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听得知府郝明堂直接点明是她与躺着的男人合谋将左二郎杀死,何燕咯噔一惊,也来不及体感臀上的火辣疼痛,不自觉便将脑袋又深埋几分,几乎贴到了地上。

思索几息后,她才断续禀道:“回大人,此人姓赵名德,是……是民女……”

看何燕支支吾吾还不肯说,捕快黄三儿气不过上前插了一嗓子:“奸夫「yin」妇,有胆做没胆认!”

捕头高也拽住黄三儿,示意他闭嘴站好。

郝明堂乜一眼二人,没有斥责,而是接下话头,“你不好意思讲,那让本官来帮你说!因被这左家二郎撞破奸情,你俩为免闹得人尽皆知,所以合力将他掐死,可有此事?!”

知府话音一落,也不管有没有定案,堂口便有惊呼、附和、指点、议论的声音连绵响起。

诸如“这何家的人全一个德行”、“姐妹俩都不守妇道”、“早就知道这女人不正经”之类的话,不绝于耳。

左家娘子则扑跪到门槛边,边拍大腿边嚎自家男人死得着实凄惨,让知府大人一定严惩凶犯,为他们贫苦百姓主持公道。

众人七嘴八舌,一时之间,整个大堂都变得嘈杂不堪。

阿香将岁禾往自己身侧伞下拉了几分,以让她完全隐在光热之中。

她的脸上担优与喜悦并存,看来很是怪异。

知府郝明堂被吵得不耐烦,拍案怒喝:“肃静!肃静!不得扰乱公堂!”

当当当的声音接连响落,却没有半点成效,郝明堂气让捕头抓几个嗓门大的进来打板子,才终于压下沸声。

而何燕,则趁着嘈杂,收敛起慌乱的神思,舔着嘴唇极力思考应对之策。

知府知她定是还想着托词狡辩,终于失去所有耐性,让立即传唤人证。

和田巷曹府对门的半百妇人被传上公堂。

简单问询过后,妇人添油加醋叩首道:“大人,民妇一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这女人趁着自家丈夫远行未归,隔三差五便将她的姘夫邀进府宅,前日也不例外,天一落黑就进去了……”

“那你可有看到……”郝明堂扬着下巴指了指地上躺着的赵德,“他何时出来的?”

妇人面上有些羞臊:“大人,这……民妇不曾有偷窥的癖好,哪里晓得!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昨天夜里,他二人又见过一次面!”

一边说,妇人一边拿眼睛觑何燕,然后万般嫌恶地瘪了瘪嘴,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人恶心至极的东西。

何燕没有看妇人,更没有看知府,咬着牙一直沉默听他们一问一答。

“哦?什么时辰?可知都做了什么?”

“刚入夜不久,想是戌时左右……别的就……”妇人起首答得不假思索,但话音未落,她似又记起什么,一拍脑门儿,变得异常兴奋:

“当时他们二人鬼鬼祟祟,打着灯笼在后院门边,一上一下地蹲着,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一会子摸门,一会子又趴在地上,似乎在找个什么东西……

民妇只当他们是变着法子偷腥,就没好意思多看,可等我洗好碗筷、回屋将锅碗瓢盆放了再出来,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见这奸夫拿着一个白布包袱,忙慌慌地快跑走了!”

听到妇人的描述,郝明堂隐隐觉得自己把握住了其中的关键。

他没有追问妇人赵德当时急匆匆跑去了何处,而是立即吩咐高也黄三儿他们,让传令史来检查赵德的尸体,后又让高也即刻带人去调查曹府的后门处有何异样。

公差应声办事,府衙便开始休堂。

知府暂退回后衙休息,案犯何燕被牢牢看锁,做证的妇人也未被遣退,或趴或跪地在堂中等待。

没有了热闹可瞧,也不知道差役们何时回来,还有诸事要做的百姓们陆续有人离开。

阿香拉着岁禾,找到一处阴凉不见阳光的地方静候。

她脸上的神情仍旧兴奋,百看不厌地直勾勾盯着岁禾。

岁禾知道她想说想问些什么,却没有开口解释,不动声色地将身上的黑色罩袍、兜帽裹得更紧了一些,只露出一双眼睛。

借着眼前狭窄的小缝,岁禾沉默地望向越来越明亮的天空,以及已经蹦上墙顶就要大放光热的日头,有些忐忑又有些贪婪地感受着久违的新鲜空气,和渐渐打在自己身上的“炽烈”阳光。

……

……

半个时辰后。

令史验完赵德的尸体,又重新将左二郎的周身都查验过一遍,才见高也黄三儿和其余几个衙役们回来。

请出知府郝明堂,不等令史开口,高也便迫不及待禀报说:“大人,曹府的后门,似乎新漆过不久,还散有浓厚的桐油味!且其下尺余之处,有三处十分明显的异痕!

虽然都再被漆图过,但稍微留心些,还是很容易就能发现。”

郝明堂身体坐直,兴趣颇浓,“怎个异样法儿?详细说来!”

“是!”高也抱拳急应,后一边讲述先行的发现,一边同知府比划:

“最上一道,深重纹细,方寸余,当是硬物抵触所致;

后一处,深浅不均,呈片状,方一尺上下,有密孔残留,像是被……被……”

高也抓耳挠腮拧着眉毛想,憋了许久也不知该如何形容那片触痕。

同去过曹府的黄三儿适时小声猜问:“头儿,你说会不会,是被衣服压拭的痕迹?!最高的那处,或许,是人的脑袋靠在上面留下的印子……”

似被一语点醒,高也感激地拍了拍黄三儿的肩膀,后顺着他的思路,继续同知府禀明。

“而另一道,则很明确,是被利物刮擦所致……”

说话的同时,高也目光落向了仍旧趴在地上的何燕,眼中的厌恶愈加深刻。

令史闻言,神情不由一凛,赶紧接过话头问道:“高捕头,你说的,可是黑色的油漆?”

满堂的人,皆不解令史话中何意,高也更是一头雾水,“你并未同去,怎会知晓……”

看出高也的惊疑,令史顿时明白过来。

他定定神色,看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犹豫几息后,昂首前行几步,谨而避重地同郝明堂说道:“大人,卑职在死者赵德的中指缝中,也发现了黑色桐油!”

而何燕,一听提及门漆,以及那些无论她怎么涂刷,都掩盖不了的痕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颤抖呻吟起来。

旁人或许会以为她是因为被杖责的疼痛加剧,所以反应强烈,但她自己很清楚,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害怕,

不只她,堂外的岁禾、阿香,也很清楚。

听完几人的说明,原本觉得自己已经明了了案件详情始末的郝明堂,骤然陷入沉默。

他来来回回打量堂内活着、死了的人,好几次张口,却都没能说出话来。

那张肥胖宽厚的脸上,密布阴云。

托腮思索良久,似有所悟的他突然起身,提着官袍走到堂下赵德的尸体旁边,细看几眼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问近旁的令史:

“你先前,为何不禀明,这赵德因何而死?”

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