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怀玉悬浮在一片黑暗中,这里没有时间,没有颜色,没有声音,只有一片混沌。

不知过了多久,混沌中出现了一抹极淡的白色,给这个黑暗的世界添了一抹生机。慢慢地,白色变成了白光,仿佛力量积蓄到了极点,发出焚尽万物的炙热。“咔”的一声,怀玉悬空的身子重重的跌落在一片柔弱上。

“小怀玉,快醒醒!”

一声疾呼响彻耳边,秦怀玉猛然坐起。

经历之前长久的黑暗,她的眼睛被四周的强光刺痛,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眼前。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模糊的人影渐渐清晰,是个皮肤白皙的俊俏男子。

“罗响?!”

罗响乃是她年少挚友,也是她继母的亲侄子。前世秦家被灭门时,刚刚新婚的罗响得到消息,毫不犹豫地赶来救她,却惨死在黑衣人手下。如今,他怎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

“小怀玉,你昨日为捉那狐妖,勉强使用灵力,岔了真气,好在我帮你输了灵力,你睡了一天才醒过来。你呀,先天无仙根,修仙极难,却总是这么要强……”

怀玉听着熟悉的罗氏唠叨,望了眼他头顶灵光,上世罗响死时已是玄仙修为,可现在却是更低阶的灵仙。

怀玉怔忪片刻,缓缓抬起右手,抡圆了胳膊。

“啪——”

“诶呦!”罗响捂着印有五个红色手指印的脸,满眼迷惑和委屈,“小怀玉,你为什么打我?”

怀玉手心传来的真实痛感,她的确仍活着。

“……臭锣,真的……是你!”她的声音颤抖着。

罗响一脸不解:“当然是我了,你又发什么疯?枉兄弟特地在天香楼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美食,给你补身体!”

天香楼?!

怀玉讶然,想了半天,才勉强记起,一千年前,她好像跟罗响曾经在一个青楼捉狐妖,青楼的名字就叫天香楼!难道……

她迟疑着低头审视身上,果然,自己此时仍是男儿外表,她女儿身份如今还没有败露,就算是罗响也是不知道的。

她竟然重生回到了一千年前。此时的她还是修仙名门、雍州子午城秦家少主,那个因为先天无仙根,被修仙界嘲笑的废材仙二代。

她脑子里浑浑噩噩,恍惚间,便被罗响拉到天香楼一处宽敞厅堂,里面美食、美酒、美人应有尽有。

罗响左拥右抱,好不得意地嘬了一口怀中美人香唇,“怀玉,这天香楼的美人太有味道了,我都有点不想去逸清派参加传道盛会了。若不是这次盛会上道法比试夺魁之人,奖励一颗玉清丹,能帮你这尸解仙的晋级元仙,我真是不去了……

逸清派?传道盛会?玉清丹!

秦怀玉剧烈地打了一个冷战,前世她一切噩梦的开始,便是去参加逸清派传道盛会,祸源就是那玉清丹。

秦家符咒术独步天下,她的父亲、秦家家主秦宝墨更是玄仙后期修为。

三界九州修仙品级从低到高分别为尸解仙,元仙,灵仙,玄仙,金仙,飞天真人,太上真人,上仙九个等级,再往高就是上神,那个级别均是上古孕育而生,非凡人所妄想。

修仙者只有晋升到金仙,方可飞升天界,长生不死。金仙以下都不是真正的成仙,终有寿终之时。而玉清丹可以帮助中低阶仙人顺利晋级,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秦怀玉虽然无法正常途径修仙,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她并非不能成仙,因为秦家在修仙界是个特殊的存在。

秦家先祖秦通曾对天界有献符之功,天帝有过法谕,秦家历代家主只要修满七品符咒术,悟得仙品符术的真意,就可飞升天界,晋封符仙。

所以秦怀玉即使正常的修仙路不通,也可依靠家族福荫努力修成符仙,但前提是,她得活到修成符仙的那一天,凡人的寿命不过几十年而已。

多年前,他爹秦宝墨因缘际会得到一颗玉清丹,勉强将他晋级为最低等的尸解仙,延续了他的寿命。

谁知这些年,即使她拼命修炼,修为依旧停滞不前。尸解仙的寿命最多三百岁,她今年已经二百九十岁了,若再不晋升,她最多再活十年。

虽然秦怀玉的符咒术天赋极高,已练到第四品,能与许多秦家长辈比肩,但也绝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修成符仙。

她前世时,听说逸清派传道盛会的奖励是玉清丹,便想尽方法获得邀请函,连同好友罗响一起前去参加夺丹。罗响是雍州西非城主罗四海的嫡孙,灵仙前期修为,罗家以炼丹术闻名天下。

前世,秦怀玉也是在传道会上,与人结了仇,而后被灭了全门。想不到重生一世,她又回到了命运的转折之处。

她眉头紧蹙,前世她就是看不开生死二字,续命延寿、飞升符仙的执念太盛,方才被人利用,祸及家人,最后身入魔道,终陷万劫不复之地。如今,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又怎么会怕死呢?

此世,她绝不能重蹈覆辙!虽然只剩十年寿命,若日子过的逍遥自在,有滋有味,也强过上世的千年苦痛折磨一百倍。

怀玉紧锁的眉头终于解开,像多年的郁结得以纾解般,长吐出一口气。

罗响咽下美人喂的一口美酒,仍然在絮叨,“……怀玉,做兄弟这么多年,每次喝花酒,你都这样无趣!今天能不能有点改变……”

秦怀玉嘴角勾起一抹久违的笑意,“好,今天就给你来点新花样!”

她信步来到窗前,推开窗扇,美丽的星空一览无余。

她右手悬空指点几下,眼前空空如也,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已不是前世的“圣符魔尊”,只是个修仙小废材,还使不出凌空画符的高深符术。

她轻笑着摇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掏出只秃毛笔,这是秦家的符笔,名为点睛笔。一股灵力注入符笔,光秃秃的笔头处竟然长出黑色笔尖。

她在纸上笔走龙蛇,顷刻之间,一张灵符便画好。

灵符被高高抛入空中化为虚无,随即发出一连串轰隆巨响,夜空中显现出许多绚烂多彩的烟花,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阵阵划过,像一串串珍珠,一条条丝带,描绘出一个玉树琼花的世界,与漆黑的夜色相映成晖。

天香楼的姑娘们何时见过此等盛景,一个个被吸引到窗边争先欣赏烟花。

罗响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小怀玉,我从未见过你施这符,真是好看,就是太吵闹了,震的耳朵发酸!”

怀玉望着彩色缤纷的夜空,唇角微扬,“臭锣,你不懂!有时候闹比静更能让人忘却许多烦恼。”

前世,她很喜欢烟花。入魔后,每日面对暗黑的魔巢,无聊之中研制出了这张烟花符,却始终没有机会使出,今生,终于可以痛快施化此符。

罗响颔首道:“这符什么名堂?”

怀玉斜倚窗框,懒懒答道:“还没起名。”

罗响眼珠转了转,清咳一声,“那就让雍州第一才子罗少侠来命名,就叫星河长虹符吧!”

美人们纷纷称赞名字好听,罗响得意的笑着。

秦怀玉轻轻揉了揉发梢,垂眸叹道:“真是俗气的名字!”

………………………………………………

烈日高照,炙烤大地。

云端之上,罗响正站在剑首处,卖力御剑,额头渗出一层薄汗,他回首瞄了一眼,坐在剑身处正专心看书的秦怀玉。

这一路,他满肚子疑惑,小怀玉看的是《九州逍遥图志》游记,这家伙一向勤奋修炼,平时最讨厌把时间浪费在修炼之外的无用之事,眼看他俩就要飞到逸清派,那里高手如云,夺丹困难重重,他怎么还有闲心看闲书。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秦怀玉此时正全神贯注的计算着自己的小九九。

她想好了,剩下十年寿命,她是怎么高兴,就怎么过。她已经在随身手札上做了详细的规划,取名为“十年逍遥”。

首先她要先回子午城,她的私宅桂园,酿一批三界九州最好喝的桂花酒,她酿酒的手艺可是师承义父酿酒仙人杜苍,然后按照《九州逍遥图志》里记载的奇景怪境,到处去看看、玩玩、吃吃、喝喝,没准还能交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最后剩下一年寿命时,回到桂园。

这时,之前酿的桂花酒应该可以开坛品尝了,赏着桂园的桂花林,饮着桂花酒,吃着桂花糕,那得多惬意舒服啊!待酿的酒喝完了,她差不多也该跟这一世说再见了。

至于罗响这厮,他已是灵仙修为,随随便便活个一千多岁,这次他来参会,本就是帮自己夺玉清丹而来。逸清派这是非之地,她和罗响还是都不去为好。待一会儿,她便找个理由诓骗罗响,尽快返回子午城。

畅想着未来十年的逍遥生活,她的嘴角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不知不觉竟然笑出了声音。

努力御剑的罗响一脸懵圈,小怀玉这是高兴什么呢?

...

二人到集合之地——镜湖的西临渡口时,已经有不少门派的弟子在此等候了。

众人看到秦怀玉,俱露出惊讶的表情。

怀玉自是知道他们惊讶什么,能在这里都是九州各大门派或修仙世家弟子,元仙、灵仙级别的比比皆是,怀玉这尸解仙初期往这里一站,的确极其扎眼。

若是在前世,众人的轻视定会激起她的要强之心,不过如今,她倒觉得无所谓,我仙都不修,你们管我什么修为!现在什么都没有她的十年逍遥计划重要。

她自寻了个树荫处,席地而坐。

渡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镜湖上一阵乐声由远及近,逸清派的接引仙船到了。

三艘古朴大气的船整齐的停泊在渡口,船上下来十多名身穿蓝色服饰的逸清派弟子。

为首的年轻男子长着娃娃脸,脸上挂着温和友善的微笑,向众人施礼道:“诸位有礼了,在下逸清派掌教周释真人座下五弟子妙智,奉命迎接各派少侠。请各位拿出请帖,经鄙派弟子验真后便可上船。”

怀玉看了眼妙智头上灵光,灵仙巅峰。这人,她有点印象,前世是传道盛会的夺魁热门。

在逸清派弟子的引领下,众人有序的登上仙船,

论到检验怀玉、罗响请帖时,一早做好打算的怀玉,假装翻遍全身,也没有找到二人的请帖,罗响在一旁急的火烧眉毛,直催她再好好找找。

逸清派的验帖弟子失去了耐心,“若是无请帖,绝不可上船。”

怀玉装出一副极为不舍的表情,“既如此,真是可惜了。是我二人无缘传道盛会。”说完,她便拽着罗响的胳膊,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罗响自是不愿就此离开,边与她拉扯,边劝她再找找。

二人未走几步,怀玉隐约听见不远处,妙智亲切的与一位别派弟子交谈。

“妙智师兄,我修为低微,不敢奢求玉清丹,不知贵派对参会的弟子可有其它福泽?”

“少侠不必多虑,鄙派会为每位真心参与盛会的弟子赠上一根龙首须,此乃祖师爷紫贤真人亲手栽下,九州唯有我逸清山才有的灵植,炼化后,对修炼很有益……”

怀玉顿住脚步,明眸微动,义父杜苍曾说过,这龙首须乃是三界罕见的极品酒曲……

罗响紧紧拽着怀玉袖子,锲而不舍的劝道:“小怀玉,你不能放弃啊,请帖不见,我们再想办法,想想玉清丹,玉清丹啊!”

妙智望见二人拉扯怪状,上前问询。

罗响赶紧将怀玉丢失请帖之事道出,求妙智能够通融一二。

妙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正欲婉拒罗响。

“我找到请帖了。”怀玉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朝罗响挥了挥。

罗响惊喜的望着她。

刚才,怀玉已经打定主意,前世她是为了争丹延寿,与人结仇,才遭来祸患,这次上山,只要她不争不抢,装聋做哑地渡过盛会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便能得到世上最好的酒曲,到时一定能酿出最好的桂花酒,她十年逍遥计划就有一个完美的开端。

妙智接过请帖,验看后,微笑的请二人上了中间的地字号接引船。

船内的布置很雅致,船舱都是分隔好的小隔间,桌椅茶果一应俱全。

怀玉和罗响刚寻个雅致小间,未等坐下,船外传来一阵剧烈的争吵声。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