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嫡女不为妃

“奴婢春杏求见大姑娘,大姑娘,大事不好了········”寻遁声可见,院门外一身穿粉衣丫环高呼着急步而来。

“站住,吵吵嚷嚷成何体统,吵醒了大姑娘,仔细你的皮。”朱漆木香下抄手游廊里一青衣丫环怒目圆瞪叫嚷而来的春杏。

“冬清妹妹,春杏我也不是故意的,着实是万分紧急需要大姑娘过去一趟救急。”

春杏的眉宇间尽是焦急道。

“哦,什么事啊?”名为冬清的丫环倒是来了兴趣问道。

“这,这,这我得见了大姑娘才能说。”春杏不愿多言,说着便往廊上去,欲推门而入。

“站住,春杏,大清早的,扰了我家姑娘的清梦,你可吃罪的起?”

冬清侧身挡在春杏面前。

春杏见冬清态度坚决,无法,只得跺跺脚据实相告,道:“好妹妹,你快让我将大姑娘请过去吧,今儿个侯爷下朝回来,对着我家姨娘就是一顿数落,到最后······最后·····竟是···动起手来,如今也不知晓怎么样了,近来侯爷最疼爱的可就是大姑娘了,如今也唯有大姑娘的话管用,能劝住侯爷。”

“这倒奇怪了,平日,侯爷对夏姨娘甚是宠爱,今儿个怎还动起手来了?”冬清心中诧异无比却不影响她此刻愉悦的心情。

往日里,夏姨娘便甚是做作,面甜心苦,她早就看不顺眼了,偏生姑娘与那夏姨娘亲近无比,她碍于身份也只得忍着。

今儿,头一遭听闻夏姨娘遭了灾,她怎能不心生痛快?

“好妹妹,我家姨娘待大姑娘不是亲闺女甚是亲闺女,如今我家姨娘有难,大姑娘可不能见死不救··········”春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啪!”

冷不丁挨了一巴掌,春杏整个人都懵了,耳边嗡嗡作响。

“你···你···冬清你这贱胚子竟敢打我?我和你拼了·········”反应过来后,春杏也忘了自己的任务,只记得她方才挨了冬清这臭丫头一巴掌。

在这侯府里这么些年来除了夏姨娘,她春杏还没挨过谁的巴掌呢。

这叫她如何服气?

“打你都是轻的,你家姨娘是何等身份?竟敢当我家姑娘的母亲?我们姑娘只有一个母亲便是这侯府的主母,长乐公主,你别会错了心思,到时可就不止是一巴掌这么简单,我这可是在救你。”

冬清不屑道。

就这智商还敢在紫竹院放肆。

春杏这才清醒过来方才一时情急竟然失言了,这若是被主母听到了只怕到时连姨娘都救不了她。

“是,是,是我糊涂了,多谢冬清妹妹教诲。”春杏讪讪道,心中却是恨上了冬清。

待过了今日,往后找个机会看她不弄死这个臭丫头。

“好了,好了,我去看看我家姑娘醒了没,若是醒了便帮你通报一声。”冬清睨了眼春杏,这才转身放轻脚步小心翼翼推开房门,随即细心地关上房门遮挡住了春杏往里窥探的视线。

屋内,上品的紫檀木桌上精致小巧的紫青铜炉中燃着淡淡的百合香。

冬清瞧见紫色的水晶珠帘后自家姑娘正慵懒的伸着懒腰。

“姑娘,你醒了?可是方才外面的动静吵醒姑娘了?”冬清一边挑起珠帘一边问道。

“早些时候醒了,只是懒得起来。”颜莞卿轻轻拢了拢耳边的发丝,慵懒地说着。

冬清是母亲长乐公主给的丫环,往日里,颜菀卿却并不让其近身伺候,也就这段时间才将冬清升为一等丫环,这才得以进屋伺候颜菀卿。

“奴婢先伺候姑娘更衣,姑娘今天想穿哪身?”冬清打开衣柜笑着问道。

颜莞卿指了指淡蓝色绣有米白色茉莉花百褶裙道:“就它吧,配母亲送我的那支翡翠茉莉翠玉簪正好。”

裙摆上的茉莉花是母亲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她自然喜爱珍惜不已。

何况,今儿个还是特别的日子。

想到这儿颜莞卿不禁微微勾了勾唇角,显得越发神秘··········

“是,姑娘,方才夏姨娘房里的春杏过来了,貌似是侯爷与夏姨娘起了冲突,来请姑娘过去劝劝侯爷。”

冬清一边为颜莞卿更衣一边继续道:“姑娘,莫怪奴婢多嘴,也不知侯爷因何而动怒?姑娘实在不必蹚这趟浑水。”

颜莞卿闻言浅笑,望着铜镜中的人儿不由发呆,镜中的女子一头乌亮的墨发直泄腰际,眉目如画,一双明亮动人的星眸,嘴角边带着淡淡的酒窝,有着仙姿佚貌之色宛若一朵高洁典雅的玉兰花。

“姑娘可真真好看,待姑娘及笄了,咱们侯府的门槛估计要被踏没了。”冬清笑着道。

看着自家姑娘的美貌,便是同为女子的她看久了都不禁为之失神,何况男子呢?

也不知将来会便宜了何人?

然,颜莞卿听到冬清的话却是淡了笑容。

嫁人?嫁人便不必了······

“这样的话莫要再说。”颜莞卿微微褶眉道。

“是,奴婢知错,奴婢服侍姑娘洗漱。”察觉到自家姑娘不高兴,冬清不敢多言。

在冬清的服侍下颜莞卿先是漱了口再用那茉莉花水净脸,如今,对于这张脸她也是爱惜的很,不知想起什么,颜莞卿绝美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嘲讽,摇了摇头扯回飘远的思绪,芊芊十指接过冬清捧来的锦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拭。

“今儿个厨房做了姑娘最爱吃的水晶糕,姑娘可是要用一点儿?”冬清询问道。

“自是要的,一会儿你也吃两块。”

对于身边亲近的人,颜莞卿自是不会苛待。

“那···那夏姨娘那边?姑娘可还是要去?”

冬清小心翼翼问道。

“去,怎么不去,吃好了再去。”

对于重活一世的颜莞卿来说,再大的事情她也不会去亏待自己的肚子,尤其是经历过一些深刻的事情让她意识到一个好的身体对于她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是的,颜莞卿重生了,重生在她十五岁那年,还有三个月她便及笄了

侯府嫡女不为妃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