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陛下的黑莲花重生了

蔡文真走了过去,殿那边的蔡皇后微皱了一下眉。

她几乎可以预见,这蠢货要说什么。

怕是想在此与蔡文善争宠来着。

拿二十万两白银去争宠,蔡家真是养出了两个好女儿。

果然,蔡文真走过来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说:“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臣女也愿意跟随父亲再捐十万两白银。”

她觉得这银子反正不是她出,是她爹出。

蔡文善有的美名,她也要有。

韦国公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心里气得不行,但也只能压住。

皇上就更高兴了,笑得更和颜悦色了,夸赞说:“韦国公,你养了两个有福气的女儿,这样吧,今个朕就给你们姐妹两封个四品诰命,你们可愿意?”

哪有不愿意之理,蔡文真立刻跪下谢恩。

蔡文善不亢不卑的跪下,行了一礼,说:“捐银子给灾民,是尽为人臣女的本份,是为皇上分忧,我爹常教导我说,为人臣女,虽不如男儿那般能在朝堂为皇上排忧解难,也理当有忧国忧民之心,所以,臣女不敢贪功,还求皇上收回成命。”

跪在地上谢恩的蔡文真立刻气得说不出话来。

贪功?皇上的赏赐到她嘴里就成贪功了。

两姐妹站在一起,高下立竿见影。

其实,就算蔡文真不跳出来掺合一脚,她也准备这么说。

她需要让皇上记着,为人臣女,为国为民,她不求回报。

她要让皇上记着她爹的好,蔡家的忠心。

皇上看了她一会。

蔡文善长得是真好看,那张脸天生就是来祸害男人的。

单纯,无害,很容易让男人产生保护欲。

有时候,惊鸿一瞥,便是一世。

可分明就藏了满满的心机在里面。

眼前的一幕,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

蔡文善一脸真诚,人畜无害。

她不但夸了自己,还顺带把她爹夸一夸,都是她爹教导有方。

反倒是蔡文真,急切了些。

初听要封她四品诰命时难掩激动,到这会面色已是有几分的恼羞。

韦国公暂时忽略了为整整三十万银子心疼,见自己最宠爱的女儿说话那是一个滴水不漏,处处想着他这个当爹的,他很欣慰。

皇上也就允了,道:“如此,朕就依了善儿。”

这都改口叫善儿了,跟叫自家女儿一样亲切。

蔡文善谢了恩,起身,顺便伸手扶了头皮发麻,满心恼恨的蔡文真,柔声道:“姐姐。”

提醒她可以起来了。

她也不太想这种场合闹出什么姐妹不合的闲话来,让人看了笑话没关系,她就是不想给皇上留下一下坏印象。

蔡文真有点灰头土脸,拂开文善,自己站了起来。

什么话都让蔡文善说了,她在那里就很——尴尬,丢人。

等回府,一定要教训她。

~

捐款的事情继续,但凡有点家底,有点能力的女眷都不敢少捐了。

蔡家两女儿各出十万两,八大世家的其他女眷也只能硬了头皮,不凑个十万两,也得弄个一万两万。

各家女眷低声商议,捐多少合适。

暗暗把蔡文善恨得咬牙切齿,就她能,就她最爱出风头。

这个捐款环节搞得有声有色,皇上很满意。

蔡文善也很满意的回到她娘旁边。

她娘偷偷和她咬牙:“善儿,你在搞什么?”

她知道女儿不是这般没轻重的人,但十万两的银子啊!她也肉疼,心疼。

蔡文善低语:“都是为了咱家好,等回去再慢慢和娘解释。”

庞北雁做罢。

她也看出来了,皇上刚一直盯着她家女儿看,很满意。

大概是公公看儿妇,越看越满意吧。

现在她女儿也是正儿八经的国公家的嫡出小姐,庞北雁觉得,也是配得上太子的。

她从来都没觉得蔡文善配不上谁。

皇上没多久就离席了,皇后娘娘陪着一块去了。

大家继续看看歌舞,吃吃喝喝。

就是,很无聊的环节了。

许多大臣都坐得心不甘情不愿了,毕竟之前被按头掏了那么多的银子。

蔡文善就和她母亲说有点内急,带了个婢女就出去了。

她人就坐在最外,起身离席,也不显眼。

她倒也不急。

她就是到外面走一走,透透气。

又是到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季节。

御花园的那个荷花池,她还记得,是她落水的地方。

想她那一世,她活得卑贱至极,她就挺不痛快的。

“小姐,您怎么了?”婢女梨花问她,实在是她的模样有些古怪。

“走走。”

这里并没有多少的变化,还是和前尘一样。

“文善今天好大的风光呢。”

姬家的小姐,寻觅和寻歌迎面而来。

姬寻觅笑得一如既往的温柔,很难让人相信她有一副蛇蝎心肠。

姬寻觅、姬寻歌是卢国公的嫡孙女,寻觅是大房生,寻歌是二房,两人是堂姐妹。

卢国公的女儿是当朝姬贵妃,姬贵妃的儿子是静王。

皇上为了制衡八大世家,从几大世家挑选女儿为妃。

大家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是暗潮汹涌。

谁不想争那个太子之位,谁又不想成为那个太子妃。

静王赢了太子之位,登基为帝,姬氏一脉就荣上加荣了。

姬寻觅已亲热的挽了她的手,笑得虚伪。

蔡文善一直都清醒的知道,在这些贵女圈里,她是不招人喜欢的。

倒是姬寻觅,待她还是客气亲热的。

如果不是经历过前世那些事情,她也不会想到,姬寻觅会对她有那样大的恶意。

韦国公府被治了罪,她被发卖为奴,姬寻觅就买了她。

她以为会被善待,哪知姬寻觅一反常态,她过得连个婢女都不如。

平时里对她非打即骂,有一段时间她看见姬寻觅都会心生恐惧,有了阴影。

再后来,静王李世焱就向姬寻觅要了她。

那天,静王李世焱到了卢国公府上。

姬寻觅让她奉茶,她看见静王,那超凡脱俗的人,莫名就手一抖,把茶洒了,洒在了静王华贵的衣袍上。

姬寻觅喝斥:“连个茶都端不好,这双手留着还有什么用?”

她吓得面色苍白,就更抖了,以为姬寻觅要砍她的手。

静王姿态高高在上,普通人是高不可攀,身为罪臣之女,她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就听他厌恶的说了句:“确实,弄脏本王这衣裳,你赔得起吗?”

姬寻觅就很满意。

他话锋一转,说:“把这奴婢送到本王府上为奴,赎她今日之罪,直到本王满意。”

姬寻觅自然是不同意的,送走了还怎么折磨她,急忙说:“表哥若是生气,我回头责罚她便是了,这婢女若是送到你府上,怕是会污了你的府邸,她可是罪臣之女。”

静王话中有着不可忤逆的强势,说:“本王就要她到府上为奴,来人,把她给本王带下去。”

他的人就把她押下去了。

这分明就是出了虎穴又进狼窝。

姬寻觅想做的是羞辱她,让她心灵上受折磨。

李世焱是让她身体和心灵双重受折磨,他让她为奴,却又要了她的身。

他让她怀了孕,又不想让她生下他的孩子。

罪臣之女,被卖为奴,她没资格生。

疯批陛下的黑莲花重生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