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知府郝明堂的声音很小,幽幽地灌进令史耳中,让他浑身绷紧,一股寒意侵袭而来,舌头不由有些打颤。

“大……大人……您都知道了?”

令史双眼鼓瞪,忽上忽下地看,郝明堂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停住,一脸阴骛问:“本官知道什么了?有些话,可不要乱讲!尤其是当着这么多无知百姓的面!”

说话的时候,郝明堂的视线落向了堂口已经稀零的民众,看到仍旧哭啼的左家娘子,他极为不悦地别开脸,扫一圈,终于落到堂外远处伞下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岁禾身上。

他看不清岁禾的脸,甚至不知道她是男是女,可就那一瞬,他猛然觉得四肢有些发麻,毫无征兆地抖了个激灵。

令史不知道郝明堂看到了些什么,但他能感受到知府手中传来的异样,二人的六识,在此刻,似乎完全相通,互望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恐。

岁禾自然也感受到了郝明堂先前投来的视线,她没有任何反应,但拉着她的阿香,能从她身上散发的沉静气息辨别她的情绪,于是微微侧前走了一步,将岁禾完全挡在自己身后。

郝明堂和令史会意彼此的惊惧后,不约而同再往堂口看,然而那道让他们遍体生寒的黑影,已经消失不见,因想着当是看花了眼,不由都松一口气。

郝明堂收回手尴尬地搓了搓,低声吩咐令史退到后堂再议后,便以案件疑点颇多,还需多番搜查为由,简单吩咐完让将疑犯收押入牢、尸体停放到义庄,就宣布了退堂。

捕头高也、令史、黄三儿几人,被叫到内堂秘密商议。

“老周,你说吧,那赵德几时、怎么死的?”

听得问话,令史微顿几息才答:“禀大人,赵德其人死于昨夜亥时到子时之间,而其面色虽然发暗,眼圈也乌黑,但卑职仔细堪验过,并非中毒之症……”

话至于此,他情不自禁咽咽口水,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高也和黄三儿。

昨日验查左二郎尸体之时,他曾那般笃定绝非鬼怪作恶,可今日这赵德,既非死于中毒,周身也无任何伤痕,又无惊吓过度之态,加之其形销骨立之症尤为明显,饶是他,也不得不开始联想。

郝明堂似乎已经料到他要说什么,微微扬手,没让他继续往下,后沉思几息,忽地转向高也,压了压声音,问道:

“高也,你今晨同本官说,是在何处发现的赵德的尸体、周围又是什么情况来着?”

今晨高也急报相禀时,他还睡意缱绻,脑袋昏沉,根本没记住,又因人物证俱全,料定犯妇何燕会供认不讳,就没再问询,谁承想,那作证的妇人,竟会供出新的证词,将案子推向另一个未知且繁复的方向。

“回大人,是在往城东荒山去的一条山路上,其路因与荒山和龙虎寨相连,除了务农的乡人,几乎无人踏足……”

“他去那边做甚?你们又为何会往那处去寻?

等等,龙虎寨?可是说的以那莫老刀为首的匪贼帮子?本官在任这些年,没听闻他们有出来闹事啊,怎么,赵德竟与山匪有所勾结?!”

高也没有立即作答,因为并未深入探查,所以不敢妄言。

不过关于为何会去城东寻赵德的原因,倒是可以说上一二。

昨夜接到报案之后,他们便火速去了曹府调查。

待人赃俱获,欲将犯妇何燕押回衙门之时,便听得人证询问“奸夫可也落网了”之类的话。

再结合白日推导的此次左二郎被杀,当是男女合谋一点来看,真相如何,其实一目了然。

于是详细问过奸夫的身份形貌特征,他们就顺着妇人所指其奔走方向,开始了大力搜捕。

奈何宜兰城的街巷交错纵横,又夜深人也静,无可问询,两三个时辰折腾下来,都没有任何进展。

直到寅时将至,接到早起出门割麦收黍的乡民报案,才知道,另一名凶犯业已死亡。

不过在赵德身周,并未发现曹府对门的妇人提及的那个白布包袱。

听完说明,郝明堂沉吟良久,堂内的气氛静默至极,高也等人呼吸细长,生怕打扰了他的深思。

但无论他再如何想,都没能将所有的线索串在一处,只好吩咐高也先做些可以着手的事,“你速带人去查,赵德被杀前后,都做了什么,又遇到过哪些人!

然后,那白布包袱果若存在,现在何处!

还有,探探那左家二郎,生前都做了些什么,可有冒犯过乔今秋的亡灵!

另,侧重关注下老乔家旧宅以及附近的街巷,近来是否传有什么风言风语!”

“是!”高也黄三儿齐齐抱拳领命,应声即要离开。

郝明堂轻咳一声,将他们叫住:“慢着,本官忽然记起,先前堂审之时,依稀听得有百姓说‘何家姊妹都不守妇道’之类,你们一并查查,具体是怎么回事,若有必要,把人带来见本官!最后,那何氏,想办法,让她主动开口!”

……

……

知府宣布退堂之后,惯要继续卖鱼干买蜡买纸的阿香,今日却一反常态。

撑伞牵着岁禾走出府衙,将搁在门口的背篓背上,就匆匆往城东赶。

却不是回东郊海岸的小渔村。

一路上,岁禾走在阿香身侧,一直都静静幽幽,没有说过一句话。

直到出城,行人渐少,她才不时抬头看天。

虽然有用黑伞黑色罩袍遮裹,日光不能直刺她的皮肤,但光温通过粗麻的布料传到她的身上,仍旧如火烤一般炽烈,让她浑身乏力,神识渐渐恍惚。

即便现在这副身体,吸过赵德的阳气之后,略有恢复,血肉丰弹了不少,腐臭在鱼干的腥味遮掩之下,也不至让人生疑,但她到底非人,又害人一命,见光理当幻灭。

如今在天光下曝露半日,形魂虽未飞散,但似乎已经到达极限。

感知到岁禾的异常,阿香从今晨听她说要一起出门就一直高扬的嘴角,骤然敛下,满脸担忧地将人抱拉到路边,焦急的比划询问。

岁禾声音虚轻,却异常坚决地说道:“阿香,你放开我!”

话音未落,她已经用尽自己全部的气力,将人推开。

阿香不肯,仍旧拉她入怀。

推搡之间,黑伞掉落,阳光直接落在岁禾身上。

不过弹指,岁禾便清晰地感到看到自己的皮肤,在光热的灼烤之下,开始不断溃烂翻卷发焦冒烟,似乎马上就要被昊天的光火焚灭。

阿香看不到她身体的变化,但能听到她为了不引人侧目刻意隐而不发的低呼,知她苦痛万分,却不能为之分担一二,顿时泪流如泉涌。

“伞……伞……”

岁禾脱力地蹲到地上,蜷抱双腿,以减少被阳光灼烤的部位。

经岁禾提醒,阿香才从慌乱之中回过神来,匆匆拾伞为其遮挡,却未有大用,正当阿香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二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旷砺的男音……

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