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嫡女不为妃

见自家姑娘有分寸,冬清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母亲现在何处?”颜莞卿看着远处的凉亭问道。

“这会儿还早,公主殿下应该正用膳,姑娘可要现在过去?”

听到公主殿下几个字,颜莞卿明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清泠院中

颜莞卿带着冬清刚到清泠院就有伶俐的小丫环去禀报长乐公主。

不大一会儿,长乐公主身边的贴身女官亲自出来,笑着看向颜莞卿行礼道:“给姑娘请安,公主殿下方才还念叨着姑娘呢,不想姑娘就来了,真是心有灵犀。”

“卫姑姑不必多礼。”颜莞卿礼貌地点头。

卫女官是母亲的陪嫁宫女,与普通的宫女不同卫女官是有品级的宫女,又对母亲忠心耿耿。

颜莞卿心中感激,却并不表现脸上。

黄花梨木八仙桌上摆着六道精致可口的早膳,高背椅上端坐着雍容华贵、举止得体的美貌妇人,看模样不过三十出头。

妇人正优雅慢条斯理地用着早膳,只见她一头秀发高高盘起,仅用一根玉簪固定,肌肤胜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更绝的是妇人的眉宇间竟是有着浑然天成的一颗朱砂痣,本是七分容颜,这一抹朱砂竟是生生为她绝美的容颜添加了一抹仙气,仿若仙子误入凡尘,庄严而不可侵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母亲。”看着长乐公主绝美的脸庞,这一声‘母亲’,颜莞卿还是忍不住湿润了眼眶,仿若一个受了委屈的孩童一般。

闻言,长乐公主缓缓抬起头,目光有些呆滞地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是卿儿吗?”

“是,是卿儿,母亲,卿儿想你了。”颜莞卿三步并两步上前坐在长乐公主身边,挽着长乐公主的腰将头轻轻地埋在长乐公主的肩上。

闻着母亲身上熟悉的梅香,颜莞卿只觉得心安。

“傻孩子,可是怎么了?用早膳没?”长乐公主温柔地轻轻拍了拍颜莞卿的肩膀。

颜莞卿收起伤感的情绪,柔声摇头道:“未曾,卿儿来母亲这儿蹭饭来。”

长乐公主闻言好笑道:“你这孩子,就会逗趣母亲,阿柔,还不快添双碗筷。”

阿柔也就是卫女官,笑吟吟地上前,“殿下,奴婢已经添好了,还特意吩咐小厨房做了姑娘最爱吃的小菜,一会儿就好。”

长乐公主笑着点头,“那就好,记得让小厨房的人将姑娘最爱吃的栗子炒一包出来,一会给姑娘带回去。”

“是,殿下。”有伶俐的小丫环已经领命下去了。

“母亲对我最好了。”颜莞卿娇嗔道。

长乐公主听着颜莞卿的话不禁失笑道:“就你贫嘴,不过栗子莫要吃太多,这东西虽好吃却是上火的紧。”

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对着卫女官道:“阿柔,一会儿将我亲手晒的菊花给卿儿装一包带回去。”

还记得卿儿小时候贪嘴吃了好多栗子,结果上火嘴巴起了好几个泡可是将这孩子疼的好些天吃不下饭,小人儿也瘦了一大圈。

“殿下放心,奴婢这就去。”

卫女官笑着应下,行了礼退下往长乐公主寝室走去。

“你若是觉得口感不太好,到时候往茶壶里放三四块冰糖一起泡着喝。”

长乐公主可谓是为颜莞卿考虑周全道,就怕颜莞卿不爱喝。

想着卿儿从小喜爱甜食,这冰糖倒是对了她胃口。

长乐公主一片拳拳爱女之心,颜莞卿又怎能不知?

只是对于甜食或者跟甜有关系一类的食物,颜莞卿却是不再喜爱。

不过,颜莞卿不打算对长乐公主说,她不想辜负母亲的一片心意。

“女儿都听母亲的。”颜莞卿乖巧道。

长乐公主闻言自然是开心,心中甚是欣慰。

然······长乐公主不由思绪飘远。

半年前颜莞卿突然昏迷了一个月,当时,任她请了多少御医和民间大夫都无法将颜莞卿从昏迷中唤醒。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大和尚说是能令卿儿醒来,只见那大和尚对着卿儿念了一通经书便见卿儿悠悠转醒,若不是亲眼所见她也无法相信这世上有如此神奇之事,从此她便吃起了斋。

遥想当年,她嫁进侯府后甚少出清泠院便是生下卿儿后也不曾改变,她的卿儿小时候也曾和她亲密不已,直到侯府的姨娘们渐渐多起来了,她的卿儿也渐渐和她疏远了反倒是和夏姨娘亲近起来了。

不曾想卿儿昏迷醒后竟是和自己亲密如从前,叫她如何会不开心?这是她十月怀胎拼了命生下来的孩子,她又如何会不疼爱?哪怕她是那人的孩子。

“母亲?母亲?”

颜莞卿轻拉着长乐公主的手,方才自己和母亲说了好些话不见回应,这才发觉母亲失了神。

长乐公主回神来,安抚道:“大致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卿儿可是说了什么?”

这会儿,颜莞卿哪里还有心思想刚说的话。

听着长乐公主没有休息好,便已经是担心了。

“母亲可是哪里不舒服?怎会没休息好?不行,一会儿女儿便请太医来。”

颜莞卿不知想起了什么,整个脸色都不好了,抓紧了长乐公主的柔夷。

若是细看便能看出颜莞卿那眼底深深地不安,哪怕是冬清这半年来也不曾见过自家姑娘如这般失态过。

不说以前如何,便是这半年来颜莞卿处事一直是泰然自若镇定文雅,何曾如这般过?

“卿儿,莫慌,这夏天蚊虫甚多,尤到了夜里更甚,这才睡了晚些。”

长乐公主忍着手上的痛觉,安抚着颜莞卿。

卿儿担心她,她怎能听不出来?

听了长乐公主的话,颜莞卿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不过,还是要请个太医来看看,母亲就当诊个平安脉。”颜莞卿撒娇着说道。

颜莞卿知道长乐公主不愿意和宫里人接触,便是御医也是甚少请。

见小棉袄如此关心自己,长乐公主只能笑着点头。

自然,请御医这件事便交给了卫女官。

侯府嫡女不为妃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