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怀玉无奈的吐出一口气,跟他说不明白了,只好先岔开话题,“臭锣,这才来几日?你是怎么打听到这么多消息的?”

罗响微微侧头,压低声音说道:“这些日子,我以切磋仙奕棋为理由,约了许多门派的弟子私下见面,消息便是下棋时套出来的。”

怀玉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妙智的消息,也是你与他奕棋时得来的?”

“妙智这人不好奕棋,不过他嗜好炼丹,哈哈!要论炼丹,世间有谁能比得过我罗家,我与他深谈几次,告诉他几个丹药配方,他便把我当知己般。”

怀玉略带鄙夷的望着一脸小人得志的罗响。

罗响突然想到什么,瞬间颓废下去,“小怀玉,我现在一块灵石都没有了,连那些宝贝丹药也所剩无几。”

怀玉惊讶道:“难道,你都输了?”

罗响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我若不输棋的话,对方怎么高兴,对方不高兴,我怎么能套到消息,唉!像我这么重情义,轻钱财的兄弟,世间哪里去找!”

怀玉的嘴角再次抽动,“你确定就算你认真下棋,也会赢吗?”

罗响的脸瞬间红了,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偶尔...也赢...一次的...”

怀玉站起身来,取了外袍披在身上,转身向外走去。

罗响在后面大喊:“这么晚了,去哪啊?”

怀玉并未回头,径直出了房间,远处飘来一句,“去把输的赢回来!”

罗响愣了愣,随即冲了出去,“小怀玉,不要啊,你那点棋力还不如我呢,咱们还得留点灵石回家当盘缠啊......”

...

逸清山的一处山坳处。

罗响双眼红通通的,撅着屁-股,在山野草丛中寻来找去。

“呵——”怀玉长长的打了个呵欠,没精打采得闲坐在地上。

连着几日夜里,她都跟各派弟子赌奕棋,熬得睡眠严重不足。前世,她的魔巢里,有位老魔修嗜好奕棋,她无聊时常与他对弈,她自知棋力有些进步,只是没想到赢别派弟子竟如此轻松。她倒拎起药杵,逗弄起草丛中的一只蟋蟀来。

罗响的情绪却很亢奋,他从来不知,小怀玉的棋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这几日,所有来对弈的弟子全都被他杀的人仰马翻,而且每人对弈时间绝不超过一炷香。他们不但把之前输的灵石和丹药赢了回来,还额外赢了不少许多灵器、丹药、灵石,这些东西,怀玉称没有兴趣,自然全落入罗响口袋中。

罗响擦了擦头上的汗,转头跟怀玉说道:“小怀玉,你也帮着找月亮草啊!我一个人看的眼睛都花了!”

怀玉慢条斯理道:“好啊,你歇着,我来找,然后你晚上去跟他们下棋。”

罗响脸上马上赔着笑:“不劳秦少侠费力,我去找就好,您歇着就好!”

过了一会儿,罗响似乎想到什么,说道:“怀玉,这段时间,我们把逸清山都翻遍了,也没看到半根月亮草的影子。你说妙智的师叔会不会眼花看错了?”

怀玉心中吐槽,你也知道,咱们快把逸清山翻遍了,我特么天天陪你风吹日晒的,就为找根破草。她随意回了一句:“是啊是啊,除了南山一带,我们全都翻遍了。”

罗响闻言眼前一亮,又变的犹豫起来:“你不说我倒是忽略了,南山还未寻过,可是那一带是逸清派的禁地,不让进入啊!”

怀玉扔掉手中的药杵,拍手称快道:“太好啦,不用再漫山遍野找根破草了。”

罗响脸上一阵扭曲,这到底是在为谁找仙草续命啊?怎么本尊不急,急死帮忙的。他半天憋出几个字:“好吧,我们偷偷进南山,快去快回!”

...

逸清山的南山地带灵气浓郁,却终年冷冷清清,只闻的偶尔几声鸟兽声。

怀玉与罗响沿着山麓向上,寻找那月亮草的痕迹,依然没有收获。走着走着,山路突然出现一大块截断,距离对面的山峰有千丈之远。

罗响遥望了一圈,跟怀玉说道:“怀玉,我御剑去对面的山峰看一遍,这里山势险要,你不要跟我过去了,就在这里等我吧。”

此话正中怀玉下怀,她实在是走累了。

罗响踏上兵器名人剑,一会便不见踪影。

怀玉坐在路旁的大石头上歇脚,借着月色欣赏四处的景色。

这南山一带景色格外秀美,不知为何被逸清派划为禁地。

一股夜风吹来,竟然卷来阵阵桂花香气。

怀玉心中一喜,难道这附近有桂花树!她循着香气找寻,没走多久,竟然在一个隐蔽的山坳里,发现一小片金黄色的树林,种的俱是上品的玉丹桂。

这种玉丹桂极难种植,怀玉的娘亲生前曾经种活过一片桂林,还拿这玉丹桂的花瓣为她做桂花糕吃,义父杜苍曾用玉丹桂,酿成让她至今难忘的美酒玉桂香。

微风吹过,树上的桂花纷纷飘落,香气扑鼻,像夏夜里闪闪发光的星星。

想不到来了趟逸清山,最好的酒曲和酿酒原料全都要到手了。她的十年逍遥计划,竟然这么顺利的开局,她兴奋地开始捡拾地上的桂花瓣,一会儿功夫就抱了半怀。

“你是何人?”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怀玉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林中最大的丹桂树下不知何时玉立一人,这人面如冠玉,一双黑眸有如子夜寒星般,头发整齐的束起,一袭月白色外衫在夜风中轻扬,整个人显得格外隽秀清逸。

前世今生,长相俊美的男子,怀玉见过很多,但是长得这么干净的男子却是第一次遇到。

她一时看的有些出神了,怀中的桂花瓣随风散落数朵。

“你是何人?”男子再次问道。

怀玉才反应过来,“参加传道会的人。”

“传道会?”男子扫了眼怀玉身上淡蓝色道袍,冷冷说道,“这片是禁地,速速离去。”

怀玉运转灵力细看此人头上的灵光,竟没看出他的修为,反问道:“你为什么能留在这里?”

男子纯净的黑眸宛如幽潭,未待他开口,南山深处传来一阵震动。

男子脸色微变,一挥手,怀玉怀中的桂花全被卷走,与他的本尊一起化为清烟消失了。

怀玉望着空空的双手,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使劲跺了跺脚:“你走就走,把我的桂花卷走是什么意思?”

怀玉眼眸微动,不让她拿是吧,她偏要拿!

她再次弯腰捡了许多桂花花瓣,包在一起放入了顺身储物灵器乾坤袋中。

天色已晚,怀玉担心罗响回来时找不到自己,便顺着原路往回走。

走来走着,她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