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陛下的黑莲花重生了

姬寻觅虚情假意,蔡文善也就配合着继续演戏,温温柔柔的笑说:“觅姐姐休要笑话我。”

姬寻觅压下眼底的嫉妒之色,说:“出手就是十万两,这还不风光吗?你可能都没看见,今天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你的身上呢。”

她今天搞这一出,可算是出尽风头。

蔡文善一笑,道:“你若愿意,也是可以的,你们国公府的家底,可比我们家丰厚多了。”

关键是,家底再丰厚,也不是她的,家人也不会由着她胡来的。

两人宛如一对好姐妹,站在荷花池边闲聊着。

姬寻觅言不由衷的说:“文善我真为你高兴,你可算是熬出头了,你娘被抬为平妻了,你便再不是从前那个庶女了,你现在也是国公爷的嫡女,以着你爹对你的宠爱,以后说亲,定然是要在世家的公子中间挑选的。”

文善依旧娇滴滴的笑问:“姐姐看上了哪家的世家公子了?”

两人边言边往前走,姬寻歌插不上话,就跟在两人身后。

听两人谈笑风声,她眼底暗暗的涌出嫉妒,甚至是带了一些的恶毒。

她朝身后摆了摆手,让婢女不必跟着了。

几人越走越远。

哎呀……

一声娇呼传来。

姬寻觅她身子忽然就那么一歪,直往荷花池里跌落。

蔡文善一怔,有些不好的预感。

姬寻觅一定是故意跌下去的,她并没有推人。

重活一世,她多少有点被害妄想症,权当是这般吧。

她觉得跌下去的姬寻觅一定是想诬告她,她今天刚在皇上面前留下一点好印象。

文善很想下去救人,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她不识水性。

她之前就是被淹死的,被淹的那个痛苦,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她看这水,心里发怵。

一旁的寻歌已气愤愤的叫起来:“蔡文善,觅姐姐平日待你不薄,你怎会如此的蛇蝎心肠,把觅姐姐往水里推。”

果然,责任都推她身上了。

蔡文善回敬她:不是我,是她自己。

姬寻歌与她争辩:“我看见了,就是你,分明是你。”

蔡文善眸光眯了眯,忽然产生另一个想法,也许不是姬寻觅自己跌下去的,是姬寻歌推的也不一定。

可真是一石二鸟的好手段。

这会大家都在看歌舞,这一处又比较隐秘,行人稀少,除了自家人,并没有旁的目击证人,甚至连婢女都被支开了,站在远处自个玩耍,说话。

两人争执了几句,蔡文善想起来应该先救人,姬寻觅虽该死,也不能这个时候死,她忙大喊了几声。

后面的婢女都快步跑了过来,见寻觅在水里扑通,大家都吓得不轻。

姬寻歌这会也着急的叫起来,直喊:觅姐姐,觅姐姐。

蔡文善看了水里的人一眼,她咬咬牙,也朝还在水里扑腾的寻觅喊:觅姐姐,我救你。

她往水里一跳。

反正人都来了,一定不会让她就此淹死的。

她哪有救人的本事,人一跳入水里,身子就往下沉。

她就觉得自己的手脚都被什么缠住了,没办法扑腾,一下子就喝了好几口水,还呛水了。

片时,姬寻觅很快被拉了上来。

蔡文善的婢女梨花哭叫:“我家小姐还在水里,快救救我家小姐。”

根本看不见她家小姐的身影,大概是沉下去了。

沉下去的蔡文善心想,得救后,一定要好好学一下洑水。

不能再被水给淹死了。

有人朝她来,揽腰抱住了她,就很用力。

她喝了不少水,意识都有些涣散,呼吸困难。

忽然,她觉得空气好了一些,迷迷糊糊睁眼一看。

是静王来了。

他把气息渡给她,还嘴对嘴的。

文善清醒过来,用力挣扎了一下,要把人推开。

人没推开,她一急,就咬了静王。

大概是真咬痛了,静王松开她。

人一松开,她又呛水了,身子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模一样,完全不由自己控制,又往下沉。

静王又朝她游了过来,再次把她拉到他怀中,又堵上她的嘴,又给她渡气。

哪有这般救人的,还要嘴对嘴才行?

文善就不挣了,不能和自己的命过不去,就当是被一只叫李世焱的狗咬了吧。

在浮出水面的那一瞬间,静王就没再给她渡气了,换了个姿势,抱着她上岸。

这会功夫荷花池边围了不少的人,有男有女。

静王看了一眼,带着冷意,冲围着的闲杂人道:“都围这作什么?”

声音冷清,力度微重,令人一颤,忙往后退。

女子落水后,衣裳全贴在身上。

不是这些外男可以随便看的。

太子世都这会也过来了,看了看水里的人,就是看得很清楚,静王的唇破了,在流血。

李世都回过神来,厉声冲身边围着的人喊了一个字:“滚。”

闲杂人等也就散了。

文善的婢女赶紧过来由静王手中接过她。

她母亲又惊又怕,还哭了。

静王上了岸,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身湿淋淋的,倒也没损他半分气度。

虚惊一场,两位姑娘被及时救了上来了。

就落水这事,寻歌嚷着是文善推了姬寻觅,这事当然也惊动了帝后。

等两位姑娘换下干净的衣裳,梳洗过后,又来到了御花园。

帝后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目光已不如最初那样温和了。

皇上说:“你们两个说一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姬寻歌已把那边发生落水的事情说了一遍,一口咬定是蔡文善推的。

姬寻觅跪了下来,行礼,说:“惊动圣驾,臣女有罪。”

她看了一眼蔡文善,低声哽咽,梨花带雨,说:“想必文善妹妹也不是有意的。”

言下之意:虽不是有意的,但就是文善使她落了水。

两大世家的姑娘闹出这等事情,许多人是非常乐意看这份热闹的。

蔡文善垂眸跪在一旁,面上的情绪也酝酿好了,她楚楚可怜的回道:“我若有害姐姐的心思,何必再跳下水去救觅姐姐了,为了救你,我险些搭了自己的性命。”

大家看出来了,两位都不是省油的灯,都很能装。

姬寻觅哭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副受惊后怕的模样,真让人同情呢。

寻歌这时一脸气不过,跪下道:“启禀皇上,臣女看得清清楚楚,就是蔡文善推了觅姐姐落水,一定是她今天因为捐款一事对我祖父有诸多的不满,便把气撒在了觅姐姐身上,大家都知道她家比旁人多捐了二十万两的银子,但捐款这是个人意愿,并未有人强迫她们,事后朝旁人撒气,真没意思。”

这话信息含量太大了。

一口咬定了就是蔡文善推人落水,原因,还不是因为之前捐款的时候,两位国公有几句争执,最后蔡文善姐妹一咬牙又捐了两个十万。

银子虽然捐了,心里到底是不甘心的,才有了姬家小姐被报复落水一事。

这姬家人倒打一耙的本事,文善开眼了,但也不震惊。

蔡文善回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觅姐姐,我再问你一次,你落水是谁推的?”

姬寻觅不语,只是不停的抹眼泪,抽泣。

就是默认了寻歌的话了。

姬寻歌气愤愤的道:“就是你推的,你少在这装腔作势。”

这两堂姐妹,一个娇弱可怜,一个愤愤不平。

一唱一和,演得那是一个投入。

蔡文善冷言:“姬寻歌,且不说你的证词不足采纳,你当我疯了还是在场的人都是蠢的,会听信你们的一面之词。”

这话怎么听着这般的别扭?

他们哪个都不蠢。

蔡文善看着娇滴滴的,没什么攻击性,一开口,也是一个牙尖嘴利的。

“我为什么要推姬家小姐落水?是嫉妒她不如我貌美,还是嫉妒她家不如我家捐得多?我倒要说,姬家两位小姐在诬告我,你们嫉妒我家捐得多,嫉妒皇上与我说过几句话还要封我为四品诰命,是你们主动来寻我与我说话,你们自导自演想诬告我,大家若相信了你们的话,皇上就会厌弃我和我家,一切就如了你们的愿,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两个人除了自己家人,都没有旁的证人。

嘴就两张皮,各说各有理。

帝后面色各异。

皇后说:“文善说得有几分道理。”

蔡文善到底是她的侄女,蔡家的人,该帮的时候,也是要帮一下自己人的。

“就是小女孩家的一时打闹,过几天也就忘记了,皇上,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说这话的是姬贵妃,俨然一副和事佬。

蔡家和姬家的人都出来说话了,皇上沉默。

他要平衡各大世家,在没有找到真相前,处理这种事情的态度就要中立。

蔡文善却掷地有声的说:“不能就这样算了。”

就这样算了,走出这个皇宫后,她蔡文善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以着这姬寻觅的恶毒,离开皇宫后不知道要在外面怎么造谣她。

大家都看她。

小小年纪,倒是倔得很,跪在那里腰板挺得直直的,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劲。

蔡文善说:“我还有一个人证。”

大家诧异,皇后道:“那就快让证人过来。”

不早说。

蔡文善暗暗咬了一下牙,硬了头皮道:“证人就是静王,还请传静王过来作个证。”

大家就很惊讶了。

疯批陛下的黑莲花重生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