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不凡

许多年以后,后宫里的白头宫女们偶尔还会说起,那个可怕的公主带着恶魔般的神情,用皇后的手刺破自己的脖子,晕倒前发出怪异的笑声,是她们多年不能忘却的噩梦。

门轻轻推开了,一道阳光射了进来,聂小川从帐子里抬起身,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走过来。

做这个梦已经是第十天了,聂小川有些想笑,这事真是够怪异的!当然,她已经明白这不是梦了,在被皇后的指甲刺破,那种疼痛感已经让她冷静下来。

“公主,你要起来吗?”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在外问

那个小女孩,叫做玉香,是“自己”的丫环,今年十二岁,据她说是两年前才分过来的,而自己也正是那个时候进的宫。

“难道公主不应该住在宫里吗?”聂小川听了便问

玉香习惯性的低着头回答:“公主自小便跟枫王爷住在宫外。”

在吓倒皇后一干人的那个晚上,聂小川醒来后,看到这个几乎要哭死的女孩子时,坦白自己失忆了,玉香除了接着哭到没有别的表现,倒让聂小川白白准备的许多解释的话。

“太医说了,从那么高摔下来会有后遗症的,原来只是失忆,”玉香抽抽搭搭的说,脸上竟然带着一丝欣喜,“失忆也没什么,以前的事不记得也好。”

自己现在所占用的身子正主,前几日从树上摔下来,头被撞破昏迷好几日,聂小川猜测其实是死了,而她在车祸后灵魂出窍了,也算是死了吧?那么现在,是借尸还魂还是又投胎了?

转眼过去半个月了,自从她用皇后的指甲刺破自己后,身边除了玉香就再也见过别的人。

“没有人来那是再好不过的,”玉香已经收拾好食盒,她每日从外边端饭进来,吃完了再送出去,出门时又小心的叮嘱一句,“公主,如果有人来了,你可千万别讲话!”

聂小川微笑着点点头,看着她匆匆的走了,玉香在得知她失忆后,第一句话就是叮嘱,要继续装哑巴,直到枫王爷回来。

当追问为什么时,玉香似乎不愿提,只是反复说如果别人知道她能讲话,一定会害她,只有枫王爷回来了,才没有人敢欺负她。

此时,聂小川坐在窗前,一面看着镜子,一面在想这个枫王爷是什么样的人,玉香似乎很怕她,每次问话都回答的模模糊糊,凌乱不堪,只会说你是公主啊,问她哪个国家,便说我们国家啊,这里是哪里?是皇宫啊,枫王爷是谁?是王爷啊,问了几次,聂小川也就放弃了。

桌子上的铜镜,泛着黄光,模模糊糊的呈现一张十一二岁的女孩子的脸,圆脸,圆眼,此刻微微皱着眉头,聂小川目光转到镜子里,镜子里的女孩子嘴角翘起来,脸上呈现两个小酒窝,这样看来,也是很可爱的。

这张脸跟她“生前”的模样比起来,真是天上地下,那时候有个新闻杂志选美,说她是全球十大美女之一。

不过,真的很高兴,要知道有一张走到哪里都是焦点的面容,其实很麻烦,聂小川伸手合十,非常虔诚的感谢老天,虽然过程惨烈点,但是也算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不知不觉天沉了下来,有阵阵闷雷滚过,玉香还没回来,聂小川站起来走到门边,一阵风夹杂着雨腥味冲过来,廊檐上的铜铃一阵乱响,豆大的雨点砸到地上,很快溅起白色的水雾,“一片汪洋都不见“聂小川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句诗。

“哎呀怎么突然就下雨了!“一个身影突然冲进走廊,伴着一句抱怨。

聂小川轻轻往门后退了退,从门侧打量来人,这是个年轻的男子,有1米74左右,乌黑的头发湿淋淋的垂在肩头,白净的脸上沾满了雨水,就连长长的睫毛上也亮晶晶的,他低着头去拧被雨水打湿的衣服,聂小川看到他脚上那双朱红色的靴子。

“哎呀!吓死人了!”感觉到审视,那少年猛地看过来,似乎没料到身旁半掩着门边竟然有人,失声喊道。

聂小川低下头又往门里走了走,听那少年片刻停顿后说道:“是桔儿妹妹啊!”

聂小川侧头看着他一手掠着垂在耳侧的湿发,一手指着屋檐,露出好看的笑容,“被雨浇蒙了,可不是跑到妹妹的铃铛宫了!”

铃铛宫?这名字可真够奇怪的,聂小川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那少年已经走进来了,很随意的拿起一块手巾擦拭自己,擦完了又拿起桌子上的篦子,对着镜子认认真真的开始梳头。

“妹妹这里怎么没有胭脂?”他梳完头,开始在桌子上寻找

聂小川摇摇头,她来这里后还没有梳妆过,自然也不知道,那少年很快放弃了,凑近镜子,伸手轻轻拍着脸,嘴里说着:“真是可惜,刚进贡的上好胭脂,好容易从大姐那讨来的,偏给花了!”

聂小川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像是看到那些影视圈里的花样少年,唇红齿白,有着无比温婉的形容,这个人是“自己”的哥哥么?

他觉察到聂小川的注视,回头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妹妹这病了一场,可是变得不一样了!”

聂小川心里一颤,他已经又去照镜子了,嘴里慢慢说着:“以往妹妹见了我,可是看都不看一眼,怎么今总看不够似的?莫不是这胭脂的功效?”

他全身心的投入到镜子里,恨不得将每寸肌肤都看透,聂小川有些好笑,也就不再去理他,目光放到外边,那雨没有停的意思,不知道玉香可及时避雨了?

一股香气袭来,聂小川眼前呈现那少年放大的脸,原来他已经走过来,蹲下来直视着自己,这么近的距离来看,果真好皮肤!

“桔儿还不会说话吗?”他含笑说,声音里带着撒娇般的味道

聂小川忍不住一阵寒战,心里紧张起来,他是什么意思?从玉香含含糊糊的讲述里,她隐约觉得,自己能不能开口讲话,是件很重要的事。

“给栋王爷请安!”玉香的声音突然响起来,聂小川向门边看去,只见玉香像是方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冲这位少年叩头。

“玉香啊,快起来,怎么跟我行这么大的礼?”少年笑着说,头轻轻一扬,束发的红彩绳划出好看的弧线,“我听说桔儿妹妹能讲话了?可是真的?”

玉香半点也没抬起头,浑身乱战的说:“奴婢不敢,奴婢每日照看公主,太医的药也按时煎服,只是公主还不曾开口!”

少年恍然般的哦了声,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我说嘛,这药都吃了这些年了,怎么偏就要今年能说了?我这次可是押对了,非赢他们个干干净净!”最后一句话,他用着戏里的念白说出来,那手指一翘正好在聂小川鼻尖。

再一低头就看到聂小川鲜花绽放般的笑,他的手猛地收回来,一脸不可置信:“哎呀!桔儿妹妹竟然会笑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