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不凡

身体温热柔软,带着女孩子特有的甜香,说话的声音清晰,眼泪竟然还湿透了她的肩头,还有心跳清晰可闻?聂小川认真的分析,她从没有做过这么真实的梦!

聂小川被她抱得很不舒服,忍不住动了动,用手指推推她,说道:“别哭啦!”一开口,发觉声音嘶哑,嗓子似是火烧过一般。

但这个女孩子惊叫着松开她,如同听到什么可怕的声音,竟然一跤跌倒在地上,喊道:“公主!你能说话啦?”

那声音与其说惊喜不如说是惊恐,聂小川看到面前这个女孩子,齐齐的黑发帘,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看样子不过十一二岁而已,此刻一脸震惊。

梦里不能说话吗?聂小川歪着头想,她的手摸到一个奇怪的东西,顺手拿起来,原来是条鞭子。

那个女孩子猛地俯下身子,开始冲她叩头,声音里带着惊恐:“奴婢该死!奴婢说错了!公主不要打奴婢!奴婢不是怕挨打,公主你身子还没好,打坏了奴婢就不能好好照顾你!”

聂小川惊讶的看看她,又看看手里的鞭子,这是一条黑亮的牛皮鞭,足足三尺长,上面有精美的图案,她有些糊涂,按照弗洛伊德的解释,梦里出现鞭子意味着性需求,聂小川忍不住呸了声!

那个孩子还在不停的叩头,地上已经有了血迹,就连在梦里自己也是高高在上的身份么?聂小川有些生气,将那鞭子扔下来,“起来!你用它打我!”

她的语气本意是威严的,可是从目前这个孩童身体说出来,竟有些顽劣的味道,那个女孩子更加惊恐,几乎哭出来,一叠声的说着“奴婢该死!”

聂小川掀开被子,跳下来,一阵眩晕,扑通摔在地上,那奴婢连滚带爬的上前扶住她,顾不上自己脸上的泪水,伸手胡乱的拍扶:“公主摔坏了没?”

聂小川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青草的味道,她的眼睛里虽然充满了惊恐,但也流露出的关心,那是真的关心,就如同一直在身边的四喜,四喜!聂小川心收紧,四喜怎么样?

自己坐的位置是除了司机外,最安全的,可是四喜能在这次车祸中逃过吗?不要再夺走她爱的人了!聂小川猛地握紧双手,向自己头上打去,消除幻觉的最好方法就是刺痛感。

“我不做梦了!我要醒过来!”聂小川喃喃说道,既然命已如此,就不能逃避,她要知道四喜怎么样,要用尽所有留住她的命。

小女孩被她的举动吓到了,试图制止她敲打自己的行为,“公主,你怎么了?你做什么?小心头上的伤!”

她的喊声引来更多的人,她们穿着一样的古代服饰,年纪都在十七八岁,七手八脚的上来困住她。

“快去告诉皇后!快去找太医!”伴着人声纷乱,聂小川打到自己的头,那里引起一阵剧痛,终于如愿以偿的晕倒了,失去意识前,她又一次怨念,为什么偏要我出车祸?

闪光灯,警灯直晃得的她眼睛疼,四周嘈杂的令她要作呕,难道还没送到医院吗?聂小川呆呆的想着,她努力的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浮在空中。

她清晰的看到恐怖的真实的车祸现场,看到支离破碎的车架下露出的一只手,血迹斑斑的手,聂小川忍不住尖叫,那是自己的手,上面戴着妈妈留给她的宝石戒指。

灵魂出窍?死了?聂小川再一次尖叫,看到医护人员匆匆抬起她自己的身体,在一片闪光灯下匆匆而去,不要!我还在这里!聂小川奋力的要跟上去,却发现自己越升越高,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四喜!四喜怎么样?如果她也死了,为什么我看不到她?看不到,是不是还活着?

“公主啊!公主啊!你醒醒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将她紧紧困住,声音越来越清晰。

“娘娘,快去找天师!微臣尽力了!”一个声音颤悠悠的飘啊飘,聂小川听到四周一片慌乱,似乎人踩到人,人撞翻东西,她看不到,只觉得身子越来越轻,是死了还是又在做梦?

似乎过了很久,聂小川感到一束亮光直射到脸上,她忍不住伸手去遮挡。

“魂兮!归来!”一声尖锐的声音陡然响起,就如同刀子划过玻璃般刺耳,聂小川猛地睁开眼。

眼前是柔白的帐子,以及一张美艳的脸,她的容貌在世人眼中已是极少数,而此时看到的这张脸,令她自叹不如,哪个医院竟然有这么美丽的医生?

这位医生的神情看起来怪怪的,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她要知道四喜可是得救没?

就在她要开口那一刻,一个人猛地扑上来,准确的抱住她的头,哭道:“我的公主殿下!你可吓死香儿了!”

聂小川被她身上熟悉的味道惊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难道还是在做梦?怎么又见到这个女孩子了?

就在她发愣时,那个女孩子伏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不要说话!”

接着女孩子被拉开,眼前出现好些人,女人,古代服饰,看样子像是汉服,只是比汉服颜色鲜丽,她们都看着她,脸上神态各异。

“公主可是醒了?哪里不舒服?想吃什么?”她们七嘴八舌的问

聂小川透过她们,看到抖抖索索站在一旁的那个女孩子,惊恐的睁大眼睛,咬着手指。

没容得多想,那个刺耳的声音又响起来:“皇后娘娘,公主已无大碍,微臣告退!”

皇后?围着她的那些女人低着头纷纷退开,聂小川看到一位渐渐走近的女人,首先撞击视觉的就是那一身纹饰复杂的朱红衣服,这个女人个子真高,大约有1米7左右,紧接着她注意到的是那看不出年龄的容颜,肌肤雪白,目似秋水,神情端庄。

不由自主的聂小川就想到贵树的母亲,那个现代君主立宪制国家的王后,跟此刻的眼前人一比,那所谓的贵气简直是做作。

也许这才是她想象中的皇后,虽然表面上那么不在乎,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贵树的妈妈,自己的婆婆能对自己和善些吧!

“桔儿,好些了没?”皇后已经走近,伸手抚上她的脸。

这不是梦!聂小川一个激灵,这双带着长长的鲜红指甲的手,如此的真实,这是幻境!还是幻境!伴着众人的惊叫,聂小川一把抓住这双手,狠狠向脖子里插去!让我醒!让我醒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