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国公夫人打量着慕晚云道:“她也配顶替婉若?这么好的婚事岂能轮的到她?”

慕晚云瞧得出来国公夫人眼底里对自个儿的厌恶。

根本就不是慕青云所说的那般,母亲也是想要她回来的,母亲对她只有满满的嫌弃。

不过她本就是庶出,嫡母对自个儿厌恶,也是正常的。

慕晚云对着慕青云道:“哥哥,恕我不能答应你顶替大姐姐出嫁之事。

这犯下的乃是欺君之罪,到时候若是此事败露了,长公主说不定会更恼我们慕家。”

慕青云对着慕晚云道:“妹妹,我知晓你怨恨我们这些年让你独自在外,你虽是庶出,可也是我们国公府之中的小姐。

若是国公府败落之后,都是姓慕的,你也免不了会受牵连。

如今慕家的生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了,顶替婉若嫁入长公主府中,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慕晚云凉声道:“婉若大姐姐名满长安,我在扬州乡下,都听说慕皇后的侄女乃是天下第一美人。

我与婉若大姐姐不是同母所生,容貌天差地别,怎能假装是婉若大姐姐呢?”

慕青云道:“你们到底是姐妹,容貌相似极了,就连母亲都分辨不出来哪里不像的。”

慕晚云心下好奇得很,慕青云和慕婉若与她是同日所生。

只不过,慕青云和慕婉若乃是嫡出的龙凤胎,而她是庶女。

这若是相似,也该是慕青云和慕婉若相似?

怎么会是她与慕婉若长得一模一样呢?

慕晚云语气决绝道:“此事我不会答应的,哥哥,我虽盼望着能够早日回家,可也不能犯下这欺君的重罪!”

慕青云眼神之中满是不耐烦,可还得好声劝着道:

“妹妹,你难道忍心全家因你而陷入绝境吗?父亲,还有你亲生姨娘可是天天盼着你回来的……

你都能在乡下随意嫁给一个什么都不是村夫,而简郡王乃是天潢贵胄,长公主之子,哪里就亏待你了呢?

你眼睁睁地看着全家被你所害,你良心可能够过意的去?”

慕晚云道:“我不是不愿嫁,只是若要嫁也得以我慕晚云的名义嫁,而非是顶替慕婉若。

致全家入绝境之地的人是不知廉耻与人私奔不讲大局的大姐姐,我良心为何过意不去?”

这时,国公夫人扬手就往慕晚云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说我婉若的不是!”

慕晚云被打了一个巴掌,用手捂住了侧脸。

早知回家是这般的,她说什么也不会抛弃夫君了。

夫君虽然为人待她冷冰冰的,平日里她说十句,陆景行未必会回她一句。

她穿着那些艳丽的衣裳的时候,陆景行都会嫌弃她穿的衣裳丑,刚穿上的新衣裳就都被他给撕碎了。

她刚成亲的时候不识字不会写字,让陆景行教她,陆景行敷衍得很,直接扔了一本字帖给她。

好在自己争气,会写和离书。

其实,慕晚云知晓陆景行是打心底里看不起她的。

所以她才会这么决绝地写下和离书回家。

原以为回家会是她人生的新开始,却不料是入了狼坑,那还不如和冷淡夫君在乡下的日子好过呢!

慕青云在旁劝道:“晚云,你岂能这么说大姐姐呢?

你长途跋涉到了国公府,还是先好好休息一番,至于替嫁一事改日再议。

来人,将小姐带到凤仪阁之中去。”

国公夫人一听凤仪阁便跳脚道:“去什么凤仪阁?凤仪阁是我婉若的院子,她也配住?”

慕晚云对着慕青云道:“不必了,我不会住在慕家的!”

说着慕晚云就提起裙摆往外跑着,可是慕青云已然下令让侍卫将她团团围住。

“妹妹,你在长安人生地不熟的去哪里?凤仪阁是不妥,那就先住在绿芜院里。”

慕晚云见着两边都是侍卫,便知晓自个儿是出不去了的,只能顺其自然地到了绿芜院里去。

绿芜院显然是荒废了许久,破败得很。

入内,就有四个奴婢过来收拾着房屋。

慕晚云躺在了床榻之上,想着今日的一切,眼角处滴落了眼泪,什么十七岁才能回国公府,根本就是慕青云骗人的。

她当时也是兴奋过了头,竟然就这么相信了慕青云所说的瞎话。

若真的是十七岁才能回家,那为何他们这十余年来都不曾来看过她?

她盼了十余年,又为何是一封家书都没有?

幼时尚且还有些奴仆,到了十岁之后只有嬷嬷在她身边,只能靠着变卖庄子度日。

嬷嬷病重时还给国公府之中写过信,信石沉大海,不见回复。

两年前,嬷嬷死后,家中一文钱都没了,慕晚云饿得只能吃野果充饥。

小芳姐出嫁了,没人能够带她离开村子去城里找活干。

她饿的不行的时候,还有地痞来欺辱她,幸好得了夫君相救……

若是国公府真的记得她这位二小姐,岂会让她有这么难堪的时候?

她好蠢,半个月前怎得就没有想通此事呢?

竟然会傻乎乎地跟着慕青云回国公府,真是蠢透了!

也不知道他们会想出什么法子逼迫她嫁给简郡王呢?

索性她是不会去背负上这欺君之名的。

也不知道夫君有没有看到她的那封和离书……

希望夫君还没有看到,这样她便能回到扬州城之中将和离书给毁尸灭迹了。

……

扬州城郊的小村庄内,陆景行刚刚阖上眼入睡,便被一声剑出刀鞘的声音给惊醒。

凤眸微睁,只见一道银光闪来。

陆景行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剑,翻身而起将来行刺之人一脚踢开。

迫使着行刺之人跪在地上,夺了他手中的剑,横隔在刺客的脖子上,冷声问道:“谁让你们过来的?”

外边巴山等暗卫匆匆入内,“主子,是魏国公府的人!”

“魏国公府?那就都杀了。”

陆景行神色不动地说着,只是眼底深处却是深深的寒凉!

慕晚云!她不止是给自个儿戴绿帽,抛弃“糟糠”之夫,还要杀夫灭口,待回了长安,他头一个不饶慕晚云。

不将她碎尸万段,难消心头之恨。

夜雨劝着陆景行道:“主子,此处已被魏国公府的人发现,不可久留,陛下病重,已经下旨恢复了您的储君之位,还是早日回长安为好。”

陆景行目光看向西北方,长安,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开长安五年了。

也是时候该回长安了。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