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佛系星二代是医学大佬

洁白的墙壁,蓝色的窗帘,窗外树梢挂着皑皑白雪,阳光从窗户中透过,若隐若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消毒水味。

这是一间单人间病房。

与之不协调的是耳边传来的阵阵青年男女尖锐的争吵声。

“不是跟你说过剧组很忙,根本走不开,你要的礼物我也送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圣诞节只有礼物就够了吗?老公不在身边还叫圣诞节吗?如果过节只要礼物,我自己不会买啊?”

“夏犹清,你不要闹了可以吗?我现在每天累的跟狗一样,哪里有时间回家过圣诞,你能不能成熟点?”

“不想回家,不想陪我,你直接说啊,拿什么工作当借口。”

“你……”

“别吵了!”有光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看着眼前异常年轻的父母,整个人有点懵。

“有有宝贝儿,你醒了?”听到女儿的声音,宁弋快步走到了女儿的病床边。

“你们怎么在这?”伸手敲了敲脑袋,有光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扎着针。

因着她的动作有点大,都回血了。

“宝贝儿,你要什么,别动别动,给爸爸说,手上扎着针针呢。”宁弋赶紧捏住女儿肉肉的小手腕,深怕她乱动把针给拽掉了,伤到自己。

“现在什么时候了?”

有光哪里有心思管手上的针头啊,她更在意的是,眼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记得她明明开着车在躲私生饭和狗仔的……

不对,因为路口突然出现的一个小孩,她调转方向盘,却悲催的撞上了另一边过来的一辆大车。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

“下午一点多了,宝贝儿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粥粥好不好?”

“我不是问时间,是问年月日。”

“04年1月3日,宝贝儿你问这个干嘛?”

“哦……”有光光微微垂眸,她现在才不满五岁啊,难怪手看起来小小的,肉肉的。

泄气……

沉默了半晌,她做出决定。

“我要出院。”

“出院?这怎么行,宝贝儿,你生病了要看医生的,等病好了,才可以出院。”

“不要,我现在就要出院。”

或许是因为上一辈子的经历吧,从小到大每次生病都是自己在医院里住最高级的病房,爸妈却从来不在身边。

虽然是外公家的医院,医生护士都能很好的照顾她,但她还是很烦医院病房里那种孤单,森冷的感觉。

“等病好了再出院行不行?”夏犹清犹豫着上前哄女儿。

“不好,我现在就要出院,只是发烧而已,没什么的,我等下我开个方子,你们帮我抓几剂药吃吃就行。”

“哟,宝贝儿真厉害,还知道可以开方子抓药呢,是什么时候跟外公学的啊。”宁弋对软软小小跟玉人一样的女儿倒是有耐心,也并没有把她的童言童语当真。

有光看他们那样也懒的解释,而是继续在脑海里回忆上辈子小时候的事。

好不容易长大了,却又要变回五岁的小孩再次生活确实挺烦人的。

但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哪怕命运给她发了一副烂牌,她也要尽量把它打好。

“黄阿姨呢?”

“黄阿姨请假了,她女儿生宝宝了,回去看小宝宝了,过几天才回来,宝贝儿是不是想她了?”

有光忍不住白了一眼跟傻白甜一样哄孩子的爸爸。

“想她干嘛?想她天天带我在家看电视,想她每餐给我吃西红柿鸡蛋面?”

宁弋和夏犹清傻了。

“别跟见鬼了一样的看着我,你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就是这么过的,在家就是看电视和吃面。”所以她上辈子小时候营养不良,瘦的跟豆芽菜似的。

偏偏宁弋和夏犹清夫妇在娱乐圈见惯了排骨精,半点也没有觉得女儿瘦成这样有什么不对。

还被黄阿姨那个面甜心苦的哄的又是给红包,又是给她女儿安排工作的。

她那时候小,每天在家就跟着保姆,完全不知道保姆做成黄阿姨这样早该解雇八百回。

锦城,云顶澜山小区。

宁弋和夏犹清浑浑噩噩的开车把病了一场,仿佛变成了大人的女儿带回了家。

中途还停车,在女儿的指导下从药店里抓了药。

眼下空气中弥漫着苦涩的中药味,就是厨房里在煲药。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谈谈接下来的安排了。”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稳稳的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抱着着卡通的保温杯。

这画面原本应该是萌的不要不要的。

然而,这萌哒哒的孩子聪明冷静的可怕,让夏犹清和宁弋两个大人忍不住在她对面正襟危坐。

“宝贝儿还需要我们做什么,你说。”

“先给黄阿姨打电话,告诉她被解雇了。”

“好的,我等下就打。”

“现在就打。”有光才不想拖拖拉拉的,“无论她说什么好听的话都不要相信,如果她闹着不想被解雇,你告诉她,我们可以法庭上见。”

“好,我现在就打。”宁弋慌里慌张的掏出手机给黄阿姨打电话。

刚接通,那头就传来一道温柔慈爱的声音,言语中对宁弋很是关心了一通,

这个电话是在女儿的要求下打的,宁弋按了免提。

黄阿姨一贯对男女主人都是这么嘘寒问暖的,夏犹清听了倒没觉得有什么。

有光却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

太恶心了。

孩子大人面前两副面孔。

她用眼神示意宁弋别听她瞎逼逼,直接进入主题。

果然宁弋一开口说要解雇黄阿姨,对面就传来要死要活的哭喊声。

宁弋想到刚刚来的路上,女儿对他们说黄阿姨在照顾她时的种种恶行后,忍着暴怒的情绪冷声把女儿叮嘱的话说了一遍,那边果然很快就消停了。

“宝贝儿,对不起,爸爸妈妈不知道黄阿姨会这样……”

“阳奉阴违是吧?你们不知道的事多着呢,现在让她走了就算了,其他也追究不了什么。”

黄阿姨恶是恶,但她的那些行为又不能被判定是虐待孩子,最多是照顾不佳。

有光觉得重生回来,把这个祸祸她童年的保姆解雇,及时止损就行了。

没有必要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再在垃圾身上纠缠太多。

“……”

阳奉阴违都知道了,女儿果然不太对劲,但宁弋不敢说。

“第二件事,我问你们,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婚啊?”

“有有,你知道了?”夏犹清呼吸一滞,她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不太行。

今天一天受到的刺激有点多。

“你们不是早就想离婚了吗?你们也看到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不需要你们过多考虑我了,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婚?”

早离早好,趁着现在关系还没有那么恶劣,没有闹到彼此双双婚内出轨,相看两相厌到恨不得彼此腐烂的地步。

“有有宝贝儿,你希望爸妈离婚吗?”宁弋深吸了一口气。

他已经看明白了,他根本不能以常人的眼光来看待女儿,而且她的每句话都带有一定的目的性。

她之所以这么问,一定是因为她冷静地思考过他和妻子这段婚姻关系。

“是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立刻,现在,马上就离婚,别继续纠缠下去了。”

上一世他们的感情状态就是在离婚,结婚,离婚,结婚的多段婚姻漩涡里沉沉浮浮,为华国娱乐新闻贡献过不少头条。

锦城东湖区民政局。

“你说在这工作久了,真是什么样的两口子都能见到哈。”打扫卫生的阿姨垫着脚看向走远的一家三口,啧啧称奇的和旁边的保安大哥侃大山。

“又发生什么稀罕事?”保安大叔端着茶杯,兴致高昂。

“看见没,刚刚走过去的那三个。”

“看到了,长得可漂亮的一家人。”

“年轻人长得漂亮有什么用,一点都不懂事,你说过不下去了离婚就离婚吧,还非得没心没肺的把孩子带上,多缺德的父母才会让孩子亲眼看着他们办理离婚证?啧啧,可怜呢,才四岁多点的女娃娃,瘦的吓人,一看就没养好。”

……

天天吵架闹着要离婚,当真的把婚离了,宁弋和夏犹清说不清楚怎么了,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两个大人牵着孩子出民政局行政大楼往停车场走,都有些心不在焉,别说走远了,就是没走远,怕是也没啥心思听民证局保安和扫地阿姨对他们的吐槽。

“我们现在去哪儿?”在车上静静地坐了一会,宁弋问。

“有有应该怎么办?”夏犹清想的是这个,“过两天我就要进组了。”

保姆刚解雇了,孩子没人带了。

“把我送外公家去吧。”有光早在处理眼前一系列事之前就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怎么行呢,你爷爷奶奶肯定是不同意的。”宁弋叹气。

“不同意的话,就辛苦爸爸周旋一下咯。”

反正她是不要再去爷爷奶奶家待了,一点人生的自由和自主权都没有。1314

重生后佛系星二代是医学大佬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