不似对靖王那样热情?

赵娟似是明白赵墨的疑问,将赵墨拉到一旁人少的地方压低声音道:“醇亲王儿时生病,烧坏了脑子,所以......”

“哦,醇亲王是个傻子!”赵墨终于明白了,就算他地位再尊贵,也没有哪个千金愿意嫁给一个傻子!

赵墨看向手臂上飞舞着红色绸带的男子,心道:“傻是傻了点,马骑的还不错!”

娇俏厨娘傻王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