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天一落黑,岁禾便睁开眼睛。

看着一年如一日递在嘴边的白蜡,她没有表情地说了句感谢的话。

阿香对她的冷漠习以为常,却不觉得难过,反倒是看她开始嚼蜡,就幸福地流出两行清泪。

吃完一根蜡,岁禾撑着冷硬的床板坐起来,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门口的神龛前面。

阿香抱着背篓大跨步跟上。

将背篓里的香纸点燃,黄纸一瞬变红变黑,在屋内腾起一圈圈黑烟灰片。

岁禾身上的臭味,在香纸的熏染下变得淡薄了几分。

待背篓里的两摞纸全部烧完,岁禾吃力地扬扬脖子,示意阿香坐到简易的木桌旁。

阿香看着自家女儿僵硬迟缓如木偶、又双眼凹陷、脸颊松垮的模样,鼻头不由有些发酸。

因为心中触动,她便欲伸手将小女孩揽进怀中。

可一感觉到她眼里的深情,岁禾便本能地开始后退,好隔开与阿香之间的距离。

感受到岁禾身心的拒绝,阿香没有勉强,噙泪苦涩一笑,后收回了手坐好。

岁禾仍旧隔远站着,沉默一阵才开口问:“官府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阿香抹了抹眼角的泪,用力点头。

“很好,那今夜子时,你再去一趟那府院后门,将更夫左二郎的梆子和灯笼,也按我说的放好!”

看到阿香再次点头表示明白,岁禾眼里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只是她明明在笑,却看得阿香遍体生寒,她有些不自在地倒上一杯茶,在桌上划写自己想问想说的事。

阿香出身并不穷苦,不仅识得许多字,还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只是十余年前发生的那场凶案,不仅将她说话的权利剥夺,还让她不得不舍弃自己所有,辗转波折,最终逃到这偏远的小村庄苟且度日。

岁禾没有过问阿香失声、被追杀的具体因由,她只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现在这副身体的娘亲,即便知道自己不过一具身在其体内的怨灵,也一如既往好好待她的可怜之人。

所以对于阿香的提问,她不厌其烦地再次开了口解释。

“你应该知道,你的女儿岁禾已经死了,即是说,她同我一样,都是不应该再于世间存活之人,所以我即便借了她的尸体还魂,也不能真的让她活过来。”

说及此处,看到阿香眼中的暗淡,岁禾停顿一阵后,改换了阿香想听的说辞:

“若想她恢复本来的模样,不惧阳光,不用嚼蜡吃纸,再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世人面前,你,只能按我说的去办!”

闻言,阿香猛甩脑袋,擦干桌上的水渍,赶忙又写:我并非不愿帮忙,只是……只是……

似乎害怕岁禾误会,阿香变得有些着急,她想要解释,将自己今日的所闻所见一一写来。

可一看到岁禾紧皱的眉头,她思索好一会,终于化繁为简,写下了最为紧要的一句话——那名男子,似已有所觉察!

……

……

翌日卯时不到,知府郝明堂尚在睡梦之中,捕头高也领着几个捕快,也不等通报,便搡开府外府里的家丁仆妇,匆匆跑到他卧房门外拍喊。

“大人!大人!案子有新进展!”

郝明堂被拍门声吓醒,身旁躺着的夫人张氏也惊了好大一跳,蹭地一下就从床上坐起。

门外高也的声音依旧不停,郝明堂轻轻拍了拍张氏的肩膀,示意她继续睡,自己则半眯着眼睛披衣穿鞋下了床去开门。

“高也,本官说你多少回了,让你做事不要这般毛躁!

有进展又如何?今日初八,正值休沐,有啥事都待明日再说!”

话一说完,郝明堂就要关门,高也黄三儿眼疾手快,同时出拳将门板抵住。

“大人,此事不能再等了!

近两个时辰之前,有人连夜来衙门报案,经查实,已经可以锁定行凶之人……”

“这不挺好?那你们还慌甚么?”

“因为……因为其中一个凶手……已经死了!”

知府惺忪的睡眼,瞬间睁圆,“你说什么?”

……

……

半个时辰之后,府堂响起水火棍齐齐拄地的笃笃之声,死人左二郎在其间躺着,显得异常安宁怪异。

天色尚早,但堂外已经围满了宜兰城的百姓,左家娘子、阿香以及浑身裹黑的岁禾,亦在其中。

但因为自知身上腥臭,她们没有靠前,只撑着黑伞远远地站在人群后方。

一片“威——武”声中,知府郝明堂提着官袍从后堂出来。

坐上官椅,看着整齐有序地列在两边的三班衙役,以及坐在自己斜下手方位记录案件详情始末的书吏,他十分严肃地一清嗓子,让将人犯带上堂来。

不多时,一丰乳肥臀的俏妇人和一个身长八尺的壮汉,便被押、抬进堂内。

壮汉面上没有一丝血色,颊凹型瘪,躺在担架上,双臂也无力垂下,一眼便知,已经落气。

郝明堂看了一眼死去的男人,就立马将目光转移到了俏妇人身上。

一拍惊堂木,沉声喝问:“堂下所跪何人?家住何方,如实禀来!”

妇人跪在地上,将头埋得很低,听到咚地一声巨响,不由打个寒颤:“回……回大人,民女何燕,家住和田巷……”

和田巷,距离左二郎死去的东槐侧街,只隔了一段窄巷。

“左二郎打更用的梆子和灯笼,都在你府上被搜了出来,这可是事实?”

何燕抬起头,双眼有些闪烁,一瞬慌乱过后,摇着脑袋和被铐的双手,开始喊冤叫屈。

“你不知道它们为何会出现在你府中,这并不重要,但你想要将其销毁,却是不争之实!

本官倒想听听,你若心里没鬼,平白无故烧它们作甚?”

“民女……民女……是觉得那些死人的东西,摆在自家门前,很是晦气,所以脑子一热……

大人,您不能只凭这点小事,就断定民女有罪啊!”

“你明知官府在寻找死者的随身之物,有所发现不想着及时禀报上交,还打算私自销毁!你以为本官会信你这牵强附会之词?!

莫非,你想说,你久居深宅,并不知晓昨日东槐侧街上发生的命案?!”

“这……”

何燕心虚,半天答不出话。

不是她不想答,而是不论她如何回应,都会被抓住话柄,所以干脆保持缄默。

只是,一想到昨夜子时左右发生的幕幕场景,她便觉得,自己极有可能是被人算计进了某种圈套之中。

否则,怎会那般巧合,时隔一日的同一时间,她又听见了后门外传来的异常响动。

而当她避人耳目悄悄开门去探时,便见到了不该在门口出现的两样东西。

且在她惊惧地捡了回府欲烧之时,还好巧不巧,被同样听见声音出门来看的邻居撞见,然后迅速禀报了官府……

知府打断何燕的沉思,趁热打铁问:“堂下所躺男子,你和他是甚么关系?”

“回……大人,民女并不……识得此人……”

“好大的胆子!事到如今,竟还敢糊弄本官?!你以为,只要不承认,就当真死无对证了?!”

郝明堂心情不悦,虽可直接传唤人证,让这妇人百口莫辩,但他没有,而是再次拍响惊堂木,喝到:“来呀!先给本官用刑!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这衙门里的水火棍硬!”

衙役们应声而动,箭步上前,迅速就将妇人按压到地上。

水火棍此起彼落,毫不迟疑停顿地在何燕身上打落。

伴随着何燕不断求饶的声音,二十余下后,她的衣裙上,便渗出片片殷红的血迹。

“大……大人……民妇认得……认得了!求求您,不要再打……”

眼见着何燕就要因为剧痛昏厥,郝明堂这才扬手让人退下,冷着脸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罢,此人是何人,你又为何会同他一起,将左二郎杀害?!”

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