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府衙的差役听得禀报赶到之时,左二郎身边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邻里乡亲。

左家娘子听到消息,撂下手中浆洗的活计,窜窜倒倒奔过来,不待走近,就两眼一黑,昏死过去,被人抬去医馆,许久不省人事。

夫妇俩没有孩子,八十的老母腿脚也不利索,只能窝在床铺里哭着盼着干着急。

黄阿娟跟在差役们身后,眼泪鼻涕流一起,战战兢兢不敢靠近。

先前拦着黄阿娟说她言语疯癫的那些汉子们,神情各异,此时看到左二郎脸上身上的抓痕,便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差役们一边肃清人群到几尺之外,一边凑近了细看地上躺着的尸体。

“头儿,死者名叫左进,因在家中排行老二,故又称左二郎,是个打更的。

看他身上脸上利爪红痕明显,眼珠子也跟要跳出来似的,莫非,真是那乔今秋回来索命?”

被唤作头儿的捕头高也握刀跨列在几人身前,望望更夫,最后将目光落在空无一物的尸体四围。

“脖子上这么明显的指痕,你跟我说他是死于女鬼之手?!报案的妇人头发长见识短也就罢了,她看不清,你难道也看不明白?

黄三儿,你当捕快都多少年了,还信什么怪力乱神?”

黄三儿赧颜垂首,不敢回应。

高也目光凛冽,扫一圈在场的所有人,继续问:“既是打更人,身边怎么没有打更的器具?!”

“想是逃命的时候,落下了……”

高也沉着声音怒道:“落下了?落在哪儿?还不快去找!”

一群捕快应声而动,匆匆领命就沿着街巷去寻。

当黄三儿领人离开,高也才亲自蹲身到左二郎旁边,将他的尸体反反复复打量了好几遍。

人群外,一个三十出头的俏丽妇人,默默退开走远。

……

……

午时将近,日头高悬,知府郝明堂神情怏怏地坐在公案旁,半瞠着一只眼不耐烦地觑堂下的高也等人。

高也黄三儿等一众衙役分列在公堂两边。

中间躺着左二郎的尸体,令史正躬身在一旁查验。

将近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才收了一应器具同知府行礼禀报。

“大人,死者生前,的确受过严重的惊吓,但他并非死于怨灵索命!”

知府的眼睛瞠开,看了高也一眼,“这一点,高捕头已经同本官讲过,你查这么久,可查出了些别的可疑之处?!”

令史惶恐,将腰躬得更低:“死者于昨夜子时至丑时之间被杀,脖子上的掐痕明显,看其指腹所向以及指头的粗细程度,应该是被人从后面掐死的,就像这样……”

一边说,令史将目光投向高也,道了声得罪,便绕到高也身后欲为知府比划掐勒的动作。

奈何高也身型高大,令史根本够不着他的脖子,高也只好半蹲下身子。

“大人,请看,当时应该就是这样一种情形。”

令史的话落,知府漫不经心嗯了声,高也重新站起,神色严肃:“大人,如果令史所说不假,那此案便不好办了!”

“怎么说?”

“这左二郎身高七尺,要想从背后偷袭,甚至将他勒死,那行凶之人,身长必定在七尺甚至以上……

先可暂定为男子,而其死状,确乃惊吓过度之态,又其胸前脸上红痕遍布,由此或可说明,在他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的同时,有人……或者说有‘鬼’,在他身前……而那鬼,有极大的可能,是女子……”

直到这时,知府方才一改懒散之态,瞠开眼,坐直身子,不悦回问高也,“即便是惊吓过度,又如何能够说明,就是有女鬼作怪?”

对此一问,高也早已打好腹稿,于是恭恭敬敬将先前探查到的所有线索逐一同知府禀明。

根据邻里口中的证词,昨夜三更敲响过后,没多久,便听到了死者几声尖锐的呼号。

虽然彼时大家都已入睡,但连续的惊唤下来,还是有人听清了死者口中的内容——“鬼……鬼啊!乔孙二小姐……还魂啦!”

然他们出门探看之时,却没有见到任何可疑的身影,遂都只当作一场梦,并未放在心上。

“所以,你的意思,这人的死,乃多人合谋?其中一个,还是死了一年的乔今秋的鬼魂?”

高也连忙否认,“卑职并非此意,或许是凶手借死者口中所言,故布疑阵,好让我们误以为杀人的,乃是乔今秋的怨灵,以逃脱罪责!”

“那你们可查出了是何人所为?”

高也将头埋得更低了些,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在自己侧后一步站立的黄三儿,没有将办事不力之罪归咎到别人头上,“回大人,卑职无能,暂未发现可疑之人踪迹……”

……

……

天色渐沉,穿着朴素的丰韵美妇人卖完自家腌的鱼干,又背着背篓回到城东郊海边的偏小村落里。

背篓的面上盖裹着黑布,外人瞧不见里面装的什么。

“阿香娘,卖完鱼干回来了啊?”

在村口收腌萝卜干的老妇看到阿香,笑盈盈同她招呼。

不远处,田间弓着腰割麦子的几个裹头巾的妇人也直起身来。

阿香冲大家回以一笑,点点头,便不多停留地加快了脚步往自家的茅屋走。

没有得到应话,妇人们不仅没有觉得阿香无礼傲慢,反倒摇着脑袋怜惜起来:“母女两个,都是可怜人呐!”

老妇长长叹口气,收萝卜干的手再次停下,同那几个妇人嘘声,让不要多嘴多舌,叫她们听见了,又要惹出一场伤心泪。

阿香背着背篓回家,开门一进去,就将门紧紧反锁。

点亮灯,将黑布从背篓里拿出。

屋子里,鱼干味和一股子尸体散发的腐臭味,混杂刺鼻,让人难以忍受。

但阿香没有半点不适应。

一是因为她这十余年来,一直以卖鱼干为生,早就习惯了那股腥味;

二来,散发尸臭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已经死去一年的十六岁小女岁禾。

岁禾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不论乍看还是细量,都是一具没有半点人气的死尸。

但只有阿香知道,一旦天色落黑,这具本该绝色倾城、现在已经骨瘦如柴皮皱肉缩的小身体,便会重新睁眼坐起来。

兴许是每夜都会“诈尸”的缘故,岁禾身上虽然臭气熏天,却没有遍体生蛆,时隔一年,肉身也还完好无损。

阿香抱着背篓走到床边,木然地伫立,视线落在土墙边被她堵得只剩丁点缝隙的小孔上。

当看到屋外天光完全变黑,她便微微笑着,将一只粗长的白蜡从背篓里拿出来,满怀期待地递到岁禾嘴边……

小娇娘她是幕后大boss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