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师证道后迎来火葬场

林羡审视着跟前脏兮兮的少年半晌。

她不说话,他不说话,上演了一场大眼瞪小眼。

但对方同样冷着一张脸,直勾勾面对着她这位板上钉钉的师尊。

林羡:很好,还没上她的弟子谱呢,就已经有想欺师灭祖的模样了。

“小黑。”半晌,林羡开口喊了声。

傀儡人小黑应声而至,他开口,语调平缓:“阁主,请吩咐。”

林羡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冷声道:“带他下去收拾一番。”

而她自己,转头便消失在原地。

裴漓之看着林羡刚才站的位置,并不说话。

他记得,上一世,九尊阁内同样没有什么奴仆,林羡假惺惺地认为傀儡人不会照顾孩子,便凡事自己亲自上手,然而他自己也不是什么会照顾孩子的人,在林羡的照顾下,裴漓之发了一场好热,在床上躺了整整三日。

这一世,不知为何,林羡似乎是改变了些,但裴漓之一眼就可以认出,那就是林羡。

“请随我来。”小黑面无表情地对裴漓之道。

然后裴漓之终于发现,林羡制的傀儡人,比他还不会照顾人。

裴漓之在第三次被小黑浇水呛入眼睛鼻腔后,终于冷声开口道:“你出去。”

然而裴漓之忘了,他如今不过是九岁孩童,嗓音还带着这个年纪的稚嫩,根本不具有威慑力,而眼前这个,不过是个时不时犯抽的傀儡人。

一场澡洗完,裴漓之不幸再次发起了高热。

小黑终于意识到错误,立刻前去请示林羡。

“尊主,您新收的弟子,他似乎是生病了。”

正打算将小白眼狼冷落一段时间的林羡:“?”

事实证明,她点化的这个傀儡人实在是不会照顾人,洗个澡,都能把小孩弄生病了。

“去请宗医。”温润如玉的嗓音响起,林羡做了决定。

小黑领命而去。

九尊阁长年冷清,如今多了一个九岁孩童,若不是因为那个扑朔迷离又不得不让人在意的梦,于林羡而言,应当是没什么区别的。

宗医请来,掌门师兄也来了。

宗医把过脉后道:“无碍,只是淋了雨,加上身体虚弱才发的高热,吃过药后躺两天便好。”

安行舟看着已经换上夕遥宗弟子服的小少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转头看着自己的小师弟,欲言又止:“小八啊……”

这声“小八”喊得林羡相当不爽,倚在床边不说话。

林羡这副模样安行舟可太眼熟了,这孩子从小到大不爽了就沉默不说话,也不知道是在跟谁怄气。

“你随我出来。”安行舟道。

林羡一声不吭地跟在他后面,像极了小时候那个小跟尾虫,安行舟也不得不在心里感慨一句,这孩子说长大就长大了。

但眼下不是感慨的时候,安行舟站稳,双手负在身后,看向几步之遥的林羡,“小八,你可是不喜这个弟子?”

林羡本来想说“是”,但忽而想起梦里那鲜血四溅的场面,又蓦地顿住了,一旦她说了是,掌门师兄必定给她换一个弟子,此般,那个小白眼狼还不知去祸害她哪个师兄师姐。

杀师证道后迎来火葬场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