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总想逼我上进

前几日地震,整个雨山村唯赵家屋上盖的是青瓦,赵老爹不巧被掉落的瓦片砸死。

其他村民因屋上盖的是茅草,只伤了人,没出人命。

来赵家探亲,本准备回去的何钰留下帮外甥料理丧事没走。

只是说来好笑,赵祺整日七舅七舅的喊着,何钰却比他还小俩月。

“大哥,赵祺七舅是哪里人士?家里到底多富贵?娶妻没有?他为啥不把赵祺接到身边带着?”

打听出上面那些不算,许冬儿又一股脑问出好几个问题。

然而,她第一个问题就问住了许大吉。

之前每年春上,都是赵祺姥姥一人坐马车来看外孙,就去年带儿子何钰来认了次门。

今年便是何钰一人来了。

村里人只知道赵祺姥姥是富贵人家,但都不知道他们打哪来,赵家父子也没给人说过。

这,让人咋回答。

老实道声不知道,许大吉回答着第二个问题。

“赵祺七舅家到底多富贵咱不知道,但之前他姥姥每次来,都给村里大大小小的孩子带不少零嘴,让他们不要欺负赵祺。

还有左右邻居,特别是咱家,他姥姥每次来都给捎两匹细布。

算下来,赵祺姥姥来一次花费的车马接礼,就足够咱庄户人家过一年日子勒。

再说赵老爹,他生前就上山采些草药到镇上卖,挣些钱买三餐柴米,赵祺在学里读书,日常穿戴用度都是他姥姥家接济。

就我看,赵祺七舅家不是官老爷就是富贾。”

呵呵呵~

许冬儿听得心花怒放。

古代女人改变命运全靠嫁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她也不想苦哈哈的努力搞什么事业,只想顺应天命,老实嫁给原主夫君。

这会,她脑子里全是重生前那间富丽堂皇的屋子,珠光宝气的衣饰。

再和现实一对比,她要嫁何钰的心意无比坚定。

“诶,大利,何钰娶妻没?”

第三个问题许大吉让许大利回答,因为去年何钰第一次来雨山村时,许大利带他下河摸过鱼,他俩人相熟些。

“没呢,但听说屋里有几个通房丫头。”许大利老实答道。

许冬儿听了眸色一沉。

须臾间又兀自想通。

这里是古代,古代富贵人家的公子都是如此,她也没啥追求,只想找个地方老实干饭,管那何钰有几个丫鬟几个小妾。

只要好吃好喝把她养着,她可以在他身边苟到寿终正寝。

“之前赵老爹不愿上丈母娘家吃软饭,现在赵家就剩赵祺了,过了今日头七,明日他七舅应该会带他走。”

许大利说完,许大吉又接着回答了许冬儿的第四个问题。

许冬儿听着心内顿时一紧,焦急万分。

明日何钰就要走了,还要带走赵祺,没了他外甥在这里,他还会回雨山村来?

万一不回来,她要怎么嫁给他。

真急死个人,也没人给个剧本她看看,她后面要怎么办,是安心在这等着日后何钰回来娶,还是要做些什么积极促成好事。

思忖片刻,许冬儿腾的起身往外跑。

“日头都快落了,你要去哪?”许大吉抢上一步问道。

方才妹妹没再说些让人听不懂的疯话,也全无之前被宠坏的刁蛮劲,性子变得那叫一个好。

但大姑娘家晚上可不兴到处乱跑。

“去问问何钰家住哪。”着急,许冬儿心里怎么想的嘴里就怎么答。

“哦,那你问的时候注意点,赵祺他爹没了,人心里正难受呢。”

听说是去隔壁,许大吉交代两句放许冬儿去了。

只是看着妹妹的背影,哥俩揪心。

自家妹妹打小与赵祺青梅竹马,一块玩着长大,明日赵祺就要随何钰走了,她心里定不是个滋味。

让她去问问何钰家住哪也好,没准日后还能和赵祺互相通个信。

嗯...

他们妹妹好像不识字。

赵家门前。

许冬儿没再像之前那般冒失,掸掸衣衫,拢拢亚麻色的细软头发,拈起裙子,端个温婉淑女的姿态上前敲门。

但无人应答。

再敲,还是无人应答。

咚咚咚…

任许冬儿将门擂得山响,又在门口、窗前徘徊了两刻多钟,屋内依旧没个应声。

不知是没人在家还是故意不开门,气得她抬脚踢翻窗下的一盆花,回家去了。

吁,终于走了!

赵家屋内,站在窗前的赵祺和何钰松了口大气。

“大外甥,我...”

“你当我七舅当上瘾了吧,告诉你,你以后少拿我挡刀,我只会补刀。”

赵祺喝住了还趴在窗缝往外看的何钰。

面色严厉冷峻,因唇角的弧度上扬,隐约又能看出几分俏皮,让人摸不透他是真生气还是玩笑。

“不是啊,主要是咱们得时刻提醒自己是什么身份,才能保证在外人面前不露馅。

再说那是你邻居小妹,和你熟,你们有什么事好说话,我真不是拿你挡刀。”

何钰直起身,早就习惯了赵祺这副说真是真,说假可假的表情。

一本正经来了通狡辩。

但赵祺不吃他那套,“少来,你直呼我名字对你的身份没有任何影响,还有,我和那疯女人不熟。”

赵祺这话说得不假,他七天前才穿过来的,根本没见过许冬儿。

可不是不熟。

何钰听着好没意思,点头表示服从,同时又担忧,“诶,咱俩说的都是大白话,以后会不会因为言行不符而崩人设?”

想想,赵祺摇摇头道,“不会,这里穷乡僻壤,就没人咬文嚼字用那些之乎者也。

不符合人设的言行咱们尽量避免,如果实在避免不了,也说在地震中伤了脑子就是。”

“谁信呐?”何钰无奈的耸了耸肩。

“怎么没人信,那不是有砸坏脑子的真实案例吗?”

说着,赵祺抬眸甩了甩窗外已经走远的娇小背影。

何钰也跟着往窗外看了两眼。

也是,冲那疯女人见面就认夫君的荒唐行径,不是脑子被砸坏了是哪样。

现代都很少有姑娘搭讪似她般那大胆的,更何况是古代。

不过何钰又狐疑,“按理说你原主和隔壁那疯女人是青梅竹马,她应该说你是她夫君才对,怎么偏偏认上我了,你说,我原主不会真和她有事吧?”

赵祺垂首嗤笑,片刻后颇不屑的扫了何钰一眼。

“你原主才第二次来这里,和一个村姑能有什么事,无非是你穿得骚气,像个金主,她穷怕了想赖上你得些好处罢了。

你以后离她远点,别送上门的你都要。”

何钰觉赵祺的话有道理,嗯嗯两声表示赞同。

男主总想逼我上进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