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满宫闱

明聖五年春,因圣上子嗣单薄,为固国之根基,诏令天下诸道州县府,广拔秀女,充实后宫。

大选之日,白鱼赤乌,万里晴光直照入宫门长路,蔚蓝的天空中看不出一丝杂色,宛如一条碧色的玉带。

神武门外,众秀女井然有序排成长列进入。

宫中红墙绿瓦美轮美奂,被暖阳折射得金光璀璨的琉璃顶,贝阙珠宫,引出无限美好遐想。众秀女之中,有一名秀女从后面匆忙地跟到长队后面,接着深深低着头,看上去有些拘谨。

她本是禾兴县县令的次女,其父林逸南多年未得晋升,听得有人送女入宫得圣上垂青,官职连晋,遂眼馋心热,送她入宫。

当林父将消息告诉林清萸时,她惶恐不已。

她甚少远足,更莫说此次要远去京城。

想到此次离家恐无归日,她写信给已出嫁的长姐,希望临别前姐妹再见一面。

当林璇音风尘仆仆地赶到林府时候,林清萸已经在去往京城的路上,林璇音便将林母临终前留给她们二人的嫁妆统统变卖,托人给林清萸送去。

京路上,林清萸收到了一包银子与林璇音所写的书信,里面只廖廖两句:“不求富贵,只求平安。”

只求…平安吗?

她缓缓闭上眸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海闪过长姐出嫁之前与她一起折桃枝,做香包的日子,她对林母的记忆很少,小时候也总跟在林璇音身后,不见了,她便要哭闹,怎么哄都不好。

林璇音有一次牵着她的手在街上,问她:“清萸,为什么这么喜欢跟着我呀?”

她那时拿着糖葫芦,低头红着脸,声音糯糯地说:“只要长姐在,我就觉得安心。”

可惜时光荏苒,曾经的美好,到如今,不过是奢望罢了。

今日一入宫门,面对如此浩大的阵势,她心中惴惴不安,见着人群便觉有些晕眩,只低头紧跟在长列之后。

众秀女过了顺贞门,一波人被叫去殿选,她则与剩余秀女先到偏阁休息。

忽然,她前面的秀女转身,她兀自往前走着,脚底像踩碎石子般“咔嚓”一声,略疑惑垂眸,缓缓抬足,脚底下竟是方鲜艳的丝绸帕子。

她俯下身将帕子摊开,发现里面竟还放着一只白玉钗,如今已碎成几段。

“啊…!”她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气息微微发颤。

且不说这玉钗,单是这条绣着“荷蕊连莲”样式的丝绸帕,就抵过她身上那包银子不止了。

她声音极轻,但也引得不少秀女驻步回头。

其中一名秀女目光朝这边一聚,口中喃喃着走近:“这是…?”她一把夺过那条包着玉钗的手帕,蹙眉瞪了林清萸一眼,接着拉长了声音朝后喊道:“慕姐姐!慕姐姐——”

林清萸登时慌了神,想着这些东西价值几多,干脆赔钱化事,磕磕绊绊地对着她道:“这、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

这秀女有些匪夷所思地转头,眼里满是不屑:“你跟我道歉作什么,你弄坏的是我慕姐姐的东西。”

“这…是……是清萸没看仔细…”她一双手不知如何安放,突然想起什么,摸到袖子里的那袋银子,纠结地将手凝在袖里半天才打定主意般说:“我、我这有银子。”

这话反激了那名秀女怒呵:“我可是沂州协领的女儿,你瞧不起谁呢!”她快步走到林清萸身边,不屑地用眼角余光扫了一遍,仰头尖酸挖苦道:“我常绣茹,可不缺你这点金银!”

“都是清萸不好,虽说我现在的银两不够,但日后必会加倍赔给姐姐们,请姐姐消消气。”林清萸怯怯地低头道着歉,眼眶微红泛着泪珠,连声音都带起轻微的哭腔,显得柔弱可怜。

常绣茹有些不耐烦地冲她一句:“你在这装可怜给谁看呢?”接着将头偏向一方继续唤道:“慕姐姐,你可来了?”

“姐姐,这银子…”林清萸将那包银子小心翼翼地拿出来,见常绣茹看都没看一眼,便默默收了回去。

林清萸觉得周围无数双眼睛就像刀子般锐利地扎到她身体上,后背一跳一跳地麻疼着。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住一般,冷的可怕。

“绣茹?你叫我什么事?”这时,一声轻柔的女声打破了这片僵局。

只见一名秀女从开得艳丽的月季花中拨枝而来,身上的白梅碧天云衣与月季花丛相得益彰,她抬手轻扶被花叶拨动的灵蛇玉钗,云髻盘起,显得简洁典雅,黑曜石般的瞳孔在眼眶轻轻跃动,微皱眉头看向那方手帕。

她有些失神地看着那条手帕,良久,才缓缓地摇了摇头道:“罢了,只是件旧物。”

“可这是慕姐姐你最喜欢的那条手帕呢,还有这钗,怎么能这么算了。”她转头见那名秀女依旧一副木讷的模样,气的抓住那秀女的胳膊便往慕氏那边走,“去给慕姐姐赔不是!”

常绣茹的手就像是抓死物般毫不客气,林清萸觉得手腕生疼,挣了几下也是徒然,踉踉跄跄地跟着人向前走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上。

有人在旁边私语:“这人可真是倒霉,一下连太傅府的大小姐慕娉婷一并开罪了。”

林清萸一听这话,霎时面如死灰。

常绣茹仍拽着她往前走:“发什么愣,快点,你难道想这么不了了之?”

“绣茹?”慕娉婷微怔,走到两人身边拍掉常绣茹的胳膊,微微欠身向林清萸道:“常妹妹不懂事,我代她向这位妹妹赔不是了。”

常绣茹有些愤愤不平道:“慕姐姐,你何苦对她这样客气!”

慕娉婷心中暗暗想着,今日大选,圣上与太后都极其看中,若将此事闹大触怒龙颜,岂不因小失大。

于是她有些严肃地对上常绣茹的眼神,示意常绣茹不可再说下去。

“慕姐姐,你?”常绣茹见她如此偏向林清萸,也不好再发作,心中虽是不解,也只是向林清萸冷冷地“哼”了一声便走了。

林清萸慌慌地摇了摇头道:“不、不、没事、是我先踩了姐姐的手帕和玉钗。”

慕娉婷将碎掉的玉钗收起,展开那张手帕细细看了眼,随即抬头轻笑道:“应是原就掉在那儿,不知已过多久了,怪不到…妹妹的闺名是?”她视线微转,落到林清萸身上。

“慕姐姐好,我叫林清萸。”林清萸不知何处传来一股白芷香的气味,香气沁入肺腑,甘甜清爽,方才的心慌因此缓解不少。

“清萸,这名字倒雅致。对了,你可以和绣茹一样叫我慕姐姐。”话毕,她又从手上摘下一只略宽的翠玉镯套在林清萸的手腕上,正巧掩去那几条指痕,又道:“这算是替方才之事的赔礼。”

林清萸慌忙要脱去镯子还她,“慕姐姐…清萸怎么好意思收这等贵重的礼。”

慕娉婷只轻轻按下她的手道:“妹妹肤若凝脂,用这翠玉镯才能更显肤色,若非如此,今日春景明媚,妹妹腕上这“红梅白雪”,怕也于殿前有碍。”

林清萸闻言心中感动,红着眼眶连连点头道:“多谢慕姐姐。”垂头时,她发现慕娉婷腰上正系着一只云纹香囊,那股白芷香应该就是从中传出来的。

慕娉婷淡雅一笑:“好了,待会殿选就开始了,妹妹快找处歇一歇,养养精神。”

林清萸找了个角落处待着,拿了杯热茶饮下半盏,这才从刚才的胆战心惊中舒缓过来。

经过这一场风波,林清萸心中起伏未平,自己本已经够小心谨慎,可还是百密一疏出了这等差池,幸得今日遇到的慕娉婷是个好相与的,若都是常绣茹那样的人,日后同为宫嫔,岂不是要处处碰壁。

想到此处,林清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用手帕擦一擦额角的汗,一低头才发现刚刚不知觉捏紧了手里的帕子,手心都被指甲掐的有些淤青了。

林父就是看中她做事谨慎不失分寸,可她太过小心,反而坏了事。

后宫之中虽多是暗处的尔虞我诈,可若真放到明面上,那也是要见得血光的,只怕那时她还未深涉其中便要怕死了。

林清萸站起身回望来时的宫路,红光斜照,旖旎一片,那么远那么长她都走过来了,这时却担心什么将来,自己岂不太懦弱。

对,已经走到这一步,无非也就被留牌撂牌罢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长姐…你放心,清萸不会出错的。”她抬眸看向天边,云霞明艳,微光散落到她一双坚定的眼眸中,生出破碎的灿烂。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